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56章 分手破事
    莫天晨也不知怎么的,竟将吴梓柔招惹到了凌一一身边。

    其实招惹吴梓柔也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现在吴梓柔天天粘在凌一一身边,出双入对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俩才是一对。

    这下倒好,莫天晨完全没有了对凌一一下手的机会。

    好不容易走了个田欣,现在又来了个吴梓柔,莫天晨不禁举头望明月,低头倍感伤。

    他和凌一一之间怎么就那么多的障碍栏杆,一杆倒,一杆起,仿佛就是某翔来了都跨不完。

    凌一一倒是没心没肺,多了个真闺蜜天天快活得不得了,愣是对莫天晨的愁眉苦脸视若无睹。

    吴梓柔这个人爽朗可爱,没那么多的弯弯道道,性格上是相当对凌一一的胃口,沟通起来障碍归零欢乐满分。

    毕竟凌一一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哪有人会讨厌“自己”的?

    日子久了,凌一一和吴梓柔说话更是无所顾忌,想啥说啥。

    对凌一一来说,最想知道的还是吴梓柔和莫天晨的那些二三事。

    奇怪的是,无论是吴梓柔还是莫天晨,都对两人过往之事三缄其口。

    究竟莫天晨以前是怎样的“恶贯满盈”,才让吴梓柔一见到他就咬牙切齿成这样?

    而又究竟吴梓柔有什么难言之隐,才半点不肯提起莫天晨做过的“肮脏往事”?

    见凌一一又问起她和莫天晨的事情,平日心直口快的吴梓柔习惯性地还是支支吾吾了起来。

    “难不成,他真的让你做了未婚妈妈然后弃你不顾?”

    凌一一瞪大眼睛吃惊地捂住嘴巴,终于把之前不敢说的话硬憋了出来。

    “说什么呢!”

    吴梓柔又乐又恼,扭捏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将实情告诉凌一一。

    “其实我和他分手,是因为一个男人。”

    凌一一又是震惊地圆了嘴。

    闹了半天,原来吴梓柔才是那个劈腿的人!

    “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吴梓柔急得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忙给自己开脱。

    凌一一又是炸开了脑洞。

    “那个男人不是你的,那就是莫天晨的……”

    吴梓柔连连甩手加摇头。

    “不不不,那个男人和我、和莫天晨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那他究竟是谁啊?你快说呀!”

    被吴梓柔吊足胃口的凌一一,手里用来吃蛋糕拿着的不锈钢叉子都快被掰弯了。

    “那是一个快递小哥。”

    老半天吴梓柔才从嘴里挤出这个男人的身份。

    凌一一莫名脑里浮现起东洋某些关于快递小哥的*****的情节,眼神里满是震撼、惊惶与些许鄙夷。

    这些复杂的情绪,恰到好处地揉和在一起,于她眼内精彩地演绎着——

    没想到你也这么重口味!

    “停!”

    吴梓柔适时地在凌一一面前一握拳头,狠狠“捏碎”了她脑里不切实际的幻想片段。

    “你想什么呢?这个快递小哥,就是个普通的快递员,他只是将别的仰慕者送我的东西,错送到了莫天晨手里,结果……。”

    “结果怎样?”

    凌一一又是等吴梓柔组织语言等半天,忍不住催了一下。

    “结果他泼然大怒,就和我分手了。”

    凌一一眼珠都快凸出来了。

    “竟然是他生气和你分的手?究竟你的追求者送了什么东西给你?”

    这事诡异如此,凌一一巴不得撬开吴梓柔的嘴,让她一咕噜将事情都抖个干净。

    “是……一根青瓜。”

    吴梓柔还是挤一点说一点,让凌一一好奇的心憋得痒痒的。

    “啊?你这追求者还挺特别的,送什么不好送你这个,他是知道你要减肥所以给你送减肥餐?”

    “她……她是个母的。”

    凌一一差点趴在地上。

    “原来这里面还这么曲折离奇啊?”

    吴梓柔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把脸藏在了手掌里,瑟瑟地点点头。

    “那莫天晨那天见到你怎么反而要躲你呢?”

    “估计,他真以为我是……那回事吧。”

    吴梓柔从张开的指缝里可怜地看向凌一一。

    “那你怎么又要骂他骂得那么凶,还把无辜的我也带进去?”

    “我这才不叫凶,他当时要和我分手时,说的才不堪入耳呢,我当场没反应过来,现在怎么也要还回去!”

    吴梓柔把手一甩,满脸愤懑的神色,估计莫天晨现在出现,她还能再单打一场。

    “只是确实委屈了你,我那时也是一时愤怒蒙蔽了眼睛。”

    吴梓柔握住凌一一的双手,眼睛可怜巴巴地发射求原谅射线,连她自己都忘记了当时曾冒起的莫名的醋意。

    “那你们两个应该说是分得不明不白了。”

    凌一一突然长长叹了一口气。

    “感觉好可惜,如果他当时能听一下你的解释,估计你们两个都能好好的吧。”

    “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其实好不好的可能也都因这样那样的问题分了。”

    吴梓柔耸一耸肩,仿佛什么都没所谓。

    “哎,问你个问题,你可要老实回答我哦。”

    “这件事这么难以启齿,我都全部告诉你了,还有什么老不老实的,尽管放马过来!”

    “其实,你现在对莫天晨还有感觉吗?”

    凌一一戳了一口蛋糕,就放进了吴梓柔的嘴里。

    吴梓柔吧唧着嘴里的香甜,像咀嚼蛋糕一样咀嚼着凌一一的问题。

    “这个我倒没有什么想法哦。”

    “其实嘛,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觉得莫天晨这个人还是蛮不错的,要不你努努力,和他再续前缘?”

    这回,凌一一把蛋糕往自己的嘴里送,还饶有兴趣地看着闺蜜的表情。

    被直接点明主题,吴梓柔却一甩长发。

    “我说凌大小姐,俗话说‘好马不吃回头草’,美女更不应该理会回头汉。当年他既然选择了没有耐心听我解释,凭什么这么多年过去我还要自己贴脸去讨没趣?”

    吴梓柔这话说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让凌一一也心头为之一震。

    确实,凌一一自己也是这个性子的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自己都不屑去做的事情,又怎好意思怂恿吴梓柔去做?

    此事这里说这里散,吴梓柔不提起,凌一一一个旁人,也不再枉做小人去拉扯她和莫天晨的破事。

    这次关于两人共同认识男人的话题,也告一段落。

    把话说开了,凌一一和吴梓柔心无芥蒂,两人之间的友情也直线上升了N个档次。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