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20章 医院闹剧
    回家后,凌一一就将手机关掉,免得被动接受那些袭来的流言蜚语恶意谣言。

    也确实是连续加班了太久,疲劳加愤懑,让心力交瘁的凌一一结结实实在家里大睡了三天。

    三天过后,凌一一满血复活,这时不要说张胜男加甄肃尧,就是十对他们一起上,也能被凌一一打趴下。

    刚好这天也是魏素媛的复诊时间,完全没有了心理包袱的凌一一就陪着魏素媛一同去医院。

    上两个月因为工作忙的缘故,凌一一都没空陪魏素媛去复诊,这会儿正是好好弥补母亲大人的时候。

    凌一一挽着魏素媛,连包都没舍得让她自己背,一路鞍前马后,又是挂号,又是到护士站报到,又是在等候时找座位什么的,连椅子都用消毒湿巾擦拭过后才搀扶着她坐下。

    魏素媛旁边一位大妈羡慕地看着忙前忙后的凌一一,八卦地问起魏素媛。

    “这位是你闺女是吧?”

    魏素媛压抑不住嘴角的得意。

    “是的,亲生的。”

    大妈一脸失落。

    “我那不成器的女儿,别说陪我来医院,就是来看看我都觉得烦,哪有你这么好福气!”

    “是呀,这就是命,你羡慕不来的。”

    魏素媛一时嘚瑟,张嘴就说了个大实话。

    “你……”

    大妈语塞,自讨没趣,愤愤地离座而去。

    凌一一拿着病历本回来,看着无缘无故瞪了自己一眼的大妈,在她原来的座位上坐下。

    “妈,那位大婶怎么了?”

    “谁知道呢?说不定人家没我漂亮、女儿没你漂亮,所以生气呗!”

    “说的是什么呢?”

    凌一一听得一头雾水,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干脆就不想它了。

    鉴于凌一一之前和魏素媛的主治医生八字不合,这次做足防御措施——戴上口罩和墨镜。

    也算聊胜于无。

    这回,主治医生却像换了个人似的,对魏素媛嘘寒问暖,惹得本想默不作声的凌一一也问了几个关心的问题,主治医生尽都认认真真地回答。

    简直和前几次所见判若两人。

    莫非这位医生正在评职称?还是医院里在评优秀?

    被大大的墨镜挡住,凌一一眼里的疑惑硬是半丝都没有透露出去。

    愉快地结束了问诊,魏素媛和凌一一正要离开,突然外面闯进来几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医务人员。

    “快快,抓住他!”

    面对来势汹汹的人群,凌一一赶紧拉着魏素媛缩在一旁,大气不敢喘看着场上的形势。

    刚刚还镇定自若的主治医生,此刻却像个受惊的小孩,左窜右跳,躲避着来抓他的“家长”们。

    “别跑!这边!那边!”

    主治医生无处可逃,竟躲到了魏素媛和凌一一背后。

    白大褂们拿着针药像拿着枪那般对着魏素媛和凌一一,吓得她们都举起双手,异口同声道:

    “不关我们事啊!”

    白大褂们上前一把拨开她们,就要将针扎向主治医生。

    “针下留人!”

    门口突然有人大吼一声,众人回头望去,马上乖乖列队站到一边,齐声喊道:

    “院长好!”

    院长慢慢走向瑟瑟发抖的主治医生,将他扶了起来。

    “你怎么跑出来了呢?不见了你,我们可担心你呢!乖,现在跟叔叔回房间去啊!”

    主治医生颤抖地点点头,挽着院长的手臂粘着他就往外走去。

    其他白大褂从大柜子里将被绑了的真医生解救了出来,然后对魏素媛和凌一一和颜悦色解释起来。

    “两位,非常不好意思,由于我们的疏忽,将一位精神病人放了出来,希望没有给两位造成什么困扰。”

    “啊?”

    魏素媛母女俩半天还没弄懂诊室里发生的事情,还是真医生让她们坐回座位上,要为魏素媛重新看病。

    凌一一摘掉墨镜和口罩,打断了真医生的诊断。

    “医生,刚才那位不是我妈的主治医生吗?我们一直找他看的呀。我们刚才看他也挺正常啊!”

    真医生慢慢平复着心情,耐心解答。

    “是的,可是他在替精神科病人催眠治病的过程,可能入梦太深,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真医生的手指在太阳穴附近转了两圈。

    “可惜呀。”

    凌一一还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操作,不过她最关心的还是魏素媛的病接下来怎么处理。

    “那我妈的病……”

    “你放心,他的病例后面都由我来负责,我一定秉承专业负责的态度,尽最大努力为你妈治病!”

    听着说话条理清晰的真医生,魏素媛和凌一一心头悬着的大石才算放了下来。

    等到母女俩走出了诊室,真医生的眼睛里才放射出狡诈的光芒。

    说到催眠,这医院里他认第二,估计没人敢认第一。

    诊室里的小插曲,并没能让凌一一和魏素媛回味多久。

    因为竟让她们在隔壁妇科撞见了人渣CP——甄肃尧和张胜男。

    凌一一拉着魏素媛在两人背后悄悄坐了下来。

    张胜男边啜泣边像个怨妇般埋怨着。

    “我都这个年纪了,你怎么忍心让我打掉孩子?”

    甄肃尧在旁抱着她的肩膀温柔地安慰着。

    “胜男,现在是我公司发展的重要时刻,有它对我对你都不合适,我们再等等,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又保养得这么好,还怕以后生不出孩子?以后时机成熟,你想生一个足球队都行!”

    张胜男眼角含泪就不作声了。

    这两人居然有一腿!真是——

    天生一对!

    凌一一听着他们这般恶心的对话,怒火竟烧不起来,一个劲儿地狠憋着笑。

    可不是吃素的魏素媛,倒是坐不住了,回头拍了一下这对人渣的肩膀。

    甄肃尧和张胜男被人打扰到,不耐烦地转过头。看到眼前之人,两人不禁怔了怔。

    见正面杠上,凌一一也没法退缩,正准备大胆迎战,谁知魏素媛已是冲锋在前。

    “你们两个就是欺负我家一一的上司和老板是吧?刚才在后面看,我觉得你们好登对哦,前面看,那更加是天作之合——狼狈为奸、蛇鼠一窝!”

    张胜男红红的眼此时是血色上涌,甄肃尧抹了粉苍白的脸更是气得开始发绿。

    “大婶,你在瞎说些什么?你女儿才是登堂入室的狼,泄露商业机密被公司开除那是全行都知道!”

    张胜男想着一条路走到黑,大庭广众之下更是信口雌黄,将脏水泼在凌一一身上。

    “什么大婶大妈?我看你年纪就和我差不多,还想着老牛吃嫩草,还真不害臊!”

    一说到年龄,张胜男就是被掐准软肋。

    确实,她比甄肃尧还大三岁,这吃草的牛是稳稳当上了。

    甄肃尧是色迷心窍,和张胜男有了不正当的关系,还一个不留神“喜当爹”。

    原本他想着先哄张胜男来医院把问题解决掉,之后再寻个由头甩了她,谁知如今手术室还没进,倒遇到两头拦路虎。

    如今大敌当前,“嫩草”甄肃尧先当抛却私念,同仇敌忾。

    “我看你是从精神科跑出来的吧?恶人先告状,不好好管教你那当贼的女儿,反倒来指责我们?”

    周围不知什么时候又围起了一圈看戏的人群,看热闹的人越多,且又不是债主,魏素媛的战斗武力指数就更高。

    魏素媛不正面回应甄肃尧,反过来一脸笑容正对着张胜男。

    “这位太太……哦,不是,估计你连这位人模狗样的先生的正式女朋友都算不上吧。作为女人,我真替你感到悲哀,以表同情,我不得不告诉你一个秘密。”

    魏素媛头稍稍一扬,气势全开。

    “你为了这个男人孩子都有了,竟还要悄悄打掉,可你知道他为了追我女儿,甜言蜜语不说,还许诺让她和你平起平坐吗?”

    张胜男闻言大惊失色,脸色像霓虹灯般由红变白又变红,手一松,病历本像她垮掉的精神一样直坠落地上。

    “胜男,你……你别听这个疯婆子乱说!她……只是想离间我们!”

    甄肃尧吞吞吐吐,话都说得不利索,一点也没有平时高高在上的老板模样。

    张胜男并不看他,眼睛像要喷火般直盯着凌一一。

    “她说的是不是真的?是不是!”

    看着暴怒的张胜男,凌一一突然觉得她很悲哀很可怜,但也不忍帮着甄肃尧欺骗她,就轻轻点了点头。

    甄肃尧还想说点什么挽救,张胜男一个反手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大耳光,仿佛世界乒乓球冠军掷地有声的一记绝杀。

    猝不及防的“啪”一声,让周围的人都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

    也不想再理会这对狗男女的狗血闹腾,魏素媛抬头挺胸意气风发地拉着凌一一的手,大踏步穿过了熙攘的人群。

    人们主动给这对大获全胜的母女让出一条康庄大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