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章献明肃皇太后 > 第164章 救助(5)
    刘敏关了手机,走出狱吏公堂;见梁十八还在马场牢房周围的空地上抛洒生石灰,陈怡侑、涂幼玫、赖贞岳三人和红云、绿杏、蓝梅、白雪一起寻找武定缺失的脑壳和刘敏的那根胳膊。

    红云见刘敏从牢狱公堂那间屋子里走出来,兴奋不已地跑上前来说:“将军妹妹,我们四姐妹在三个哥哥的陪同下已经把刘敏将军的胳膊给找回来啦!呶,”红云说着,把手给刘敏躺倒的地方指指道:“在那里,将军妹妹您看!”

    刘敏听红云如此讲,慌忙走上去看了几眼;果然见刘敏被砍断的一根胳膊已经搁在身子跟前,便就对红云说了声:“红云姐姐你把陈怡侑、涂幼玫、赖贞岳、绿杏、蓝梅、白雪几人喊上,将刘敏、武定、王翔三人抬到消了毒的屋子里面去!”

    红云见刘敏给她这么说,心中自然高兴;尽管这是微不足道的事但承担的是领导职责。

    刘敏这边给红云说完,又向陈怡侑那边喊喊道:“你们几个听着,从现在开始红云姑娘就是你们的头儿;听她指挥把要救治的六个人给消过毒的屋子里面抬!”

    陈怡侑听刘敏如此讲,笑声呵呵道:“刘敏妹妹是将军,红云姑娘早就说了;现在红云来做我们头儿大家举双手拥护!涂幼玫你说是不是?”

    涂幼玫在屋子里消完毒本来要帮助梁鼎老人抛洒石灰粉,但被陈怡侑喊过去跟四个姑娘一起寻找武定缺失的半个脑壳。

    小伙子跟姑娘们一起干活那个不高兴?涂幼玫便兴冲冲地跑过去了,梁鼎老人见年轻人凑一起也不好讲什么,便就默默认同了。

    这时候陈怡侑询问涂幼玫,涂幼玫当然要响应一声,道:“是啊是啊!我们坚决拥护红云姑娘做头儿!”

    涂幼玫的话音一落,便见赖贞岳接上去道:“小人也拥护红云姑娘做头儿,在她的领导下弄不好还能讨一房老婆哩!”

    赖贞岳的话引起大家一阵嬉笑,刘敏也笑了几声补充道:“你们把武定、刘敏、王翔三人抬进屋里后不要忘了郭雨全、姜孟君、王任卿3人,一并抬进屋子里面去!”

    红云应答一声道:“将军妹妹放心吧,我们几个把武定的脑壳找见后;马上将6个人抬进屋子里面去!”

    刘敏见红云如此讲,也就不再磨叽;快步走到牢房外面那棵大树跟前。

    牢房外面的大树上挂着刘敏从璇玑洞带来的黛绿色长带宽边挂包,黛绿色长带宽边挂包内珍藏着她在璇玑洞百工院搜集来的几例中药方剂;还有其它一些稀世珍宝,当然还有刘敏应急用的钛合金手术刀。

    而黛绿色长带宽边挂包是刘敏在璇玑洞修炼时一针一线绣制出来的;尤其是宽边挂包上的那朵并蒂莲,婀娜娇艳煞是好看。

    刘敏刺绣宽边挂包时,是坐在万景园廊桥上抑或湖心榭上完成的;看见湖水中一朵朵盛开的并蒂莲,勾肩搭背偎依一起卿卿我我的样子;便就情愫激荡,按照并蒂莲的样子刺绣在挂包上。

    挂包上刺绣了一对并蒂莲后,下面便是一汪湖水;湖面上有鸳鸯交头插肩游弋嬉戏情景,上面却是一片湛蓝色的天空;两只小鸟正在比翼双飞。

    哎呀呀!这实在是太形象逼真啦!以至于刘敏后来做了章献明肃皇后还时常将宽边挂包夸在肩膀上,被真宗皇帝看见后笑她痴。

    刘敏莞尔笑道:“这是奴家在璇玑洞里精心绣制,表示的就是奴家和官人的爱情,怎么能说痴……

    刘敏跑到宽边挂包跟前从里面找出一剂药方观看半天,根据赵光辉刚才叙述的新冠状疫情情况;在上面做了一些修改,返回狱吏公堂那间屋子里去。

    赵光辉已经在那边等候得不耐烦,手机响铃不断;惊得红云几个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涌过来观看。

    刘敏将红云几个人推出门去道:“敏子要在狱吏公堂里面作巫术,红云姐姐你们现在外面等一等!”

    刘敏暂时还不想让红云几个知道响铃的那东西叫手机,更不想让她们知道做手术的一杆设备和消毒液是从后世传输过来的;当然也不想让她们知道自己是穿越而来的。

    还在宫宇大殿那边时,张敬、梁鼎就说刘敏是神仙;那她就借坡下驴以神仙的名义谎称做巫术,红云几个人是不会怀疑的。

    刘敏将红云几个人打发走后关了狱吏大堂的门,把两面窗户上窗帘子全都拉上;这才拿出手机重新跟赵光辉连接上。

    网络连上后赵光辉在那边喝喊着:“刘兄你怎么这样磨蹭,刚才我给药房那边打了电话,人家把消毒的和你需要的医疗仪器全都弄过来啦!现在我就给你传输!”

    刘敏讪笑着把赵光辉损了几句道:“你这贼人存心不良,看见刘敏现在的模样想给你弄去做老婆;才这么快的把我需要的物事筹办齐了!”

    刘敏说着禁不住啼笑几声玩笑道:“再烂的女子闲不下,标致的小伙打光棍看来这话不假!”

    刘敏说着,一边接收赵光辉传输上来的药品器械;一边审视手中的这副药方。

    药方上这么讲:这剂药方最大的特点是辟瘟、净秽、普济、辨治、急救,每个环节都很周到;运用时不需严格鉴别,而是方便每个人使用。

    刘敏思索着这段文字,心中默默叽咕:这样的论证得当的预防传染病的中药方剂啊!看来古人早就经历过这种病疫,要不璇玑洞百工院咋会有如此详细的方剂。

    刘敏是医学博士,惯常外科手术用的是西学;而他也没有忽视中医的阴阳平衡调理,既治标又治本的医疗思想。

    问题是中医用运起来比较慢才被一些狂妄之徒所轻侮。

    传统中医治疫与治病思路是不同的,且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略;只是由于近代以后西学东渐,这些概念才开始混乱。

    古人治疫需四管齐下:辟瘟、净秽、普济、辨治。

    辟瘟即预防,净秽即消毒,普济是广泛施药,辨证即重点治疗。

    1、辟瘟,即常人的预防工作,现代医学有口罩等保护手段;传统中医则以佩带香囊等方法实施,芳香辟秽,开窍化浊。使常人最大化地自我保护,防止瘟疫蔓延。

    2、净秽,即感染区域的消毒工作,针对丧葬、病家、医院等易感染区域,以专方制剂喷洒、焚化等手段净化环境。防止污染源引起扩散和疫情的再次反扑。

    3、普济,即对大量的疑似患者施药,也是重中之重。治疫与治病不同点也在于此。

    应将大量疑似病例解决于萌芽,才有精力针对重点病患精细治疗;即重点在治未病,而非等待人群感染而后治已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