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深夜医馆 > 第四百六十三章 逃过一劫
    萧声破风,仿佛阎王的索命大手,呆滞离人身前的虚空,一只巨大的巨掌散发着黑色的妖异光芒,这巨大的一爪没有任何的分到境界武者能够接下,只需要瞬间便可取离人的姓名。

    “死”。空灵冰冷的女子声音忽然在这空荡的虚空出现,天空之上,一道七彩的红霞从天而降,那黑色的巨掌被这红霞强行击落,强横的威力拍打在地面,这个那个大地都被打的凹陷。

    红霞击落黑色巨掌后,黑袍人,声音中流出一丝惊恐之意,这附近除了他竟然还有人躲藏,他竟然没有发现,而且能够裆下他的一击,此人恐怕实力非凡。

    本来还以为上面让他这个道格境界的武者来杀一个分道镜的武者是大材小用了,不过现在看来这个任务并不简单。

    在迷惑了瞬间后,离人也从那股迷惑音律中挣脱开来,白瞳强大的破妄能力都耗费了几息的时间,这个来意不善的人修为不若。

    回过神来的离人后背冷汗直流,刚才那短短的时间足够他死千百次了,不过现在自己还站在这里想必杀手并没有成功。

    离人的身前一道宫装女子的身影缓缓而落,一袭的白衣圣洁如仙,周身淡淡的黑气围绕着,虽然看不到脸,但是离人对着身影,并不陌生正是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沐沉霜。

    背对离人的沐沉霜神情很是冰冷,她躲藏在离人的影子里,不过问外界的事情,但是外面发生的事,他都一清二楚,一个道格境界的武者,竟然要刺杀离人,这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所在。

    “谢谢了”。沐沉霜身后,温柔的声音传来,这并没有让沐沉霜冰冷的面庞有丝毫的改变,双瞳紫色光芒闪烁,更加的冰冷,缓慢散发的气势同样也是一个道格境。

    “你是谁,速速推开,不然后果自负”。陈魁黑袍下的毫不掩饰的杀机降临在沐沉霜的身上,虽然对面的同样是一个道格境界的高手,就算不敌他要走,没人能留下他,这就是他敢叫嚣的底气。

    随着陈魁的话音落下,沐沉霜紫色的瞳孔,一种残忍之色出现,左手缓缓托举,这天地谈笑间风云色变。

    本碧蓝的天空霎时间给乌云所笼罩,看不见一点的阳光,还在学院内的人都被这奇异的一幕给吸引,只是学院之大没法找出这令天地变色的波动在哪。

    陈魁望着那瞬间乌云密布的天空,心头有了恐惧之意,能够让天地变色的人物,绝对是极其恐怖人物,天空那乌云中好像有什么要冲破云层出现。

    轰隆的巨响那乌云被一张巨大的脸撞破,这张脸出现在了奉天学院的上空,面容漆黑,狰狞而又恐怖,最重要的,那浑身雄浑的魔气,汇聚成实质,魔脸周围好像有无数的冤魂和恶灵哀嚎。

    听的人心里毛毛的。

    魔脸上的巨大眼睛缓缓转向陈魁,那咧开的嘴似乎是在笑,冰冷的惧意从脚底涌上心头,此刻的陈魁完全没有战斗的欲望,面前的这个宫装女子不可战胜,必须赶快走。

    陈魁转身,蛮横的玄气作用在脚底,冲向虚空,迅雷不加掩耳之势,飞出了十几米的距离,陈魁正暗暗高兴,双脚却忽然发麻,低下的脑袋一看,一只只黑色的手臂,紧紧的抓住了他的双脚。

    正把他从空中,撤回地面,陈魁竟然没法挣脱这股力量,被拉了回来,斗篷下的脸,满是惊骇和恐惧。

    “去死”。陈魁奏响手中长萧,这萧生好似琼光,不断的击打在那数不尽的黑色手臂上,但却丝毫不起作用,此时天空上的巨脸猛然飞向陈魁。

    那张巨嘴好像有无穷的魔力,在陈魁还没来得及尖叫,一口便将他给吞下,那张魔脸竟然还做出了咀嚼的动作,才慢慢的消散在风里,而那个陈魁连一点都痕迹都不曾留下。

    直到天空重新回归晴朗,离人才从那惊愕中回神,这陈魁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道格境界的高手,杀他只需要一招的强悍人物。

    在沐沉霜的手中连还手都力量都没有,她知道沐沉霜的实力强于自己,但也没想过竟然能够强大到这种地步,这一次若不是沐沉霜,他死了也没人知道。

    陈魁消失后,一只托举着手的沐沉霜把手放下来,直视离人,面无表情,平静的看不见任何一点神情变化,离人表情有些尴尬,以前还老是说沐沉霜的坏话,想必沐沉霜也是知道的。

    “谢谢”

    没等离人的话说完,沐沉霜以重新没入了他的影子内,沐沉霜看来并不想和他交流。

    “谢谢”离人在心底再次说着,沐沉霜其实听得到。

    离人看了看一片狼藉的住所之地,幸好这里距离自己小院落并不远,离人转身回去了。

    在学院的高空中,一个老人满脸惊愕,若是没有着突然的变故他还准备出手,没想到这小子身旁竟然有这么厉害的强者守护,也不用他操心了,当年之事,他自己的三个徒弟下场都不尽如人意。

    自从大徒弟失踪后,唯一还在皇城的三弟子也遁入隐世再也没出现过,现在顾流年的徒弟入奉天学院,她这个师尊应该尽到保护徒孙的职责,老人在声声的叹息中消失。

    在学院的刺杀半月之后,远离皇城之地,一个比较落后的城池中,离人随意的走在大街上,这半个月的时间离人暂时的离开了皇城。

    避避风头敢在学院里面刺杀他的人,而且一出手就是道格境界的杀手,这样的手比不是皇城中的大家族都拿不出手,而他的罪过的人也挺多的,首当其冲的就是白家。

    但这一次的刺杀,离人有种直觉也许并不是白家的人,白家还没有那种到奉天学院撒野的地步,若是其他的仇家,那就是谵台了,但它得罪的也只是谵台家的几个弟子而已。

    应该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所以这背后之人离人暂时还没有想到,她之所以来到这个距离皇城十万八千里的地方,除了避避风头还有其他的目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