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19章 打开天窗
    凌一一像被追债一样逃离了创业园的区域,脚下才放慢了速度。

    除了体力的消耗,毕竟没有穿鞋子的脚实在太疼了。

    经此一事,凌一一深刻体会到——

    把鞋扔在狼身上,虽然解气,但不解疼。

    和脚上钻心的疼相比,凌一一现在更是心疼,那双几千大洋的鞋子还刚买没多久,是用来上班的行头,这回真是亏大发了。

    赤脚大仙也不是这么好当的。

    凌一一越走越难受,看看旁边有家便利店,就进去买了双拖鞋。

    便利店店员先是盯着凌一一没穿鞋的脚,然后上下打量着她笔挺西装套裙配十元居家拖鞋,仿佛她是初次光临地球还没适应的外星人。

    凌一一正愁怒气无处发泄,竟有个不怕死的撞枪口上。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还是不懂时尚?我告诉你,这可是今年最流行的混搭,国外时尚杂志封面搭配!”

    凌一一一本正经地胡乱教训了店员一番之后,就不管店里其他人异样的眼光,抬头挺胸大踏步跨出便利店。

    谁知头抬得太高,没注意脚下的门槛,凌一一一个不留神,飞出了好几米,引得店里的人纷纷探头张望。

    果然是幸运的人千篇一律,倒霉的人一件接着一件花式不同。

    这回不只心疼脚疼,凌一一是摔得身上哪里都疼。

    凌一一环顾自己四周,竟围着一群看热闹的吃瓜群众,所幸他们只顾着眼看手还没记得动。

    趁他们还没有拿出手机拍视频之前,凌一一赶紧艰难爬起,收拾一同从包里摔出来的纸巾、钥匙、零钱等杂物,嘴上勉强讨一点便宜。

    “炫富摔没见过吗?”

    话音未落,凌一一就拖着酸痛的身躯飞奔离去。

    今天一战,凌一一在国内的第一份工作算是彻底泡汤了。

    回家路漫漫,凌一一心乱如麻,思量着该怎么去呵护魏素媛脆弱的心灵。

    最好的方法,莫过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凌一一和往常一样在正常的时间,高高兴兴地到家,然后象征性轻声快速地问魏素媛一句“你吃了吗”,再大声说一句“我吃过了”,就回房洗刷刷被子盖头安睡一宿。

    这夜是风平浪静,但是第二天、第三天……第N天呢?

    不行不行。凌一一摇摇头,否掉了这个方法。

    要不就最直接的方法,坦白一切。

    凌一一一脸严肃地将魏素媛拉到沙发上。

    “母亲大人,我有要事向您报告!”

    “什么事情这么正儿八经的?让我猜猜,是工作出色,受上司表扬?”

    “没……没有。”

    凌一一眼神忙乱。还表扬?不被她摆一道就大吉大利了。

    “那是你工作能力强,被老板予以重用?”

    “也……没有。”

    凌一一眼神迷离。出卖色相算不算重用?

    “那就是正常的升职、加薪?”

    “更……没有。”

    凌一一闭上眼睛,不敢看魏素媛的脸。

    “我工作丢了。”

    良久,耳边却没有魏素媛的半点声响。

    估计是被自己气得不行,凌一一试探着睁开一只眼睛,却见魏素媛竟晕倒在沙发上。

    “妈妈!”

    凌一一像要扫开烦人的苍蝇一样挥舞着手臂。

    这样给魏素媛直来直往的,弄不好还真的弄得她气绝当场。

    看来这法子也不可取。

    那要不来个折中的方法?就说找到更好的工作,新单位允许先休息几天再报到,然后趁此机会……

    “一一,你在这里嘀咕些什么?大老远都看到你在这里神神叨叨的!”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魏素媛将凌一一吓得一个激灵,差点一个趔趄要将神奇拖鞋甩掉,顺带再来一个姿势优美的炫富摔。

    原来凌一一YY的时候,也已不知不觉走到了金江花园。

    “妈……你……你怎么在这儿?”

    魏素媛骄傲地将手中的环保袋举到凌一一面前。

    “今天怎么这么早下班?我看你这么长时间都加班,老在外面吃也不好,就想给你做点好吃的,感动吧?”

    “太、感、动、了!”

    凌一一倒吸一口冷气,瞪大眼睛挤着笑容看着魏素媛手上的物件,突然有种冲动,想回去答应甄肃尧得了。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委身老板,或重于回家吃饭。

    凌一一不着痕迹地夺过魏素媛手中的砒霜与鸩酒。

    “你身体不好,也该我来尽尽孝,今晚我下厨。”

    魏素媛还想夺回主动权,凌一一又怎会给她这个机会,一把挽着她的手臂,两人就甜蜜蜜地往家的方向而去。

    今晚这顿饭,凌一一是做得愁肠百结心事重重。

    魏素媛见她脸色不对,好几次都想给她搭把手,差点给凌一一雪上加霜。

    经过一轮既要防守又要进攻的做饭大战,凌一一终于将所有菜都端上了桌。

    毕竟是自己做的饭菜,心头大食算是放下了,但一直在心里交战的事情,让此刻的凌一一食欲全无。

    和广大对儿女的事情触觉灵敏的母亲一样,其实自傍晚见到凌一一开始,魏素媛就感觉到她的异样。

    魏素媛多次想参与厨房事务,其实也是想待在凌一一身边,看什么时候能撬开她的嘴。

    魏素媛夹了一块鸡放在了女儿碗里。

    “一一,如果你有心事的话,你大可以告诉我,妈妈永远是你的树洞。”

    听此话语,在魏素媛真诚的眼神面前,凌一一自知也瞒不过去,索性也不再躲藏自己的忐忑难过。

    “妈,我要重新找工作了。”

    “啊?”

    惊愕过后,魏素媛赶紧收拾好自己的表情,以免破坏了凌一一说下去的情绪。

    “这是为什么呢?”

    憋了一天无处宣泄的凌一一,哗啦哗啦地就将事情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魏素媛。

    魏素媛见爱女被人如此陷害羞辱,不由怒火中烧,一下血冲上脑,一阵晕眩。

    凌一一生怕魏素媛有什么不测,赶紧扶着她到沙发上躺了下来。

    “妈,你现在感觉如何?你消消气,为那样的人渣气坏身子,不值得!”

    魏素媛喘过气来,挨着椅背稍稍坐了起来。

    “一一,如果妈妈在现场,我一定帮你将那个人渣——不,两个人渣打得像茶渣!”

    原本越说越气愤的凌一一,看着魏素媛认真的可爱样子,忍不住噗嗤一笑。

    “行行行,这位跆拳道黑带选手,请控制好你的真气!”

    魏素媛鼓鼓的脸也被逗得一笑泄气。

    好好的一个诉苦大会就这样成了爆笑剧场。

    魏素媛调整了一下情绪,将凌一一的手裹在自己手心,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的宝贝女儿呀,你没必要为了家里或为了我而委屈了你自己。人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不开心的就随它过去吧!我女儿金贵得很,这样对你,是他们的损失!”

    凌一一眼泛泪光,重重地点了点头。

    魏素媛像想起什么,突然眼里满是感慨哀伤。

    “说起来,原来你爸都走了这么多年了,我的亲人就剩你了,有你在,妈很开心!”

    “妈妈,对不起,这么多年我都没有陪在你身边……”

    回国这么久,其实凌一一一直都想找机会郑重给魏素媛道个歉,这下下意识就从嘴里蹦了出来。

    “别这样说!”

    魏素媛抓住凌一一的手用力摇了摇。

    “妈也有不对,这些年老是逼你结婚结婚结婚,换着是我,也会觉得烦。”

    凌一一又忍不住咧开了嘴,魏素媛没有理会,自顾自继续说着心里话。

    “不过话说回来,这次估计你会在家很长一段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能陪你走多远,如果能有个真心爱你疼你的人陪着你,那我走也走得安心。”

    “妈,你说什么呢!”

    凌一一心抽搐了一下,猛地将头搭在魏素媛的肩上。

    “你会长命百岁的!”

    魏素媛将头轻轻搭在凌一一的额边,心中默默祈祷——

    我也希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然后看着你结婚生子,幸福快乐走下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