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40章 临终托孤
    还好送院及时,魏素媛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这回,莫天晨知趣地管住了自己的嘴,只是给凌一一跑里跑外忙这忙那。

    此刻还有什么,比用实际行动给凌一一支持来得更有意义?

    之前有再多的误会、烦躁,如今全都可以放下。

    凌一一放松下来,让自己重新认识了莫天晨,也给个机会他正式认识自己。

    “你好,莫天晨,我是凌一一。”

    凌一一非常认真地主动向莫天晨伸出自己的手,莫天晨不觉有点呆住了。

    这应该不是个陷阱吧?凌大小姐会对自己有这么好的态度?

    不告诉他老嚷嚷,现在自己如此真诚,这莫天晨却像个傻子一样愣在原地。

    凌一一暗暗翻了个白眼,然后两只手抓起莫天晨的手就使劲摇了摇。

    “谢谢你。”

    在一个简单而隆重的介绍仪式之后,凌一一才说出了心底最想说的话。

    “不……客气。”

    今天凌一一是头受伤了还是转性了?对自己这么彬彬有礼,莫天晨真心觉得不习惯。

    也是一怒如痴、一虐成瘾了。

    魏素媛还在睡着,这两天老麻烦莫天晨也不太好意思,凌一一让他休息一下,然后她就出门给魏素媛买点粥。

    等凌一一一出门,魏素媛马上睁开眼睛,将惊讶的莫天晨叫到床前。

    其实凌一一在给莫天晨道谢的时候,魏素媛就已经醒了,但为了不让凌一一听到她说的,就还在病床上装睡。

    这两天,昏昏沉沉的魏素媛已看到陪在女儿身边的莫天晨,也认出了他是之前和凌巧公司有生意来往的莫家的儿子。

    魏素媛眼睛迷蒙,但脑子还清醒,她从旁默默观察着莫天晨对凌一一的态度,这小伙子难不成想追求自己女儿?

    好不容易有了和莫天晨独处的机会,魏素媛当然要好好把握,与莫天晨敞开心扉。

    “你是莫敬行莫总的儿子吧?”

    突然被人问起父亲,莫天晨眼内的愕然一闪而过。

    “是的,莫敬行是我父亲。”

    “我以前和你父亲有过几笔业务来往,之前在你公司见过你,你爸也老提起你。”

    莫天晨没想到这么一个善举,还能遇到认识自己的人。

    “天晨,你过来。”

    魏素媛刚从死神手里逃脱,整个人还很虚弱,生怕莫天晨没听清她说的话,让他靠上前来。

    死过一遭,魏素媛心里最放不下、最想达成的愿望,依然是凌一一的终身大事。

    “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两天对一一、对我都是无微不至的。”

    魏素媛使尽全力握着莫天晨的手。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又突然走了,剩下一一一个在世上孤孤单单。请你,替我好好照顾她、爱护她,好吗?”

    看着魏素媛“临终托孤”的架势,莫天晨不禁又是怔在原地。

    之前因为凌一一一直不理自己,莫天晨心里赌着气,就想做点什么让她认同自己。

    但毕竟还只是认识几天的朋友——严格来说,刚刚才算真正认识。

    突然间要他负责起凌一一的后半生,莫天晨一时也不知该怎么答复魏素媛。

    魏素媛还道莫天晨年轻人脸皮薄,不好意思答应下来,想着他应该是默许了,开心地拉着他的手摇了摇。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魏素媛本来想将凌一一把自己伪装成丑女的秘密告诉莫天晨,以免他哪天生厌走了宝,谁知“密”字还没说完,凌一一就推门而入。

    “喂!”

    凌一一冲上前来,一把拂开莫天晨的手。

    魏素媛以为她听到自己要把她的真实身份告诉莫天晨而生气,在一旁又马上闭上眼睛装睡。

    凌一一才没空理会魏素媛是睡是晕。

    “莫天晨,我以为你好歹消停一会儿,怎么我才出去一下,你就要来纠缠我妈妈,你就这么饥渴到处留情吗?”

    莫天晨瞪大眼睛,慌乱的手指指指魏素媛,又指指自己,老半天都没能反驳半个字。

    这个凌一一,真不知是缺心眼还是死心眼,脑洞这么大,什么都敢想,什么都敢说。

    还是以前看图写作文成魔?随便看个景象都可以这样能编!

    正常不过三秒,和她还真是没法沟通!

    莫天晨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干脆手插在裤兜里看向门外装聋扮哑。

    魏素媛眯眼看着场上的局势竟发展到这般田地,她可不想因为自己,让一双“小情人”生出什么嫌隙来。

    “咳咳……”

    魏素媛用着几声咳嗽,试图化解病房内掉到冰点的尴尬。

    “是我自己要看看天晨的掌纹,想看看他的事业线和感情线如何。”

    魏素媛生硬地编造着理由,可话一出口,自己都觉得可笑。

    还看掌?自己怎么不去路边摆摊?还可以赚点外快。

    莫天晨简直想找个地洞往下钻。

    这母女俩真是各有各的特色,何苦让他夹在中间受这点罪。

    凌一一脸上看不到半点波澜,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这做妈的真不让人省心,就剩下半条命了,这刚清醒一点还有出息成这样?

    还看什么感情线,估摸着她想喝那杯女婿茶想疯了吧,只要出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都能被她原地搬来个民政局。

    “你跟我出来。”

    不理会病床上一直向莫天晨投去可怜视线的魏素媛,凌一一一把将莫天晨拽去病房外的走廊。

    “莫先生,我非常感激你这段时间对我妈妈的照顾,老实说,那天要不是你出现,我真的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和她说上话。”

    凌一一目不斜视地看着莫天晨的眼睛,莫天晨感觉像要被她看进心里。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妈对你提出的任何不合理要求你都要照做。”

    凌一一身手敏捷地用手掌挡住莫天晨刚想张开的嘴。

    “我了解她的想法,我更了解自己的想法,我当下也不想去了解你的想法。所以无论她有什么想法,你都不必影响你的想法,因为无论你有什么想法,都不能改变我的想法。”

    凌一一语文老师一般,给莫天晨绕了无数个“想法”。

    看惯了爽文的友友估计都要扔手机摔鼠标了。

    莫天晨对人生全然没有了想法,就差举手投降。

    此时此刻,他最应该做的,就是精准而迅速地用唇堵住凌一一吧啦吧啦的小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