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超神移植 > 第168章 冒烟术士的想念
    第一百六十八章冒烟术士的想念

    回到营地第一件事就是救治这四十五名重伤,大多都是内脏受创,其中的十人内脏严重受损,这十人也成了首批移植对象。

    “移植双肺组件”营帐中杜凡身穿白大褂,白婉宁费南也同样打扮,二人负责打下手,白婉宁递过手术刀具,费南则取送组件,一盒盒的组件被用完,一个个伤兵恢复心跳。

    如同一个生产线,将原本属于死神的亡者拉回这个世界。

    “呃。。”最后一人内脏损伤极重,而且出现了三次移植失败,在杜凡的坚持下,终于移植成功,眼睛中光彩旋转,他看清了这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人。

    “团。。长”伤兵声音微弱。

    “嗯,好,没事了注意恢复”杜凡附身拍了拍他肩膀,见他嘴唇开合,便侧耳倾听。

    “我,我知道你一定会救我回来的,那魔兵我也就,也就不害怕了,团长,谢谢。。”声音微不可闻,但杜凡还是听得真切,就算再疲惫,当听到他这些话,也烟消云散,就是这样信任自己的青年,无论如何也不能抛弃他们。

    “团长”白婉宁上前扶住身体打晃的杜凡。

    “没事”杜凡挥了挥手,费南将这位佣兵推了出去,十名重伤致死现在都活了过来,接下来白瓶+营养调养一段时日,又是敢打敢拼的佣兵。

    “把重伤带进来,豹叔准备肢体组件”杜凡指挥,费南和白婉宁再次开始忙碌,而因为灵台的移植,杜凡精神力随之增长,刚好可以支撑。

    这一日三人忙忙碌碌,刚刚血月战役熬了一夜,紧接着又是高强度的治疗伤员,杜凡消耗极大,当夜幕降临,全体伤员都已移植完毕,杜凡简单喝了点粥便沉沉睡去,对杜凡而言这比血月战役消耗还大。

    内心的收获也比积分更让他欣喜,全部四十五名伤员都在生死边缘被拽了回来,杜凡做到了,没有落下一人。

    看着面容安详如同孩子的脸庞,白婉宁身上盖着薄毯轻轻躺下,如果杜凡睁眼就会四目相对,但此时安睡中的杜凡不知道一双含情美目正打量着他。

    “我的英雄,你创造了神话”白婉宁轻轻呢喃,与平日被杜凡看一眼都要羞成烤乳鸽的小姑娘截然不同,现在的她更大胆,更诱人。

    “你太累了,好好歇歇吧”白婉宁伸手拍了拍杜凡,旋即她又凑近几分,也沉沉睡了过去。

    阳光照射在海面上,折射出波光粼粼,杜凡白婉宁站在海牛级船头,这次是老迪奥带着瘦猴及十五名水手驾驭海牛级,原本的船员也都耐心教导,海牛级抵达伊比亚港,他们也将与这艘海牛级告别。

    现在这艘海牛级属于老鹰佣兵团。

    “老迪奥”杜凡轻声唤道。

    “团长”老迪奥拽了拽身上崭新的船长服,脸上一直挂着丝丝笑意。

    “抓紧训练水手,一艘海牛级还是不够安全,我会想办法再买一艘,在这之前,全团重心转为水手的训练”

    “团长,这一艘海牛级至少要几万金盾,只怕。。。”老迪奥虽然想掌管更多的舰船,但他也知道这并非轻取之事。

    “我来想办法,只要你训练足够的水手,咱们就会有更多的海牛级,甚至海象级”杜凡看着海面,声音充满自信,他掌握移植系统,通过培育战马也可赚上一笔,通过学院来将系统的价值变现。

    安全又高效。

    “我想,如果团长大人愿意牺牲色相,特斯克家族也许会再赠送一艘也说不定”白婉宁眼里带着笑意。

    “哎呦?我们的小鸽子也学会嘲笑了?这可得调教调教!”杜凡眉毛一挑,怎么这个乖巧的沛泽恩族少女也学坏了?这可不行,大手去惩罚那圆润之处。

    “呀!”白婉宁羞人处被打,连忙轻盈转身,作为沛泽恩族的天赋,她的骨骼轻盈,在船上跳来跳去,似乎要随风而飞。

    “也许是时候让你重新飞上蓝天了”杜凡一边追逐一边思索,这个快乐惹人怜惜的姑娘,你应该拥有属于你的翅膀。

    海牛级破开海浪,与随海浪上下浮动的海狼级不同,海牛级沉稳而坚固,在饱满的风帆带动下,向伊比亚港驶去。

    于此同时,钢拳之盾的城西特斯克庄园中,一身白色蓬蓬裙的卢娜抱住了夏蓓尔。

    “美丽的特斯克之花,是不是在思春啊?”

    夏蓓尔抱着双肩,一双美目正看着楼下华坪出神。

    “为什么私自离开学院?”夏蓓尔声音依旧冰冷。

    卢娜瘪瘪嘴“姐姐,你就不想我么?现在父亲康复,你身上的担子少了很多,你也不去看我,哼”

    “父亲是康复了,但父亲的思想已经跟不上西海商团的步伐了,现在时局越发动荡,一个不小心,商团就会粉身碎骨,强敌环伺下,南方六岛又是个心腹大患”夏蓓尔情绪不高,提起南方六岛,她双侧太阳穴就隐隐作痛。

    “哼,还不是被关在了牢狱”卢娜不以为意。

    “姐姐,我们学院里还有同学提起历届得六芒星排行榜呢,没想到姐姐竟然是院花之首,我想好啦要角逐今年的六芒星排名,我就叫西海之花好了”卢娜眼睛里充满了期颐。

    夏蓓尔并没有因卢娜的话而陷入过去的回忆,她没有时间沉沦在回忆,当下的难题如同头上的悬刀,一个不小心就要粉身碎骨。

    “混蛋,血月过去了,还不知道回来么?”夏蓓尔一双美目如凝秋水,几近望眼欲穿。

    “阿嚏~”刚下船的杜凡打了个喷嚏,白婉宁掩嘴偷笑。

    “团长大人,看来是有人想你了,是不是美丽的特斯克之花呀”白婉宁声如银铃,杜凡却摆摆手。

    “小丫头,竟然学会调侃本团长,看来我的降龙十八掌你还没领教过够”

    “啊,不要”白婉宁捂着圆润跳下甲板,忽然停下,只见码头上一个背着装着绿色液体罐子的怪人正看向这边。

    “杜团长,呼~”随着呼吸,罐子里的液体咕嘟作响。

    “这个小丫头猜得不错,是我想你了”冒烟术士点点头,很有自知之明。

    “现在该是你兑现合约之时了”

    “咕嘟!”呼吸机发出响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