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白泽兰 > 第二百零一章 莫名邀约
    如果反过来想,她若是太玄,太玄若是她,那他生气,亦是应当的罢?

    如今太玄如此说,怕亦是气话罢!

    只是她未想,这太玄便从不是个会口是心非说反话之人。

    他既这么般说了,那便确是如此想的罢!

    太玄抬手摆弄了她手中的糕,那糕被她压的都成了碎渣般。

    他捡了一块,送到嘴里略尝了尝。而后轻声说道:“府中厨娘倒是做的不错。”

    小白面上一赧,没想他竟能尝出来。她借机坐起了身,哄骗道:

    “那亦是我一大早督便促她做的,俗话说得好,没功劳亦有得苦劳嘛!你吃了我的糕,就勿要生我气了好吗?大不了我……”

    她顿了下,语调低了些道:“大不了,我日后好好表现就是。”

    她这话声音虽低小,然面上却有那么几分视死如归般的表情。

    许是她那模样几分好笑,太玄竟是难得的多看了她一眼,随后又平淡的开口道:“以你的心性,若是强拘着你,许亦是为难。当日我明知你并非神女人选,却强定了你,如此,亦非你的错。”

    小白听他这番话,急道:“当初如何并不要紧,你既已定下了我,那我这神女自是当的好的!你、你……你莫要弃了我。”

    她憋了半天憋了这么一句,引得太玄又看了她一眼,随即不在意道:“楚瑜国需要个神女,你且又当了这神女。有我在,自是当的好的。”

    小白觑着他神色,对他这模棱两可的说辞有些捉摸不透。

    太玄亦不予她时机琢磨,转而又道:“如今国内局势表面平稳,实则却恰如薄冰上行。你若想脱身,待得日百祭天之后,西南战事既定,再予你寻个假死之法。”

    小白看着他,半响小声嗫嚅道:“我……不急的。”

    随即太玄亦不管她如何,不再言语,只是重新又翻起了他那厚重书卷。

    小白亦老实的规规矩矩坐于一旁,尽量不发出丝毫声息。

    只是这刚一到国相府,马车将将停下,便有那下人递了信过来。未待太玄去接,那仆人已是开口说道:“有位自称叫尉迟游的,给神女留了信,说是有事约您相见。”

    小白未去接那信,反倒是先看了太玄一眼,却见他连丝余光都不肯留,只转身留下了个背影。

    她这才接了那信,抖了开凑到近前去看,却见上面只写了个时辰与地方,倒是未说有何要事相邀。

    这四邻不靠的地和月上中天的时辰,那尉迟游倒是何意?

    她看了那简短的尚不能称为信的纸条,随手揉了拿在手中抛了抛,踱步回了自己的住处。

    随即稍晚一点,她尚未用饭,她托常洪找的人,便已寻到了尉迟游暂居之所。

    左右时辰尚早,她即便去转上一圈,亦耽搁不了晚饭,小白索性便乘了轿子,寻了过去。

    待见到了尉迟游,小白将那皱巴巴的纸张从怀里搜了出来,抚了半天才展了开来让他看,且还振振有词道:“尉迟兄,有人冒了你的名义写了纸条约我,偏偏又选了个月黑风高地偏人稀之地。我想了想,此事若是有人冒名,还是应当知会尉迟兄一声。”

    那尉迟游不紧不慢地接过了纸张,只随意地扫了眼上面的字,随即面不改色道:“确是我写的,并无人冒名。”

    小白面上呆上了一呆,随后搔了搔头道:“你若有事直接来找我便好,或是如同这般托个人唤我一声,我不就来了,何须还绕上一绕这般麻烦?”

    尉迟游默了默,将那纸张叠了,揣回自己怀里。

    他解释道:“今日城中有灯会,本想着约你出来消遣,届时找些孩童为你引路,亦为趣事。然如今被你直撞了过来,虽没了惊喜,且稍晚同去罢。”

    小白听了,有热闹可看确无不应,又听说是灯会,便连忙问了可有甚说法。

    说来她虽比尉迟游进城的早,然一天混吃混喝的,对于城中之事却并不如他了解的清楚。

    便是这灯会,太玄是如往日一般并不理会的,故而国相府中人并未提及过,她便亦未曾知晓。

    如今得了尉迟游的解说,她方才知晓除了凡间普通的猜灯谜习俗外,这灯会亦是个未婚的男女青年相约而游的好日子。

    届时但凡未婚男女,出行皆要戴上遮面的面具,示意不以相貌取人长短。若是再有那答对诗词灯谜出彩的,往往还能促就几份姻缘。

    小白对于甚麽姻不姻缘的无甚兴趣,左右她亦无甚诗词歌赋灯谜答对的才能。然听得这夜里灯火不灭,街头巷尾处处是不收摊的各样小吃,这倒是勾了她几分兴致。

    然还是问道:“即是看花灯,怎地倒约了个没人的地?”

    “花灯只是一部分,花船游湖才正是正头。届时条条花船皆挂了彩灯,不知比你当年所见白日游船要热闹好看几分。”

    尉迟游这般一说,小白就差催促他现下就去了。

    这下小白亦不惦念着回国相府吃饭了,只打发了抬轿的伙计回去找常洪说上一声,便说国师爷若是问起来即说她去游湖了,晚些便归。

    随即她微是一顿,想到太玄许亦不会过问罢!

    于是不再多说,只唤了尉迟游,两人一道去酒楼点了几道特色小菜,先吃个饱腹再去探那热闹。

    诚然,这请客掏腰包的,自是那家底殷实的尉迟游。

    没办法,小白她虽为神女,然却并无俸禄可领,与他相比那自是穷得很。

    她便亦理所当然的一顿胡吃海喝,席间倒是谈到了当年险些出事的楼小安。

    尉迟游与她相交不多,自是无太多可说,只是亦提到了她身有黑气,未待细探,便听得楼家出了些事。

    他即是习道之人,又深知自己底细,小白自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详细地说了当年楼小安与她腹中魔物之事。

    尉迟游听了,未有甚麽表示,只是端了酒杯轻啜了一口,不在意道:“若如你所说,那叫范成的,既可挡了魔族的路,倒是有几分本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