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152章 掳人诡计
    莫家的起起伏伏,在医院的凌一一还没有渠道得知,况且这些天,她的注意力可都被司徒希纠缠了去。

    原本她的伤,医生说留院观察三天就可出院,谁知司徒希非说稳妥起见,硬要凌一一在病床上躺一周。

    每天早午晚三顿,司徒希都带着爱心饭盒来看望凌一一,还说什么都不让她动手,非要亲自给她喂食。

    有那么几次,凌一一不禁产生幻觉,撞伤头的倒像是司徒希而不是她。

    洛忻祺则早早就被司徒希赶回酒店去休养,看着司徒希的重心都在凌一一身上,洛忻祺暗暗猜想,是否凌一一是司徒希下一个造星目标人物。

    离开医院之前,洛忻祺可是天天都在凌一一的病房外徘徊,无数次他都想冲进去,好从凌一一口中得知魏素媛的去向以及她和邵枫的真实关系。

    但现在他又自问没有资格去询问凌一一这些隐私,只好将煎熬收在心底。

    司徒希倒对凌一一和洛忻祺的异样视而不见,依旧雷打不动天天在医院纾尊降贵伺候着凌一一这个小助理。

    另外,司徒希还和调查洛忻祺遇袭之事的警察局沟通甚密,毕竟这事也造成了不小的社会轰动,为此负责的警察们可是打起十二分精神,丝毫不敢懈怠投入到侦查当中。

    只是狡猾的凶手却像人间蒸发一般,从天台消失之后就已杳无踪影,可让着手调查的警察倍感焦虑。

    其实难受的不仅是警察,连仿佛“完美作案”的歹徒此刻也是如坐针毡。

    两次出手却均失手而回,加上在国外那次,镜子里那张女人的脸都快要扭曲成哈哈镜效果。

    自从受安娜之命亲自对凌一一动手,土哥的SHA手生涯也遭遇了滑铁卢。

    人们都以为“土哥”是个男人,而实际上她才是土哥。

    吃这行饭这么久,土哥都顺风顺水,基本也只是牵线搭桥就可完成买卖。谁知在凌一一身上,她却从来没有得手的机会,更被迫要逃回国内还差点中计葬身大海。

    幸好土哥命大,察觉到船上不对劲提前跳进了海里才幸免于难。

    有仇必报的土哥寄出匿名包裹将安娜处理掉后,才好不容易回到国内。

    她本想隐姓埋名避避风头,谁知又因大爱出租的“爱心”文章竟看到凌一一也回来了高宁。更让她诧异的是,凌一一的身旁还站着个洛忻祺。

    这对长相俊俏的男女,身上可是积累了太多她的负面情愫,土哥眼内喷火,摔碎了部手机后,就开始策划对他们的报复计划。

    于是就有了酒店门前的货车撞击以及商场天台的高空坠物事件。

    可惜,每回洛忻祺都带着凌一一与死神擦身而过,土哥也只好悻悻离去,更焦急地构思下一轮的“玩法”。

    这次虽然让洛忻祺和凌一一都进了医院,但应该也让他们真正警惕起来,估计接下来要再下手也没有那么容易。

    可土哥就是不信这个邪,此仇不报,她下半辈子也难以安心躲起来。

    这可比警察的追捕更让她寝食难安。

    把桌上一套陶瓷茶具扫到地上,在清脆的碎声中,土哥心里还真有了新的主意。

    这天邵枫因有重要会议,且想着司徒希平日来得殷勤,也就放心地由凌一一一个人留在病房里。

    这日下午,凌一一正靠着枕头看书,突然进来个护士说要给她打针。凌一一不觉有些疑惑,从昨天开始她就已经不用挂吊瓶和打针了,怎么现在突然又要打上?

    不过护士既然叫得出她的名字,且又是在医院里,凌一一也没有为意,大大方方让护士操作了起来。

    护士手法纯熟地将药瓶里的淡黄色液体注射到凌一一体内,没过一分钟凌一一突然觉得头昏目眩天旋地转,然后就不省人事躺在了病床上。

    护士连忙将早准备在外面的轮椅推进来,并将凌一一放到轮椅上,就快速往外面走去。

    司徒希中午送过饭后不小心将自己的工作本落在了病房里,就折回来取。陡地看到不远处凌一一被推着不知去哪里,她就追上前来拦下了护士。

    “你好,请问你要将病人带去哪里?”

    那护士一见司徒希,猛地用力将她推到一旁,然后就推着轮椅更是飞也似地往电梯方向跑去。

    司徒希心中“咯噔”一下顿感不妙,她挣扎着扶着墙爬起来,边大喊“救命”,边就要追上前去。

    这时,一旁刚好走过来一位高大的女警。

    “这位女士,请问发生了什么险情?”

    司徒希一见警察仿佛溺水之人看到救生圈,一把抓住女警的手。

    “警察,我朋友被个护士无故带走,她往那边跑去,你赶紧帮我去追,去追呀!”

    “行,这里交给我,你赶紧找医院的保安,守好医院的各个出口!”

    说完,女警就飞快地朝司徒希所指方向跑去,司徒希也赶紧按女警所说跑楼梯去大堂找保安。

    女警跑到电梯那边,却绕到了旁边的楼梯间,快步下了两层楼。

    那个推着凌一一的护士竟扶着尚在昏迷的凌一一在一个垃圾桶旁等着她。

    女警从垃圾桶里翻出一套工人服换上,还戴了鸭舌帽,然后她和护士将凌一一塞到垃圾桶里,随后,这个工人模样的女人就推着垃圾桶,慢悠悠地绕到楼梯外的货梯到了楼下,再大摇大摆地从工作人员通道将垃圾桶带到了门外的货车上扬长而去。

    护士则穿着换上的花裙子,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探病模样的家属,也从其中一个门口离开了医院。

    而此时,司徒希还在疯了似的在大堂让保安封锁各个出入口,好截下带走凌一一的歹徒。

    由于是个护士将凌一一推走,莫天晨和吴梓柔派去保护凌一一的人都没警觉起来,让凌一一在他们眼皮子底下被人带走。

    唯独小许刚好在那个伪装女警出去的门经过,凭他过人的记忆力硬是想起了这个就是上次见到的想撞向凌一一的货车司机,且刚好这人又上了那辆熟悉的货车,小许连忙跑出去,扬手拦了一辆计程车,就跟在了货车后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