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154章 双面故人
    等洛忻祺终于恢复了知觉,他还是置身仓库当中,不同的只是他也如凌一一一般被人结结实实地绑在了另一张椅子上。

    “洛忻祺、洛忻祺!你感觉怎么样?”

    洛忻祺摇摇生痛的脑袋。

    “我没事!有没有人为难你?”

    “哈哈,你们还真是有情有义,让人感动不已啊!”

    洛忻祺这才看到在他们面前不远处,正坐着一个穿着工人服戴着鸭舌帽身材壮实的女人,灯光幽暗,她的脸并不是那么看得真切。

    “你是谁?为什么要抓我们过来?”

    “我是谁,估计你的女人会比你了解多一点吧。”

    土哥翘着二郎腿,傲慢地看着砧板上的两块鱼肉。

    凌一一眼内则满是极度仇恨的火焰。

    “我在国外的时候,就是她受人指使要取我性命,我妈……我妈为了保护我牺牲了自己……”

    洛忻祺闻言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原来魏素媛已经不在人世,没想到他的第一个疑问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得知,那邵枫又是怎么走进了凌一一的世界?

    洛忻祺暗暗甩了甩头,此时并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喂,这样说起来,貌似一一才是更要向你寻仇的一方吧。你怎么不知悔改,还敢追上门来!”

    洛忻祺不禁朝土哥嚷嚷了起来。

    “哈哈哈,真是笑话!是不是没把我抓起来我还要对你们感恩戴德?就是因为没把你杀成,施凯伦和安娜那两个贱人竟然要将我灭口,让我从此要开始东躲西藏的日子,这一切一切都是因为你!”

    土哥激动地站起来,阴森森的手指直直指向了凌一一。

    “所以那辆货车和天台的水桶都是你的‘杰作’?”

    和疯子虽然无法正常沟通,但洛忻祺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好确认之前的猜想。

    “当然是我!可你们的命真硬,竟然两次又逃过了。不过这一回,我可不会让你们再轻易逃出我的手掌心!”

    “你到底想怎样?有什么就冲我来,快放了她!”

    洛忻祺也不想再和这个疯女人多费唇舌,张口就让她放了凌一一。

    “洛忻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伟大?我告诉你,你别把自己想得那么无辜,你以为只有凌一一是我的目标?哈哈,说起这个,我倒是要感谢她,竟将你也一并送到了我跟前!”

    这下,不单止洛忻祺,就是凌一一也听得云里雾里,这个女人怎么就和洛忻祺也扯上了关系?

    “如果说凌一一让我开始了躲起来的日子,而洛忻祺你,才是将我最初推上了这条路的罪魁祸首!”

    土哥猛地扯下头上的鸭舌帽,“蹬蹬”几步跳到洛忻祺跟前,狠狠盯着他的眼。

    “认得我是谁吗?”

    洛忻祺不得不将眼光落在了女人的脸上,这个人应该确不认识,但细看又觉得像在哪里见过。

    洛忻祺的迷惘让土哥怒不可遏。

    “你居然把我忘了?原来你早就将我忘得一干二净,也将你在我身上犯下的事情全都抛在脑后!”

    凌一一陡地将眼光锁在了洛忻祺脸上,莫非是他之前惹下的一些风流债?不过能搭上这么个女人,洛忻祺还真是饥不择食啊。

    洛忻祺仍在脑中努力搜寻着和这个女人相关的信息,但事实上却是毫无头绪,脑内像塞了一团乱麻,怎么也找不到线头。

    土哥突然仰天大笑一番。

    “果然造孽者逍遥呀,辛珞!”

    “辛珞”二字一下子让洛忻祺的脊背冒出一阵冷飕飕的寒意,他脑内突然闪出了一张匪夷所思的男人的脸。

    “你是……胖墩?”

    土哥脸上得意又凄凉的神情,正正印证了洛忻祺已说出了正确的答案。

    而洛忻祺的话也貌似激活了凌一一的某些记忆——这个女人竟然是以前孤儿院里比他们大的那个胖嘟嘟的男孩?

    “你怎么……怎么……”

    洛忻祺不由结巴了起来,可就是无法将已到了嘴边的那句话说出来。

    “你是想问我怎么变成这样?你还记得当年我是怎么离开孤儿院的吗!”

    洛忻祺顺着土哥的指引,仔细在回忆里提取当年在孤儿院里的一些零星记忆。

    当然,那时凌一一早已在凌家过上幸福的生活,自然也无法提供什么有意义的提醒帮助。她只能默默看着洛忻祺和土哥,心里是千万个问号在找着出口。

    “你……不是成年了按规定离开的吗?”

    毕竟这已经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洛忻祺只能试探着土哥的口风。

    “按规定?你当真忘记了在我原定离开日子前一天和我打的一场架吗?!”

    被土哥这么一提,洛忻祺还真隐隐约约想起了那场莫名其妙的拳脚相向,事情因何而起他是实在想不起来了,但对下手的一些残缺的片段倒还有丁点印象。

    那时,他貌似踢了胖墩的根子。

    根子?莫非……

    “对!”

    土哥仿佛能看到洛忻祺脑内景象一般,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就是你一脚,让我成了个废人,院里只能将我送到外面医院治疗,可所有医院都说无能为力,最后还是个整形机构发善心,送我到国外做了这个手术,让我TMD成了现在这般模样!”

    “我有今天,都是拜你所赐!不是你,本来我已经可以脱离孤儿院那个牢笼,到社会开始我新的人生!这么多年,我可都在让人找你,而你原来早已改名换姓还混出这么个名堂来,在人前人模狗样!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估计我还真不能将你揪出来!”

    作为一个男人,洛忻祺听到土哥的遭遇,突然间也了解了他对自己的恨意。

    看着土哥歇斯底里的样子,洛忻祺忍不住看了凌一一一眼,她也刚好在看自己。

    两人眼神的交汇,满是复杂的情愫。

    今日之胖墩,何尝不像当日的洛忻祺,为了一泄多年的怨愤,怎么着也要找害己之人一报深仇方解心中之恨。

    可报了仇是否就能获得解脱,洛忻祺却并不这么觉得,但此刻这番体会他又如何才能让土哥听进去?

    沉默许久,洛忻祺才低低问了一句:

    “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置我们?”

    土哥亮出衣服里藏着的刀。

    “既然你们感情这么深,我就送你们一程,让你们到地下去做对**妻吧!”

    话音刚落,土哥就扬起刀,刺向了大惊失色的凌一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