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155章 皆大欢喜
    面对这闪着寒光的利器,凌一一绝望地闭上了双眼,洛忻祺则用尽全身的力气想挡在凌一一跟前,只可惜因身体和椅子被绑在了一起,他只能连人带椅横在了地上,眼神里满是愤怒的恐惧。

    就在这时,一个汽车后视镜飞来,虽然没有打着土哥,但后视镜掉在地上,镜子碎了一地发出的声响还是稍稍牵制住了土哥的注意力。

    一个人影趁此机会“倏”一下挡在了凌一一的跟前,张开双臂,像只拼命护崽的老母鸡。

    “我不许你伤害我女儿!”

    现场除了土哥,凌一一和洛忻祺都瞪大双眼,似乎要用视力弥补听力的缺失。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甚至比凭空冒出来的司徒希更让人觉得惊讶。

    土哥还没来得及问一声“你是谁”,莫天晨就带着一群警察冲进来将几人团团围住。

    “你已经被包围了,快放下凶器,束手就擒!”

    土哥身躯一震,他只以为洛忻祺不敢带人过来,却并不知道自己的行踪早就暴露在小许的视线范围内。

    穷途末路的土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甩开了瘦弱的司徒希,转而一手箍着凌一一的脖子,另一手将刀对着她的喉咙。

    “你们都给我滚开,否则我SI也要拉上她垫背!”

    莫天晨冲上前扶着司徒希,威严而又有所忌惮地面向土哥。

    “有话好好说,先把刀放下。”

    “我把刀放下还能安然无恙地走出这里?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土哥激动不已,刀的尖端也在颤抖中微微刺进了凌一一的脖子。

    “你不要伤害她!你可以换我做人质!”

    司徒希眼里噙满泪水,挣扎着就要上前替换凌一一,还是莫天晨死死拉着她不让她冲动行事。

    凌一一不觉全身都冒着冷汗,眼角余光不停瞄着那把锐利的凶器,那冰冷的刀尖划破她的皮肤之时,疼痛感顿时全身游走,可她也不敢乱动,以免刺激了土哥。

    看着凌一一痛苦的表情,莫天晨五脏六腑都快烧成了火焰山,他多想就这样扑上去,哪怕和土哥同归于尽都行,只是碍于凌一一仍立于危墙之下,他只能在行动与遏制中左右为难。

    就在大家僵持不下之时,无人有空理会倒在地上偷偷用镜子碎片割断绳索的洛忻祺,陡地摁地而起,一把抱住土哥的脚就将他撂倒。

    土哥一个没留神被洛忻祺突袭成功,身子被拽到地上都没顾得上凌一一。洛忻祺趁机用脚将凌一一踢到莫天晨身边。

    土哥见保命的人质没了,气血兀地直冲上脑,染红了双眼,让他基本什么都看不清,只能吆喝一声,然后凭直觉扬起手上的刀直直地没入身下之人。

    凶徒动手,枪声也随之响起,土哥当场毙命,现场一片殷红,已分不清是属于洛忻祺的还是土哥的。

    “忻祺!”

    凌一一发出撕心裂肺的一声惊呼,然后连爬带滚直扑到洛忻祺身边。

    “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能牺牲你自己来救我!”

    刀把仍留在洛忻祺心脏之上,他艰难地张着嘴,想伸手摸摸凌一一的脸,可惜却怎么也抬不起手来。

    “别……难过,欠你的……我现在……还给你……”

    “我不要!你欠我的,我亲自向你讨,不需你用这样的方式还我……”

    凌一一的泪珠忍不住全都从眼眶里涌出来,然后尽都落在洛忻祺的脸上。

    “没事的……我无亲……无故,去得干净……”

    说到这里,洛忻祺已经眼神迷离,几近已一只脚踏上了不归路。

    “不、不!”

    凌一一拼命喊着,生怕洛忻祺听不到接下来重要的事情。

    “你还有亲人,你还有儿子和我!”

    儿子?洛忻祺拼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让自己仍保有微弱的意识。

    看洛忻祺仍有牵挂不舍离去,凌一一连忙握着他的手继续说下去。

    “其实当年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你走后我还把他生下来,白白胖胖的很可爱,你一定要撑住去看看他!”

    凌一一说起儿子那刻,莫天晨的脸部不由抽动了一下,看来小念钦的身世该是藏不住了,

    洛忻祺激动得眼睛里是抑不住的热流,这大半辈子他都貌似没做过什么好事,但上天竟然眷顾他让他有个儿子!

    凌一一转头哀求般看向了莫天晨,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莫天晨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只能黯然点了点头。

    “我们马上去医院,你要乖乖地去治疗,伤好了就可以看到我们的儿子了,好吗?”

    洛忻祺颤巍巍地点了点头。

    正说着,救护车声由远而近,一切都该结束了,正如一切也该有个新的开始。

    也许是因为有与儿子相认这一信念的支撑,洛忻祺奇迹般脱离了危险。

    而尽管吴梓柔百般不愿,但毕竟莫念钦是洛忻祺和凌一一的亲儿子,且她之前暗中派人跟踪调查凌一一心中有愧,只好带胖小子到医院来见洛忻祺。

    如今小念钦将要和亲生父母相认,吴梓柔心里除了不舍,还有无边的愁绪。

    当年,由于凌一一万念俱灰,生下小念钦后就想舍弃他,带魏素媛出国从此不再回来。还是吴梓柔可怜稚子无辜,愿意以未婚妈妈的身份照顾他。

    而莫天晨虽然始终无法得到凌一一的爱,但他愿意把对凌一一的感情,都倾注在凌一一的儿子上,更毅然和吴梓柔“结婚”,好给小念钦一个完整的家。

    这些年,虽然吴梓柔走进了莫天晨的家,却一直无法走进他的心,可毕竟有小念钦作为两人的纽带,吴梓柔还是满足和愉悦的。

    直至凌一一重新出现在他们面前,吴梓柔感觉到切身的威胁,生怕凌一一会将莫天晨和小念钦都带离她的身边,因此才生出找私家侦探调查她行踪的念头。

    可吴梓柔还是顾念当年和凌一一的情分,在凌一一遇到危险的时候仍是将她的安全放在首位,派人保护她。

    只是倘若洛忻祺和凌一一要将儿子要回,那么估计她和莫天晨的夫妻之路也走到了尽头。

    凌一一感激地从吴梓柔怀里接过小念钦,然后就抱到洛忻祺的病床边给他看。

    看着这一家三口温馨的场面,吴梓柔黯然地低下头,转身就要离去。

    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吴梓柔抬头一看,却是莫天晨。

    “你要去哪里?”

    吴梓柔温柔地再好好看看莫天晨那张英俊不凡的脸,好记下他作为自己丈夫的最后一刻。

    “我回莫家收拾好东西就先搬到酒店。”

    莫天晨皱了皱眉头。

    “莫家就是你的家,你还能去哪儿?”

    吴梓柔惊讶地盯着莫天晨,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脸上一半是雨一半是晴,就差挂条彩虹了。

    好一会儿,凌一一抱着睡着的小念钦走到了吴梓柔身边。

    “小柔,这么多年,我真心感激你帮我照顾小念钦。我抿心自问,就是我自己来照顾,都未必像你这么事事上心呵护备至。”

    吴梓柔不舍地摸摸小念钦的脸。

    “这是我自愿的,小念钦这么可爱,换了谁都无法不待他如珠如宝。”

    凌一一轻轻一笑,竟将小念钦又交回吴梓柔怀里。

    吴梓柔又是惊愕地边抱紧小念钦边看着凌一一,半晌不知该说些什么。

    “生娘不及养娘大,小念钦交给你,我一万个放心,只要你以后不要介意我去看望他就行了。”

    “你……不带走他?”

    凌一一淡淡地摇了摇头。

    “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暂时还没有心思和力气去顾及太多的人和事,我想小念钦在你那里长大,才是对他最好的安排。”

    吴梓柔激动地不停点着头。

    “会的,我一定会好好待他,悉心抚养他长大成人!”

    莫天晨再深深看了凌一一一眼,就将视线收回到吴梓柔和莫念钦身上,上前搂着吴梓柔的肩膀,给这对母子一个坚强可靠的臂弯。

    处理完小念钦的事情,凌一一这才发现,自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语出惊人的司徒希却不见了。

    洛忻祺走出了鬼门关,自己的小伤也包扎好了,凌一一才有心思回想起刚才危急关头司徒希挡在自己面前的情景以及她说的那些话。

    司徒希叫自己“女儿”?这是哪出跟哪出?

    而此时,司徒希并非已离去,她只是在医院里远远地看着凌一一的身影,却怎么也没有勇气走上前来和她道明真相。

    之前在凌一一的家里,司徒希认出凌和风就是当年和自己年少冲动偷尝禁果的爱人。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将怀孕的消息告诉凌和风,他就已翱翔天际到国外追寻自己的理想,而残忍地将她留在了尘封的记忆里。

    那时,司徒希只有十六岁,未婚先孕的事情让与她相依为命的母亲大发雷霆,更将她赶出家门。

    司徒希咬咬牙生下了凌一一后,只能无奈地将她遗弃在高宁孤儿院门前,然后她就带着一生的遗憾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城市,去了北方生活。

    司徒希走后不久就收到母亲病逝的消息,为此这几十年来她也已经没有回来高宁的理由。

    如果不是为了洛忻祺的前途,或许司徒希还真的一辈子都不再踏足这个城市。而也由于洛忻祺,司徒希才得以找回了亲生女儿凌一一。

    而更离奇的是,凌一一的养父凌和风,其实就是她的亲生父亲。

    这命运的曲折,还真是让人无限感慨。

    对凌一一的愧疚,让司徒希实在没有脸面和她当面相认。司徒希在服务台借了些白纸,才含着泪将凌一一的身世完完整整地写了出来。

    当凌一一收到护士帮司徒希转交的信的时候,司徒希已经坐在回北方的飞机上。

    既然当下有些事情实在是无法解决的,适当逃避,将它晾一晾,未尝不是一种解决的办法。

    临上飞机前,司徒希还给那个熟悉的手机号码发了条信息:

    “此生,我愧对的人实在太多,如今我不想让你老婆也成为其中一个。我们算了吧,以后就不要再联系了。”

    飞机在蓝天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白线,仿佛是一个没有尽头的破折号。

    ***

    墙上贴满了粉红色的可爱装饰,中间是少女心爆棚的“HAPPYBIRTHDAY”字母气球。

    凌一一忙进忙出准备着丰盛的食物,吴梓柔则在一旁替她打着下手。

    客厅里,钱檬、安靖、邵枫和莫天誉正坐着闲聊,而莫天晨和莫念钦,一个劲儿逗弄着洛忻祺抱着的粉嘟嘟的小女娃。

    “小洛苒,你喜不喜欢干爹干妈和爸爸妈妈给你准备的生日会呀?”

    “妹妹真可爱!”

    “哎哎,怎么不是‘爸爸妈妈和干爹干妈’,非要把你放前头!”

    凌一一看着客厅里的喧闹,嘴角不觉弯出幸福的弧度。

    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了门铃声,凌一一不由纳闷,洛苒的生日会他们并没有邀请其他朋友,怎么这时还有人来按门铃?

    看着凌一一去开门的背影,洛忻祺不禁抿了抿嘴。

    打开门,凌一一整个人呆在了原地,门外站着的,竟是失踪了两年的司徒希。

    看着凌一一僵硬的表情,司徒希心想自己还是出现得不是时候,凌一一估计还没能消除对她的恨意。

    于是,司徒希将手中的大礼物塞到凌一一手里。

    “我只是想给小洛苒送送心意,现在心意已经送到,我……走了。”

    说完,司徒希就转过身去准备离去,她的手臂却突然被另一只温暖的手握住。

    “难道你还想让我继续做孤儿吗?”

    司徒希惊讶地转过头,映入眼帘的却是凌一一那张泣不成声的脸。司徒希一把抱着凌一一,母女团聚,这个家才算是真正完整了。

    命运接受了海潮的洗礼,掀开了层层伪装的假面,真诚相对,方为家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