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深夜医馆 > 第四百六十二章 刺杀
    离人关于那一段的记忆都十分的模糊,虽然关于黑无名的事情大致都想起来了,但是唯有这一段的记忆,缺失了。

    “我能变成这样子,都是拜你所赐,如若不是当年你一意孤行我也不至于落得现在的这幅模样”。说着帝释天虚空而立,在空中转了一个圈,那随时,都快消散的身体若隐若现,离人轻轻伸手碰了一下从中穿了过去。

    “你还是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这具体的经过以后你会明白的,你现在只需要知道,我借助力量给你,而你杀上北荒,独战北荒的各大势力,最终我的元神被打回原形,积攒了数千年的力量都毁于一旦,而你由于九婴给你续命免除一死,沉沦在了禁忌之海中”。

    “北荒吗”。这个从未听说过的新词汇,离人却并没有陌生感,而在他自己的记忆中,是因为上官嫣雪的死令他暴走了,最终杀上了仙界,那个地方其实只是北荒的一个势力而已。

    但从帝释天嘴里得到的信息,当年发生的事情似乎并不简单,而他的记忆难道还会造假吗,这不应该。

    “奇怪,他怎么又在这坐着”。外界,素心去而复返,回到了刚才的地方,远远就看到了盘腿席地而坐的离人,有些诧异,瞧身上的波动,并不是在修炼,但却动也不动,如老僧入定。

    在这看了一会后,素心最终还是离开了。

    一夜的时光弹指而过,次日,百草园内院鸟语花香的小石地上,离人仍然保持着昨天的姿势,花白的头发上点滴的露珠滑落,衣衫上肩全被露水打湿。

    在他身边,素心坐在一旁,小脑袋轻轻靠在离人的肩膀,昨天来这看了一眼之后,早晨路过这里时,见到离人还在这里,甚至懂也没有动过,素心干脆坐了下来,等着他醒来。

    没想到竟然就这样睡着了,此时,在离人的妖海中,两个虚幻的人影还在交谈,一夜的时间,离人问遍了所有她能够问到的,也知道了许多,被帝释天所描述的大千世界给深深的吸引了。

    而且还知道了一个和他身世有关的消息,人在突破分道镜之时都能觉醒武灵,这是上天赐予的天赋。

    但世事总有例外,妖兽便不会觉醒武灵,它们拥有得天独厚的血脉之力大多数从出生就决定了一生的成就高低,虽然妖兽不会觉醒武灵,但同样能够领悟大道。

    在突破分道镜之时,同样能够拥有人类武者所没有的,那就是妖海,这是在身体中凝聚一个储存玄气的地方,血脉越是强大的妖兽,妖海就越是庞大。

    拥有如此庞大的玄气储存量,妖兽的战斗力往往都是比较强横的,而且那肉身的力量能够让妖兽在战斗方面超越许多的种族。

    而根据帝释天所说的,她身体里的这一个血海,就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妖海,这也就意味着他其实是一个妖族,并不是人类,若是没有这个血海帝释天还不一定能够苏醒,得知这个消息后的离人脑瓜子一直嗡嗡的。

    这突如其来的信息量把他给吓到了,原来他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类,忽然有一天一个人告诉你其实你是一个妖怪,这任谁都会难以接受,但离人却不得不承认。

    他身上的种种特征都和人类格格不入,尾巴,和身体那种强悍的自愈能力,这就不可能是人类所能拥有的。

    “聊了一天,我要沉睡了,日后你若是找到了能够增强神魂的东西,就将我唤醒吧”。离人的妖海中,帝释天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一夜过后他的身体比昨天更加的透明。

    “嗯”。在离人回答过后,帝释天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血海中,离人的神识也跟着退出这妖海中。

    一天的神识交流,回到本体的离人第一个反应就是脑袋止不住的疼痛,然后肩膀上传来一股淡淡的香气,一张小脸就靠在她的肩头,那安静睡觉的模样倒是格外的可爱。

    离人即使是醒了也没敢有太大的动静生怕惊动了素心,闲来无事,细细的打量着熟睡安静的女子。

    从侧面看近距离的看,才能发现素心的五官到底有多漂亮,一双柳眉好像叶子一样琼鼻高挺,两腮红红的好像一个诱人的苹果。

    “嗯”熟睡的素心忽然睁开了双眼,两双眼睛同时对视一处,素心的脸颊肉眼可见的速度,羞红了起来。

    “我先去师尊那了,再见”。似乎是受惊了,紧凑的脚步走远。

    一日之后,离人从百草园出来了,与顾流年详谈了一整晚,北斗国十年一次的密藏要开启了,顾流年要他在密藏中找到一个东西,带回来,就这么一件事。

    不过在交代这一件事的时候,顾流年那严肃的表情离人是从来都没见过,想必这要他找的东西应该十分重要,不然也不会让他去这一趟。

    听说只有那些顶尖的人物才能够进入那密藏中,想要取得这件东西看来又是一个艰难的任务,离人答应下来了。

    原因无他,只是因为是顾流年拜托的,她想帮这个忙而已。

    奉天学院的大门前,进出的弟子都匆匆忙忙的,都好似繁忙的模样,在学院中离人也找不到诸葛空明和段杀心,这两人不知道又跑哪去了。

    而在弟子的住所不远处,离人正走在学院中,忽然一股空灵的洞箫之音,精确的没入他的神识中,离人曲调婉转高昂,倒是一个不错的曲子,吹走着也十分的厉害。

    慕然,一缕萧杀之意袭来,本来悠扬的曲子节奏忽然变得紧凑,仿佛战场上的擂曲,而这股声音瞬间就掌控了他的心神,那种声音令他的神魂迷失在了这种可怕的音律下,离人双眼陡然失神。

    没了半分的神采完全陷入了这曲子的步步杀机中。

    一道黑色的斗篷身影出现在了这无人之所,手里握着一直黑色的长萧,那音律真是从那萧中发出。

    “小子,能死在我的手下也算是你的福分了,安息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