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从拍情景喜剧开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我穷有穷志气……一口价,20万两银子(中秋国庆加更)

从拍情景喜剧开始 第三百一十三章 我穷有穷志气……一口价,20万两银子(中秋国庆加更)

    《夏洛特烦恼》杀青之后,左乐停下大部分工作,除了时不时盯一下电影的后期制作,剩下的时间都泡在家里陪媳妇。

    他自以为他是模范丈夫,殊不知没几天,田颜就嫌他烦,觉得左乐天天跟着跟屁虫似的,扰她清静。

    媳妇嫌他凑的勤,左乐就想在家里帮点其他忙,结果也插不上手。

    普通杂活有保姆,保胎工作有重金聘请的专业医师和医护人员,其他方面也有丈母娘和老妈盯着,他有时想帮田颜按按摩,都被吐槽没有家里请的按摩师手法好。

    左乐在家守了几天,除了偶尔抢司机的活,带田颜出去转悠一圈。

    剩下的最大作用,就是给田颜当人形枕头兼37℃恒温暖宝宝,而且在某老板娘觉得硌得慌的时候就会给立刻遗弃。

    用一句话概括,这几天左乐的待遇,离人嫌狗厌,只差家里没养一条狗………

    不过左乐对此也能“忍辱负重”,谁让田颜肚子里揣了个他惹不起的人质呢。

    天大地大,孩子最大。

    想重振雄风,等孩子生下来,他有的是姿势办这个嚣张的“绑匪”。

    左乐在家一连陪了田颜将近一个月,除了隔几天去剪辑室看一下《夏洛特烦恼》后期进度,余下时间全守在家里。

    直到12月20号,左乐才重新走出家门,准备参加24号的金凤奖颁奖典礼。

    而中间空下来的这两天,他去了一趟长庆影视基地,探班《大宅门》剧组。

    ………

    之前说过,严肃正剧在电视剧题材中的份量,山河想坐稳电视剧领域霸主之位,稳定出品高质量正剧必不可少。

    这相当于“面子”,哪怕赔本赚吆喝,山河也得把它撑起来。

    《大宅门》作为80集长篇严肃正剧,算是明年山河电视剧项目的重中之重。

    除了左乐亲自执导的《潜伏》,就属这部剧最受山河内部高层关注,甚至要不是《潜伏》是左乐这个导演拍得,也得排《大宅门》后面。

    《大宅门》开机已经一个多月,拍摄进度却很慢,现在也就将将完成了十分之一的进度。

    诚然这其中有剧组和演员还未磨合成功的缘故,但同时也是孔胜这个导演力求拍摄效果精益求精。

    据《大宅门》跟组的制片人说,孔胜现在跟魔怔了似的,天天除了拍戏,就是嘀咕剧本,其他什么都不关心。

    左乐这次去探班,也是想瞧瞧孔胜怎么回事,要是实在情况不对,哪怕暂停整个项目,也不能把孔胜搭进去。

    虽说行内有句话叫不疯魔不成活,但在左乐看来,拍戏终究只是一种工作,他是俗人,不懂什么艺术的追求,只知道人命大过天。

    再经典的影视作品,把人弄疯了,也是亏本的买卖,左乐良心可过不去………

    不过等他来到《大宅门》剧组之后,认真观察了一下孔胜的状态,发现孔胜也没有制片人说的那么玄乎。

    孔胜整个人神志还是很清晰的,只不过是高度集中注意力在工作上,导致“两耳不闻窗外事”。

    说是魔怔了有些夸张,用废寝忘食,全神贯注更为妥贴。

    左乐也找孔胜聊了聊,让他别这么拼,《大宅门》篇幅长,公司做了充足的准备和预算,他这边可以慢慢拍,左乐和公司也不会催他,一步一步来。

    精神长期紧绷和高强度的工作对身体的危害很大,万一要是他戏没拍完,身体先累垮了,《大宅门》情况更糟。

    老板推心置腹,又大加安抚,对孔胜确实触动不小,当晚他舒舒服服睡了一觉,第二天的精神状态明显变得平和了许多。

    ………

    左乐在《大宅门》剧组呆了两天,除了规劝孔胜,还串了一个角色。

    这个角色戏份不多,就一场,四分多钟,也没有什么镜头转换,直接一镜到底。

    虽然戏不多,但角色很有意思,左乐当初扒剧本时,就想着自己要有时间就演谢玩玩,这回来探班向孔胜问了,知道还没定人,就以权谋私就一回。

    《大宅门》剧组,一个书房景

    左乐一身清朝官服官帽,大大咧咧坐在书桌后面,陈国则顶了个阴阳头猪尾辫,套了身长衫马褂,坐在客座。

    陈国饰演的当然是白景琦白七爷,左乐饰演泉城知府,白景琦要收拢泉城的所有胶厂,期间要收拾对家孙家,所以过来贿赂知府。

    剧情很简单,但台词写的特别精妙,有来有往,句句不落在地上不说,台词背后还有深层隐喻。

    结合剧情,细细咂摸,越咂摸越有味道………

    刚开始,两人先套词,知府探白景琦的底,毕竟白景琦后面站着亲戚陆巡抚,等白景琦直言陆巡抚不知情,他想走知府的路子,知府心里有了数,就开价要银子。

    知府:“上个月陆大人刚给我派了一万多两的军饷。”

    白:“我给您垫办。”

    知府:“上回总督来巡查,我外面还拉了三万两的饥荒。”

    白:“这债我替您还了。”

    知府:“我家老太太就爱吃你们家一口泷胶,你也知道,你们家那个胶太贵了,唉,我这没尽好孝道啊。”

    白:“您放心,打今儿起,老太太的胶我包圆了,让老太太吃他个长命百岁。”

    知府:“前两天我夫人非闹着要修祖坟,你说说,这没个万儿八千修什么祖坟呐。”

    白:“祖坟我来修。”

    知府:“我儿子好赌,一夜就输了三万多两银子。”

    白:“大侄子的事就是我的事,我管到底了。”

    知府:“……我们家还有谁来着?”

    白:“您这是问我呢……我哪知道您这家里亲戚。”

    知府:“哈哈哈,这越说越不像话,说得好像我好像多贪似的,我穷有穷志气,这为官啊,得清廉,不然老百姓背后戳你的脊梁骨……

    这么得了,一口价,20万两银子,这事我给你办了!”

    白:“您别急啊,这官司打多长时间都行,最好拖个一年半载,孙家那不得好好孝敬孝敬您。”

    啧啧,这段戏通篇下来,就一个字——

    过瘾!

    开头盘道,中间过招,知府开价,但不应事,白景琦嘴上答应的痛快,但给的钱手上都能留下证据。

    最后知府被逼急了,最后开口愿意承事,然后赤裸裸要价20万,而白景琦又拽着他吃被告。

    中间没有一句废话,信息量还极大,节奏也自然顺畅无比,左乐、陈国两人演的舒服,旁人看的也痛快。

    不过等左乐自己坐在监视器看了一遍回放后,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自己演技还是差了不少火候!

    作为国内名导,左乐演技不敢说是一流,但眼力绝对顶尖的。

    之前演戏时还不觉得,但看了回放,他能明显感觉到刚才搭戏时,陈国有意让了他两分。

    原版这段戏的中心全在知府这,现在左乐占了角色之利,才勉强和陈国打了个平手,他多少有些遗憾。

    不过这个片段整体效果还是不错的,至少左乐还挺满意,并隐隐对这种极具风格的台词对话节奏产生了几分意犹未尽的感觉。

    他觉得以后有机会,自己可以多尝试一下这样的风格,非常给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