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海潮归来汐假面 > 第10章 为母则刚
    为了魏素媛免受刺激,这个千金散尽的过程凌一一也没让她来参与。

    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魏素媛一下子迎上前来问起事情办得怎么样。

    凌一一将过程大概说了一下,只是将5%欠条的事隐瞒了起来,也当作安她的心。

    魏素媛见事情解决得七七八八,高高兴兴地去给凌一一做饭。

    凌一一真的累得不行,也就由着心情舒畅的魏素媛到厨房忙碌去,自己则倒在沙发上,一下子就睡着了。

    现代量子力学有猜测,梦就是平行时空的入口。

    在另一个世界的凌一一,身姿轻盈,正在伴着星光自由飞翔。

    眼前景象梦幻而又真实得不容人半丝猜疑,只是凌一一被仍在地球的躯体牵绊,脑子里不由自动播放人生三大哲学问题:

    我是谁?

    ——胡杨新娘。

    我从哪里来?

    ——我从草原来。

    我往哪里去?

    ——月亮之上。

    凌一一虽沉醉在自由的空气中,但仍不由讶异于怎么会有这么奇形怪状又顺理成章的答案?但漂浮半空不着地的感觉实在太爽,她很快就将疑虑抛诸脑后。

    无重力的快感终究抵挡不住嗅觉的刺激,凌一一一个激灵睁大眼睛坐了起来。

    耳朵里清晰传来魏素媛五音不全的调调,哼的正是几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神曲。

    “我在仰望——”

    然后鼻腔里充斥着一股怪味,给凌一一的大脑发射强烈的信号。

    凌一一慌忙把脚从沙发放下来,拖鞋都没穿就往厨房里跑。

    多年没回来,家里除了张妈基本什么都没变,一如魏素媛远跟不上外表的歌喉。

    凌一一却忽略了不变的原来还有魏素媛的“精湛厨艺”。

    当年如果没有张妈,估计凌一一早就不是饿死就是被难吃刺激而死。

    凌一一不由关心起一个重要问题,张妈离开的两年,魏素媛究竟是怎么活过来的。

    “妈,放下放下,让我来。”

    虽然在国外,凌一一自己一个人也是随便对付,但自问还是能正常填饱肚子的。

    魏素媛一抹脸上的油烟妆,就要展现母亲的威严。

    “哪儿凉快待哪儿去,很快就可以吃了啊,不要着急!”

    凌一一看着锅里黑不咙咚的肉状物质,还有在一旁排着队瑟瑟发抖的不明瓜丁,她也不由跟着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

    “我突然很想吃路口那家酸菜鱼,妈妈,赶紧洗把脸,我们去尝尝。”

    不想明着伤魏素媛的心,凌一一还算委婉地找了个借口,但魏素媛并不领这个情。

    “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你老妈我可是在这里辛苦两个小时了,我知道你心疼我,也知道你被我的美味佳肴引得饥肠辘辘,要不先到外面吃块哈密瓜,都切好了放在桌上!”

    凌一一真不知道魏素媛究竟从哪里来的自信,也不知道她的味觉嗅觉是不是天生就异于常人。

    一计不成,凌一一再起一计。

    “妈、妈,我突然肚子好痛,你快、快送我去医院吧。”

    凌一一捂着肚子,扶着灶台煞有其事地装模作样起来。

    “我猜你是饿坏了肚子了,乖啊,吃饱就没事了。就算要去医院也要填饱肚子有力气啊!”

    魏素媛不禁更加快了手上对锅里东西的胡搅蛮缠。

    凌一一见又被魏素媛挡了回来,还加快了自己英年早逝的进程,她绝望地转过身,不忍目睹自己消逝的过程。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凌一一突然看到救星——身后一瓶打开了的番茄酱!

    凌一一瞄了瞄背后的魏素媛,见她仍在专心致志地制造着“毒药”,注意力没在自己身上。

    凌一一连忙用手指蘸了些番茄酱,有技巧地涂抹在嘴角,然后大声咳嗽了几下,才回过身来。

    “妈妈,你看!”

    魏素媛总算被凌一一刚吐出的“鲜血”吓得扔下锅铲子,向凌一一奔来。

    凌一一怕被看出端倪,连忙从旁抽出一张纸巾,一擦嘴角并搓了一下纸巾,才微微打开一点。

    魏素媛惊慌失措,哪里顾得上分辨这血的真伪,连连拉着凌一一就要往医院赶。

    凌一一边走边回头,不忘提醒着魏素媛关好厨房里的炉火、抽油烟机、其他电源等。她可不想没招来救护车,反倒招来消防车。

    很快,魏素媛和凌一一就到了医院诊疗大厅。

    魏素媛着急地抓住一个路过的护士,就大喊起来:

    “姑娘,麻烦你给我女儿看看,她刚吐血了!”

    护士看了看脸色红润有光泽的凌一一,没好气地回道:

    “麻烦到那边挂号处挂个号,然后到急诊排队。”

    “请你先给她看看,人命关天呀!”

    魏素媛拉着护士不肯撒手,护士倒不耐烦起来。

    “我又不是医生,没法给她看,请你先去办手续,待会就会有医生给她看的了。”

    说完,护士就扬长而去。

    魏素媛看着护士的背影直跺脚,要不是凌一一把她拉住,估计还要一顿暴磨。

    凌一一明知自己只是装装样子,差不多就得了,就劝起魏素媛来。

    “妈妈,我现在好多了,要不就不看了,我们去吃饭好吗?”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这都急死我了,没看好哪里都别想去。走,我们办手续去!”

    只有在女儿凌一一面前,魏素媛才永远是那个精气神旺盛的样子,也许这就叫做“为母则刚”吧。

    好不容易把前面的流程走完,魏素媛陪着凌一一坐在急诊室的等候区。

    虽说叫急诊,但是等候区里人潮涌动,估计没等两三个小时也叫不到凌一一。

    魏素媛不觉又在等候区的护士站跳了起来。

    “姑娘,我女儿刚刚吐血了,但按这个排队法,估计她全身的血吐光还没轮到她,这可怎么办呀?”

    “阿姨,还请您稍安勿躁,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呀,如果后面有病人来,要排到您女儿面前,您乐意吗?”

    护士姐姐见多识广,有理有据地让魏素媛哑口无言,只得悻悻坐回凌一一身边,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凌一一本只想借故将魏素媛拉出来,谁知魏素媛这般较真非要自己看上医生,万一待会被戳穿,自己可就尴尬了。

    一场误会事小,被人指责浪费医疗资源那可是丢人丢大发了。

    凌一一的脑瓜子不由快速转动了起来,好让自己摆脱这般困境。

    正在凌一一一筹莫展之际,有病人从诊疗室里出来,视力特好的凌一一一眼瞥见里面的医生,不觉喜从中来,心里大叫“天助我也”,直想上前扑向医生亲一口。

    凌一一整理好表情动作,等下一个病人出来的时候,突然指着医生对魏素媛急急地唤了一声:“妈,你看!”

    然后不管魏素媛看没看清,凌一一就赶在被叫到号的病人之前拉着她冲进诊疗室里。

    “怎么又是你?”

    凌一一和医生同时喊了一声。

    魏素媛终于看到坐诊医生的样子,正是自己的主治医生。

    “你究竟什么科的?”

    凌一一怒气冲冲地“质问”,主治医生“呵呵”一笑。

    “我全科的,今天有空就来帮忙顶个班。”

    凌一一又是装腔作势地“你你你”,魏素媛怕她再次气得吐血,赶紧将她拖出诊疗室。

    凌一一趁魏素媛不留意,偷偷回眸给主治医生飞了个吻。

    主治医生不觉怀疑起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是不是精神有问题,不禁默默念叨:

    “神经病也可以找我看呀,我可是全科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