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57章 莫怕改变
    尽管壹咖啡里,现在多了个让莫天晨半尴尬的吴梓柔,但是,对凌一一的思念,还是超越了这份别扭,让他顶着尴尬也要来捧捧场。

    每每趁凌一一转过身或者去忙,莫天晨关切的眼神总会追到她的身上,让一旁的吴梓柔也不禁多看了两眼。

    “我说莫渣渣——”

    自从吴梓柔重遇莫天晨后,无辜的莫少爷就多了这么一个难听的外号。如果他听到魏素媛把凌一一叫做“凌丑丑”,估计反而会感谢起吴梓柔来。

    多么般配的外号!

    “难道你真的对一一起了心思?”

    吴梓柔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眼睛亮亮的,直盯着看着不远处背影傻傻发笑的莫天晨。

    “你都看得出来?”

    莫天晨收回视线,吃惊地看着吴梓柔。

    莫天晨这个岁数了竟还天真成这样,吴梓柔不禁觉得再搭理他都要拉低自己的智商,没好气地回答:

    “我什么都没看出来。”

    莫天晨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

    “还好还好。”

    吴梓柔差点血洒当场。

    等莫天晨不舍地离开,吴梓柔帮凌一一收拾着桌子餐具,再送回清洗台。

    “一一,你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当下,突然被没头没脑地问了一个这样的问题,凌一一不禁将注意力都放在吴梓柔身上。

    “你是发烧了吗?竟然这么难得在帮我顾店?”

    这下,莫天晨会喜欢凌一一,吴梓柔终于不再觉得惊讶。

    这两个人还真是天生一对!

    吴梓柔将凌一一拉到一旁坐下。

    “亲爱的,你没发现这里有一个人一直对你无微不至、随传随到吗?”

    吴梓柔瞪大眼睛,努力表现出一副非常严肃认真的样子。

    “有啊!”

    凌一一眨了眨眼。

    “原来你知道?”

    “知道啊,这个人就是你呀!”

    看着凌一一一本正经的样子,吴梓柔的耐心都燃烧耗尽。

    “我说的是莫天晨!”

    “你说他呀?”

    凌一一不自觉地扁了扁嘴。

    “他就是有受虐强迫症,哪天不被我狠狠虐一番他都睡不着觉!”

    吴梓柔不由急了。

    “凌大小姐,究竟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莫天晨他哪里是什么强迫受虐,他明明是喜欢你才甘愿为你做任何事情!”

    这下凌一一不吭声了,一脸惊恐地看着吴梓柔。

    吴梓柔在凌一一眼前挥了几下手。

    “哎,你别告诉我你还真的不知道?”

    “我……我知道他对我好,但……他怎么会喜欢我呢?他之前还有个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

    尽管凌一一亲身目睹莫天晨的旧爱烟消云逝,但仍不相信如今他的心思竟在自己身上。

    “你还别管他什么初恋新欢的,我可以百分百肯定,他,心里只有你!”

    吴梓柔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较什么劲,莫天晨都没有出手,她非要让凌一一认下这桩感情。

    “小柔,我这样和你说吧,莫少爷他从来都没和我说过他喜欢我,此其一。其二,他确实总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在我身边,我非常感激他,但这也仅限感激之情而已,其他的我没有想法,起码目前没有。”

    看着凌一一真诚的目光,吴梓柔暗暗叹了一口气,又大大松了一口气。

    自己这新晋闺蜜从来都是有一说一的人,自是不会和她绕什么弯弯,既然凌一一说没有,那莫天晨也只能单相思而已。

    这样说来,凌一一也不会因为自己老腻在这里“耽搁”了她和莫天晨的发展而生气。

    那只好继续委屈莫天晨了。

    和行事随性的凌一一待在一起久了,吴梓柔也开始对自己规规矩矩的教师生活厌烦了起来。

    严格来说,吴梓柔大学毕业之后就留校做起了大一新生的辅导员。

    吴梓柔其他的辅导员同事,大多趁此机会读个研究生什么的,争取正式从讲师走上教授之路。

    她倒好,竟平平淡淡不思进取,每年都带着群大学生撒野,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才是学生。

    可能也是这样,才让吴梓柔一直保持单纯快乐没有机心的性格,和凌一一一拍即合。

    但都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近一一者爱放飞。

    吴梓柔也开始不满于自己没有波澜的学校生活。

    得知好姐妹的这份心思,凌一一这个不怕事的当然是义无反顾地支持她去追求梦想。

    “小柔,一年多前,其实我也和你一样,满足于一份体面光鲜却毫无变化的工作,但也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才明白,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既然现在我们面前多了一条分岔路,为什么不去走走看看呢?你想想,现在离我们退休起码还有三十年!”

    如果说之前吴梓柔还是有点犹豫,这个震撼的“三十年”可是彻底打破了她的纠结。

    漫漫人生路,现在不试一把,难道还等几十年老掉牙后才来追悔莫及?

    换就换,干就干,谁怕谁!

    得到凌一一强有力的支持鼓励,吴梓柔毅然辞掉了稳定的辅导员工作,做起了梨宝直播的主播。

    凌一一对国内的移动互联网事业是不太熟悉,还是前段时间才由莫天晨教会用上外卖平台拓展业务。

    现在吴梓柔做的这个直播,对凌一一来说更是个新鲜事。

    吴梓柔开播当天,凌一一特意店里休息一天,专门坐在吴梓柔旁屏幕看不见的地方近距离观赏、学习加打气。

    原来直播就是对着手机唱歌、聊天、讲故事?

    这个和古代茶楼里说书的貌似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同的只是,说书人没有现代电子设备,需要现场面对观众,接受实物打赏。

    吴梓柔不知道凌一一原来这么古典,还不知什么是直播,就在下麦之后给她科普直播常识。

    凌一一看着那些专业的补光美颜设备、手机屏幕里其他达人直播间轰轰划过的火箭飞机游艇、下方比股市跳动更厉害的评论留言,不禁云里雾里,仿佛被火箭带到了外太空。

    “现代人究竟有多无聊,对着个不认识的人看一晚,还要真金白银掏钱打赏?图的是啥呀?”

    凌一一话语间也算相当收敛了,毕竟她的好闺蜜还要以此为生,不好踩得太彻底。

    “这你就不懂了,现在的宅男宅女多,没人说说话什么的其实也挺孤独的,但又想和真人保持距离,那就和主播隔着屏幕聊呗,反正谁也不认识谁,说什么都不用顾虑那么多。”

    吴梓柔抚了抚有点干涸的脖子,毕竟说了一晚的话、唱了一晚的歌。

    “至于打赏,求的是种受关注被尊重的荣誉感吧,其实打赏的不是钱,是种寂寞啊!把寂寞打赏给别人,好像自己都没那么寂寞了。”

    没想到吴梓柔最后还总结得那么有哲理,凌一一也顿时明白了。

    原来直播就是一群闷坏的人的互相荼毒、放纵与狂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