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医者无眠 > 第455章 辨证
    “哦?重症肌无力么?患者有很典型的晨轻暮重的症状?”吴冕躺在竹椅上,懒洋洋的问道。

    “……”林道士一下子不说话了。

    自己怎么忘了重症肌无力的典型特征是晨轻暮重!这下子完蛋了,被小师叔抓住小辫子。

    见林道士不说话,吴冕猜到了什么,招了招手,说道,“有病例么,我看一眼。”

    “小师叔,病历在这儿,就是个门诊病历,写的很简单。”林道士把病历递给吴冕,解释道,“患者家属说1周前出现吞咽困难,流口水,进行性加重。”

    吴冕随手翻看病历,扫了两眼后把病历交给楚知希。

    “厉害了老林!”吴冕笑着说道,“光是个吞咽困难加流口水,你就能诊断重症肌无力。”

    “小师叔……”林道士讪讪的笑了笑。

    就知道会被小师叔说,可是这也没什么好办法,谁让自己背不下来《诊断学》呢。

    “说说,重症肌无力的诊断标准是什么。”吴冕问道。

    林道士觉得好尴尬,和小师叔对话真的是太麻烦了。动不动就问自己诊断标准,自己哪知道。

    那本《诊断学》还没看完不是。而且……估计一辈子都看不完。

    “第一,患者会有眼皮下垂、视力模糊、复视、斜视、眼球转动不灵活的情况发生。”

    “第二,患者表情淡漠、苦笑面容、讲话大舌头、构音困难,常伴鼻音。”

    “第三……”

    吴冕躺在竹椅上,一二三四五的给林道士讲重症肌无力。还真别说,按照吴冕的说法,柳依依压根就不能诊断为重症肌无力。

    除了吞咽困难、流口水、四肢无力以外,没什么相似。但回想柳依依全身无力的状态,林道士总是觉得肯定是重症肌无力造成的。

    难不成是诊断书上写的错了?林道士脑海里冒出这么一个想法,把他吓了一跳。

    “哥哥,患者双侧眼睑下垂,眼球活动未受影响;双侧鼻唇沟变浅,主动张口幅度受限约1cm,颜面部痛温觉两侧对称存在;肩颈背部肌肉及四肢肌肉无力,不能转颈耸肩,不能保持坐位、不能抬手,不能站立;其余的神经系统专科检查没有发现明显的异常。”

    “看起来好像重症肌无力,林道长没诊断明确,也有情可原。”楚知希道。

    “呵呵。”吴冕笑了笑,抬眼看着林道士。

    林道士心存感激,还是小师娘贴心,帮着自己说话。

    “新斯的明试验阳性,当地医院诊断也是重症肌无力。”楚知希道,“可我觉得不像,但怎么来的呢?”

    “小师娘,为什么不像?”林道士不敢和吴冕说话,舔着脸问楚知希。

    “重症肌无力的患者新斯的明试验阳性,但新斯的明试验阳性并不一定就是重症肌无力。”楚知希皱眉,说道,“根据一个新斯的明试验就诊断,有些草率。还要做更多检查,但只是门诊病历,我想应该是患者、患者家属不配合导致的。”

    “可患者全身无力,还有新斯的明试验阳性做证据。”林道士分辩道。

    “患者起病急,在1周内较快进展到全身,不符合重症肌肌无力这种自身免疫性疾病亚急性或慢性起病的方式。”楚知希说道。

    “……”林道士一脸懵逼。

    作为一名本科毕业的医学生,经过临床见习、实习,林道士还是有一定的医学基础。

    但那毕竟是将近二十年前的事情,能记得重症肌无力的诊断就已经很不错了,楚知希说的各种细节,林道士完全想不到。

    “其次呢,患者以咽喉部肌肉无力为首发症状,而大多数重症肌无力最先为眼外肌受累。”

    “最关键的是哥哥说过的晨轻暮重。”楚知希继续说道,“患者肌无力症状在休息后无明显改善,而重症肌无力有波动性、伴有晨轻暮重的特点。”

    “这些都没有,只有新斯的明试验阳性的诊断,我觉得不严谨。”

    “小师娘,那你考虑是什么问题?”林道士心里有些虚,要是重症肌无力还好说,可小师叔和小师娘,这是坐实了古曼童作祟的可能。

    说着,他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瞄了两眼后山石碑,心中略定。

    “老林,你支支吾吾的是不是问了病史,有些事情却没说?”吴冕看见林道士表情上的变化,知道有异,便询问道。

    “呃……小师叔,患者家属说几个月前她们去泰国旅游,请了古曼童。”林道士小声说道,尽量不让楚知希受到惊吓。

    “别扯淡,古曼童她们也能请的到?养古曼童可不是随便养的,规矩多着呢。”吴冕道,“患者家属是不是认为这都是古曼童反噬?”

    “嗯,小师叔明见。”林道士见吴冕毫不在意,楚知希听到后也是一脸平淡,这才渐渐放心。

    “小师叔,你说是什么问题?这也太奇怪了,难道是渐冻人?”林道士问道。

    可是这句话刚问出口,林道士就已经后悔。

    小师叔下一句会不会问自己渐冻人的诊断标准?别说诊断标准,渐冻人只是俗称,学名诊断叫什么林道士都说不出来。

    什么萎缩之类的一个病。

    算了,自己还是少说话吧。

    但林道士猜错了,吴冕并没有追问渐冻人的诊断标准。他站起身,道,“老林,道袍。”

    “小师叔,你要去看患者?”

    “去看一眼。”吴冕笑道,“丫头你在后山,别跟着。”

    “我也想看。”

    “说是和古曼童有关系,敬而远之呗。我去看一眼没关系,阳气旺着呢,你就别去了。”吴冕笑着摸了摸楚知希的头。

    “好吧。”楚知希无奈,说道,“回来告诉我是怎么诊断的。”

    林道士不想吃狗粮,连忙进屋取了道袍,帮小师叔穿上。

    除了小平头有点刺眼之外,小师叔这身行头比自己帅气太多,林道士看的羡慕。

    这是个拼颜值的世界,连穿道袍都要拼颜值,哪里还有道理可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