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欢迎光临天天书吧!
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科幻小说 > 生存系统之宿命 > 第八十一章 幽灵医院七
  • 主题模式:

  • 字体大小:

    -

    18

    +
  • 恢复默认

第八十一章 幽灵医院七

当徐珊和洛河洛柳三人从睡梦中醒来的时候,陈瑾之和林鑫已经完成了今日的探索任务。

徐珊和洛河一觉睡醒倒是没有任何不适,洛柳则是不同,醒来后脸色惨白,不停冒冷汗。

“我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自己躺在手术台上,有个长得奇形怪状的生物,有手术刀刨开了我的肚子,然后把我的内脏器官一个个的拿出来,然后在缝上。可怕的是,我在梦中感觉很真实,甚至能听到手术刀划开皮肤的声音。太可怕了。”洛柳坐在病床上,浑身发抖,梦中的感觉太过真实,她在梦里看到自己身体的器官被掏出,几乎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直到醒过来的那一刻,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到完好无损才松了一口气。

徐珊几人有些诧异,因为他们都没有出现这种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护士送过来的食物的原因,睡眠格外好,更别说做噩梦了。看着洛柳这幅样子,看来这个食物果然还有特殊作用存在。毕竟只有几人唯一的差别就是,洛柳并没有吃东西就睡觉了,而徐珊和洛河是吃过食物后才休息的,

经历了这么多,大家已经习惯了各种各样的事情,即使昨晚对于常人来说十分诡异,但是不至于给洛柳造成什么心理阴影,更别说是导致她做噩梦了,最关键的点还是护工提供的三餐。

等洛柳缓和下来情绪,细想梦中的事情。

梦中的洛柳好像被麻醉了一样,只有意识清醒,好像是在手术室,天花板有些奇怪的文字,有点像床底下符咒的字体,密密麻麻的组成了一个很诡异的图案,洛柳想要辨认,但是完全无法集中精神,手术刀在她身上划过,一个奇形怪状的生物站在手术台旁边,取出了她的五脏六腑,洛柳清晰的看到一个个被取出血淋淋的样子,她感觉不到疼痛,但是却又清晰的感觉到胸腔一点点被掏空。那种感觉很恐怖,也很无助,她想要闭上眼睛,但是眼皮完全无法合拢,天花板上的图案在她的视线中慢慢扭曲,像是看万花筒一样,一段段文字在视线中出现,但是速度很快,还完全看清就已经消失。现在回想起来,只有记住很少的一些字了。

“先来针对洛洛的噩梦,她和我们唯一的区别是,早上并未吃东西就睡觉了,我们一共睡了6小时,我并没有产生任何不适,基本是吃完就倒头就睡,陈瑾之和林鑫昨晚睡了一共是7小时,我们的区别在于,白天和晚上,护士送来的食物,对身体并不会造成任何伤害,吃完后的确产生了饱腹感,所以我怀疑食物中有安神和安眠的效果。洛洛没有进食就休息,所以出现了噩梦的情况,但是据她所说,我觉得梦中天花板上的文字肯定是毕竟关键的信息。可以尝试是不是能完全凑齐。另外你们两个今天有什么收获,”洛河分析完,转身看向陈瑾之和正在关系洛柳情绪的林鑫。

陈瑾之一脸兴奋:“报告队长,我今天八点四十五出了病房门,来到了电梯门口,八点五十的时候,本来无法使用的电梯开始正常运转,但是以防万一我没有轻举妄动,不过和我一样守着的求生者还挺多的,有几个去按电梯想下楼看看,结果他们一按警报声就响了,然后直接被突然冒出来的护士长带走了,我看了下,好像是送回病房了,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八点五十五的时候,护士站的休息室走出了很多护士,然后乘坐电梯下楼,过了三分钟,电梯到达我们的楼层的时候,那些护士手中都推着餐车分别前往病房,结果你们猜我在最后面看到了谁?”

“...”所以说陈铁锤一天到晚总被怼是有原因的,比如这种无聊当有趣的吊胃口,总是让人无言以对,并伴随着分分钟想打死他的冲动。

“你们越来越无趣了,好吧,我遇到熟人,虽然那家伙穿着护士服,装作一脸目无表情的样子,但是我和他在系统空间接触不止一次。要说脑子动得快还不要命的,那家伙可以算得上一号人物了。重要的是他不知道从哪里弄得护士服,完全没有被发现,也没出事,我看着他跟着另外一个护士进了一间病房,然后送餐完了出来,进了电梯。电梯在他们下去以后就显示无法使用。时间差不多是九点零五分的时候,也就是10分钟的时间。”陈瑾之当时也很诧异,但是他确定自己没认错人。

陈瑾之带来的消息,无疑是今天比较好的收获,除了电梯的使用时间可以确定,一日三餐加起来每天可使用的时间刚好30分钟。意外收获就是只要弄到护士服是可以使用电梯而且没有任何危险的,不过在哪里弄够安全的弄到护士服,还能代替护士的位置,这倒是一个需要研究的方向。

“我这边是中午出去的中午12点的时候我看到的和陈瑾之的没有什么差别,不过我听到了一些新的消息,手术时间是从昨天就开始了,但是因为昨天死亡了一大批人,所有存活者的求生们时间都在往后顺延,但是今天是第二天,虽然傻子是有,毕竟至少少数,手术时间安排表上只有日期却没有具体时间。我路过148病房的时候,听到里面的人说,昨晚他们都有经历自己病房另一个消失的原主人回来的事情,但是那件事后,发现自己病房该今天手术的人,直接消失了。重点是,那人没有吃医院提供的食物,熄灯的时候还是清醒状态,但是等原主人被抓走后,本来躺在床上的队友也不见了踪影。”林鑫这边说的内容,让一行人都陷入了思考。

线索突然多了不少,但是依旧没有头绪,感觉连不到一块,就差一个点。这所医院诡异倒是不害怕,就是不知道怎么破解才是最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