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130章 鸿门宴会
    司徒希给洛忻祺办的庆功宴上,高宁有名气有实力的娱乐传媒公司都被邀请了到场,这次活动最主要的牵线者——鱼跃传媒的纪粤阳更是受邀的VIP嘉宾。

    洛忻祺被嘉宾兼粉丝们拉到签到板前合照拿签名,纪粤阳则和司徒希在会议厅里举杯相互吹捧。

    趁此机会,纪粤阳顺带将莫氏企业的合作意向给司徒希推荐起来。

    通常在艺人名气大增时刻,许多的广告、活动、演艺等合作机会就会随之而来,司徒希也没有太在意,听说莫氏是本地的头部企业,她也就同意了进一步洽谈。

    纪粤阳连忙打电话向莫天晨报告兼邀功,莫天晨趁热打铁,想约第二天和洛忻祺他们相见。

    司徒希想着第二天也没有什么行程,尽快确定事情也好对接下来的活动进行安排,就答应了下来。

    洛忻祺一个晚上都被人拥在中心捧在手心,司徒希也是被其他娱乐传媒公司的人团团围住,根本抽不出身和洛忻祺沟通第二天和莫氏企业见面的事情。

    直到第二天下午,前天晚上喝多了酒还在昏睡的洛忻祺才被急促的房间门铃吵醒,他揉搓着惺忪的睡眼在猫眼朝外瞄了一眼,见是司徒希才打开了门。

    一朝被蛇咬,还是会十年怕井绳。

    司徒希见他仍是头发蓬松胡子拉渣的邋遢模样,一把将他拎到浴室。

    “赶紧从头到脚梳洗,我们准备要出发了!”

    “去哪儿?”

    洛忻祺对着镜子抬起下巴睁着一只眼看着自己的胡子。

    “就在这个酒店的餐厅见个金主。你先快点梳洗,幸好就在这里,不然都要来不及了!”

    司徒希被洛忻祺的酒气熏得皱了皱眉头,快步走出浴室并关上了门。

    梳洗打扮完毕的洛忻祺,穿着件T恤配牛仔裤,外披一件皮夹衫,强打着精神跟着司徒希来到酒店顶层的高级餐厅。

    等他们来到约定包间,纪粤阳以及司徒希口中的金主已经到了。

    纪粤阳一见到司徒希和洛忻祺,连忙满脸堆笑微弯着腰大步走出来,和两人热情地握起手来。

    金主正站在落地窗边背对着他们,等外面几人客套完毕,他才慢慢转过身。

    洛忻祺被窗外的强光刺痛了眼睛,太阳下山的光芒将窗前之人映得分外高大霸气。

    洛忻祺调整了一下眼睛焦距好适应光线,等看清窗边之人,他终于醒了过来,睡意全无。

    “是你?”

    洛忻祺不由喃喃脱口而出。

    莫天晨倒像是和洛忻祺素未谋面一般,脸上挂着得体的笑容。

    “这位应该就是洛大明星了,幸会幸会,请坐!”

    旁边的莫天誉连忙将洛忻祺、司徒希迎到了客位上。

    洛忻祺面无表情地跟着指引往给自己指定的位置走去,就在莫天晨的旁边。

    洛忻祺向莫天誉投去了询问的眼神,莫天誉却也像不认识他一样,只客套地微笑着,将他带到位就去照顾司徒希。

    洛忻祺不禁心里暗暗纳闷,莫非这顿所谓的“合作洽谈”实则是鸿门宴?

    可毕竟已经来了,洛忻祺又不好拂了司徒希和纪粤阳的面子,不管如何,先坐下来看看莫家兄弟两人想玩什么花招再说。

    想法改变,行动也会随之变化。和刚进门的自己相比,洛忻祺现在变得淡定了许多。他大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也不和莫天晨打招呼。

    在纪粤阳眼里,今天的洛忻祺已和昨天的大不相同,果然人出了名派头就是会变得不一样。

    司徒希倒是在与人打交道的日子里趟过来的,她也纳闷洛忻祺为何表现得和往常大相径庭。

    疑惑间,司徒希已态度自然地主动上前和莫天晨握了握手。

    “这位应该就是莫氏企业的莫总,久仰大名,真是年轻有为!莫总这么俊朗,如果不是您身居要职,我还想冒昧问问莫总想不想出道让我为您效劳呢!”

    司徒希一顿插科打诨马上将场子热络了起来,纪粤阳相当配合地“哈哈”大笑起来,欢乐的笑声感染力十足地惹笑了在场的人,除了莫天晨和洛忻祺。

    善于察言观色的司徒希暗暗觉得这两个人的关系并非那么简单,她不禁将全身警觉的毛孔都张了开来。

    等大家终于落座完毕,莫天晨向大家举起酒杯。

    “毕竟大家接下来即将合作,在此我先预祝咱们合作愉快!”

    大家纷纷站起来和莫天晨碰起杯来。

    洛忻祺也慢条斯理地挪起来,举着酒杯朝莫天晨扬了扬,就自己一饮而尽。莫天晨也不恼,转向了其他人。

    等这杯尽皆到了各人肚里并在座位上坐好,洛忻祺终于主动开了腔。

    “莫总,我明人不说暗话,大家要想合作,可以。一口价,一千万,少一分都免谈。”

    洛忻祺不鸣则已,语出惊人,在场大部分人都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顺带眼睛也定住眨巴不得。

    几分钟一千万,一些超级大明星也开不了这个口吧。才开了一场演唱会,这位洛先生真是膨胀飘了,还真是敢开口!

    “一场楼盘开盘活动,来唱首歌说几句话,十万已经是我的上限,多一分也免提。”

    以往关于钱的事情都由司徒希负责沟通,洛忻祺从不过问,今日不知怎么一反常态,都还没怎么了解活动的内容,他竟主动在桌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挑起那么敏感的话题,还一点回旋的余地都不留。

    司徒希刚才感知洛忻祺和莫天晨关系不一般的想法再度在心里腾起,而且也基本可以肯定——

    他们不单止关系不简单,而且还有仇!

    纪粤阳这个扯皮条的角色,原本以为只是将金主和服务贡献者联系在一起,自己的中间费就到手了,没想到却摊上了这两个刺头儿,在桌间就公然明刀明枪,一时他也愣住不知该怎么圆场。

    还是头大的司徒希硬着头皮举起酒杯走向莫天晨。

    “莫总,我家忻祺还年轻,不懂规矩,我替他向您敬一杯赔罪!”

    莫天晨一听此语,灿烂笑了起来。

    “洛先生比我还年长四岁,他年轻不懂规矩,那我就更是少不更事多有得罪了。”

    司徒希脑子里“轰”的一声,这两个小祖宗,在姐我面前都蹬鼻子上脸了,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要这样来遭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