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151章 物归原主
    今日出现在大家面前气派之人,又有谁能联想到竟是几年前在贰咖啡驻唱的小歌手?

    接到安靖电话的莫天誉,也是许久才消化了这个事实。

    当年,身为帝都首富钱家独子的钱檬,却对钱家的产业完全没兴趣,吵着闹着要四处闯荡做个驻唱歌手。

    钱檬老子钱桢可是被气得七窍生烟,嚷嚷着要和钱檬断绝父子关系。钱檬还真的赌气一走了之,还来到了高宁一展所长。

    钱檬走时只带了骨气,硬是没要家里一分钱,后来还认识了洛忻祺,两人在阴暗的地下室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凌一一被洛忻祺害得失去了两家咖啡厅,虽然这并不是钱檬的过错,但他因洛忻祺的缘故也不好再出现在凌一一面前。

    刚好此时钱桢病入膏肓,念子成狂的他紧急将钱檬召回了帝都。而钱檬心里满满的都是安靖,壹咖啡和贰咖啡的倒台让安靖也一下子没了工作。钱檬就向安靖表白,将她带回了帝都。

    原本安靖并没有接受钱檬,只是在壹咖啡经历了那么多,也明白了莫天誉终究不可能是她的归宿,就想着在一个新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于是就跟钱檬去了帝都。

    钱檬好歹赶回钱家,见了父亲最后一面,然后被迫也要挑起了钱氏企业的重担。安靖也就在他的公司里工作安定了下来。

    后来,在钱檬默默的关心陪伴下,安靖终究敞开心扉接受了钱檬,成为了钱家的女主人。

    及至近期,大爱出租的报道传到了安靖那里,她又重新翻查起昔日壹咖啡里众人的近况,才知道了被人放置在火炉上的莫家情况。

    放下过去的安靖,将事情告诉了钱檬,深爱着安靖的钱檬为了让她安心,派人暗中调查起莫氏企业的消息,才知道了莫天晨莫天誉二人和秦皓之间的较量。

    钱檬安靖夫妇商量一番后,决定对莫氏企业施与援手,也算是对过往大家真切情谊的回馈。

    于是才有了安靖主动联系莫天誉的一幕,谁知还真赶上了关键时刻,给莫氏兄弟给予了决定性的帮助。

    钱檬在钱氏企业锤炼了几年,尽管他不喜欢,但他确实遗传了钱桢经商天才的基因,硬是让自己完全成为了一个老到的商人。

    兵贵神速,这下狙击秦氏一击即中,钱檬的财力和功力可见一斑。

    这下,带着老婆安靖善良助故人期望的钱檬,可谓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了会议室,气场满满压住了在场所有人。

    “大家好,我是钱檬。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莫氏企业和秦氏企业的大股东。在这里,我提议推选莫天晨作为莫氏企业的董事长,有反对意见的,现在就可以走出会议室,但一旦走出了这个会议室,相信明天他也不会再出现在莫氏企业里。”

    钱檬简单几句话,却像响亮的雷声在大家耳里轰鸣。

    尽管大家并不认识这个年轻人,但帝都钱家的名声可不是盖的,有这座大山在此,没有人胆敢造次。

    莫天晨看着钱檬的侧脸,不觉对他刮目相看心生敬佩。

    人不可貌相,这个昔日看不上眼的小角色竟然蕴藏着这么大的能量。

    看会议室里没有人敢吭声,钱檬转向了还瘫坐着的秦皓。

    “我敬你是前辈称呼你一声‘秦总’,但事实是,你,已经在莫氏没有任何股份,还请你体面点自己走出去,不然我叫保安上来‘请’你走,那就难看了。”

    钱檬像刚想起什么事情,还咧了一下嘴。

    “哦对了,不仅莫氏,温馨提醒一下,秦氏你也不用回去了。拿好你丰厚的退休金颐养天年去吧!”

    “不可能!”

    秦皓整个人从椅子上弹起来。

    “没有我的命令,谁敢动我的股份!”

    “这个问题,你还是和你的黎总蔡总沟通去吧。不过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找到他们。”

    秦皓陡地又滑在了椅子上,好半天都没能动弹。

    莫氏企业的风波,总算在钱檬的帮助下彻底解决。

    莫家特意将钱檬和安靖都请来家里作客,莫敬行精神抖擞,早早就亲自迎在了门口等待贵客的到来。

    安靖原本还担心自己见到莫天誉会是怎样的心乱如麻手脚无措,谁知当真正看到他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能淡然处之。

    原来很多事情早已云淡风轻,化作记忆的土壤。

    安靖感激地看向钱檬,从这个眼神里,钱檬也明白了安靖的心意,庆幸自己做了个最大度而又最正确的决定。

    吴梓柔看着恩爱的钱檬和安靖,眼睛里满是流露着羡慕的神色。

    见到恩人整个莫家都欢天喜地,唯独韩瑛却像丢了魂似的,脸色苍白,全然没有了昔日莫家女主人的优雅样子。

    好不容易送走了钱檬和安靖,莫天誉将韩瑛送回了房间。

    “妈,你是哪里不舒服吗?怎么今天看你一直不对劲?”

    在这世界上最亲的儿子面前,韩瑛终于忍不住,将自己和秦皓的过往都吐了个遍。

    莫天誉越听脸色越是变得和韩瑛一般,到最后,莫天誉一把甩开韩瑛颤抖的手。

    “妈,你真是糊涂啊!你怎么能做下这种混账事!不行,我要告诉爸去!”

    韩瑛一听犹如五雷轰顶,死死拽着莫天誉的手。

    “天誉、好儿子!你不能去,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你真去了,你妈我可从此不再有脸面待在这个家!”

    两人的吵闹声,惊动了路过的莫天晨,他推门走了进来。

    “你们怎么了?”

    一见是莫天晨,韩瑛更是脸如死灰。莫天誉倒安静了下来,只是整个人彷如置身冷库不停地哆嗦。

    母亲有错,身为儿子的也不能置身事外。莫天誉闭着眼咽了一下口水,才悲戚地走到莫天晨跟前向他坦白了韩瑛所做下的不耻之事。

    莫天晨听得拳头攥得生紧,其上满布着暴起的青筋,眼睛血红盯着韩瑛,仿佛想生吞她一般。

    良久,莫天晨才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件事到此为止,谁也不许再提。但若他日再犯,别怪我不客气!”

    韩瑛和莫天誉都惊讶地看着莫天晨,特别是韩瑛,还差点以为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你……你不去告发我?”

    莫天晨抬头看了看天花板,平缓了一下情绪才看向韩瑛。

    “无论你之前有什么过错,但毕竟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爸他因为你而气坏了身子。而且,这么多年,我感谢你一直在爸身边陪着他。”

    说完,莫天晨转身就走出了房间,而他的背影却显得那么的落寞孤清。

    韩瑛跌坐在床上,满脸都是愧疚的泪水。莫天誉默默在她身旁站了一会儿,也轻轻走了出去,并带上了房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