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21章 相亲风云
    胜利之日,凌一一非要自己买菜下厨,给魏素媛做了一桌丰盛的饭菜,估计加上甄肃尧和张胜男“一家三口”都吃不完。

    魏素媛出马,凌一一恶气全出,心情舒畅得不得了,做饭的时候还哼着小曲,和魏素媛做饭的嘚瑟样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世间最亲的原来还不是血缘,而是因爱相聚相惜的感情。

    世间最恨的也不是痴心错付,而是离开了一个渣男,后面来个更渣的。

    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毕竟凌一一忙活了这么久,魏素媛也没催她去找工作,两人就在家里歪腻了几天,好好弥补一下之前逝去的时光。

    这天阳光大好,空气里弥漫的都是让人蠢蠢欲动的开扬气息。

    魏素媛就让凌一一陪自己到家附近的小公园里走走,好吸收吸收金色能量。

    与其让凌一一有好的老板,还不如让她有好的老公。

    根据这个中心思想,魏素媛排除万难去执行,故意将凌一一往小公园相亲角的方向带。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妈聚集的地方形成了几大气候群——跳舞广场、扫货商场和相亲角。

    关于相亲角的发源,估计大妈们小时候是深受英语角的荼毒,老了之后就生搬硬套过来,还真弄得像模像样的。

    金江花园附近的相亲角,一向是附近一带的网红点,毕竟住得起金江花园的人的身价,都起码是八位数起步的。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自然而然的,儿子闺女的素质,也要数这个相亲角最强。

    深谙此道的魏素媛近水楼台,当然要将凌一一带去捞捞月亮。

    凌一一这几年鲜有回家,自是不知道这么个龙潭虎穴,只道小公园里大妈还真多真闲。

    相亲角里大妈们三三两两,交头接耳,或拿照片或口述,都在推销着自家的宝贝。

    估计也是商场逛多了,见多识广,兜里满满的是销售伎俩。

    合眼缘的就牵手到一边深入了解,不合眼缘的就互道一声珍重,然后潇洒拆伙另行组局。

    一片乐也融融的景象。

    高手在民间。

    挽着个美丽大方有气质的真人凌一一,魏素媛踩场子一样碾压着那些给纸片女眷说媒的热心姐儿。

    “各位姐妹,这位是我家不成才的一一,拉弗大学毕业的,在国外生活了好些年,这才刚回来,为祖国建设作贡献!”

    “轰”的一下,大妈们都向她们两个围了过来,东家长西家短地查起户口来。

    “大姐,这是你家闺女吗?好标致呀!有没有整过容?”

    “你家的有对象了吗?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

    “你女儿在哪里工作?年收入多少?能养活一家三口——你女儿、我儿子和我吗?”

    “我家儿子今年十八岁,嫩得像根葱似的,什么时候大家见个面?”

    “我保证,只要你家女儿入了我家的门,不用上班也不用做家务,佣人一堆伺候着,只要承诺能生个儿子!”

    ……

    求媳若渴的大妈们开始七嘴八舌,到后来动口都不足以表达她们激动的心情,有两位还一左一右同时拍了一下凌一一的“八月十五”,异口同声称赞道:

    “好生养啊!”

    这头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凌一一,那头是备受瞩目的“准丈母娘”。

    魏素媛像拿扑克牌一样收着大妈们塞来的照片,还没来得及细看照片上的搔首弄姿,在一旁乐得合不拢嘴,脸色红润得完全不像个癌症晚期病人。

    凌一一倒没那么受落,她先是被语言炮弹攻击得不知所措,毫无还口之力,后来还被人“人身攻击”,这“啪啪”两下,倒是将她惊醒了。

    凌一一求救般看向魏素媛,却发现她竟乐在其中,不禁明白了——

    日防夜防,家母难防。

    还有就是——

    老骥伏枥,催婚不息。

    看来只能靠自己了!

    凌一一掏出兜里的橡皮筋,把长发扎了条马尾,再把袖子撸了起来。

    绝不能在人前有端庄淑女的假象满足她们的幻想!

    “这位大妈,我不是我妈的女儿,难道是你的女儿?关于整容嘛——”

    凌一一指了指自己的耳朵。

    “给耳朵整容?”大家齐声问。

    “是除了这里没有,其他都整过!”

    凌一一自豪地宣布,还妩媚地扭动了一下腰肢,大妈们不觉往外挪了半步。

    “我没有对象呀,有对象还用得着来这里看你们的脸面?至于喜欢什么类型的男人,抱歉,我对男人不感兴趣!”

    “我现在是无业游民,还得粘着我妈,连我自己都养不了,别指望我会养你!”

    “儿子十八岁那个先戒了奶再来排队!”

    “要养我啥也不用我干那个有猪家庭,麻烦先去撒泡尿看看,想你家那胖墩儿子生孙子,给你介绍个兽医医院,那配种技术顶好!报我名字还有优惠,不用谢我啊!”

    “还有,你们——”

    凌一一陡地转过身来,正对着刚才伸手的大妈姐妹花,轻蔑地斜视着她们。

    “刚才哪只手摸的?”

    两个大妈都心虚地不敢吭声。

    “哪只手!”

    “这只!”

    凌一一平地一声吼,吓得两个大妈分别摊出了刚才不安分的小手。

    凌一一突然嫣然一笑,对着瑟瑟发抖的大妈嬉皮笑脸。

    “如果我是你们,就赶紧去医院看看,毕竟——”

    凌一一向她们靠拢了一下,声线故作低沉。

    “有些暗病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你们懂的!”

    说完,凌一一还向她们眨了眨眼睛,眼波仿佛击中了两个大妈的心脏,震得她们“啊”一声惊呼,多年的风湿腿痛都治好了,短跑运动员一般冲出了人群。

    单挑了享誉海内外的彪悍群体,凌一一抱着双手,黄金剩斗士一般鹤立鸡群,傲视群雄。

    敢情这个妞竟是个不好惹的“金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浑身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毛病。

    原本里三层外三层的大妈骂骂咧咧地尽皆散去,走前还从魏素媛手里夺回自己宝贝儿子的玉照。

    不敢和凌一一近身搏斗的大妈们,只好将怒火都发泄在脸色青白变幻的魏素媛身上,人人剜她两眼,仿佛要把从凌一一身上吃的亏都补回来。

    凌一一忙护在魏素媛身边,用凌厉的眼神将不怀好意的眼睛射线狠狠挡回去。

    也没等众人散尽,脸上挂不住的魏素媛闷闷地甩开凌一一的手,硬撑着自己往家的方向走去。

    凌一一在后面追了一路,心下着急不知该怎么哄回真生气了的母亲大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