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章献明肃皇太后 > 第154章 牧马监(24)
    刘敏听公子建讲出“黄鹘人也不是傻瓜,他们花40两银子买来一匹马转手60两卖给大宋国;大宋国不是急缺马匹吗?花60两银子购买一匹马还觉得十分便宜”这句话,心中便像打翻五味瓶,苦、甜、酸、辣、涩,样样滋味都有。

    刘敏在后世做医学博士时参加过网上“宋朝积贫积弱被周边少数民族碾压”的话题讨论。

    网友们各有各的理论,刘敏观点是“宋朝不是积贫积弱,而是缺马”。

    宋朝缺马的原因之一是利于养马的河套平原和河西走廊全被蛮夷占领,中原地区水土不利于战马生长;王安石才实行变法推行民间养马。

    但变法的基础实在恶劣,司马光那样的顾命大臣忘不了从中捣乱;新法最终以失败而告终。

    王安石变法的失败使不少人回想起秦朝的商鞅变法,商鞅变法成功了;成功的一半应该归功于秦孝公,秦孝公从始到终支持商鞅;不惜以皇兄公子虔的鼻子为代价。

    宋神宗最初支持王安石变法,后来在守旧派的反对下拿捏不定得了软骨病才使变法失败。

    宋神宗之所以得软骨病一个很大的原因,是他的先祖宋太宗赵光义的阴影太重。

    赵光义用不正常的手段篡夺皇位,使他的后代普遍腰杆子挺不起来;看似强硬的宋神宗到最后果然就下了一个软蛋对守旧派妥协了。

    赵光义不光彩的阴影不仅伴随着宋神宗,亡国皇帝宋徽宗、宋钦宗也是在先祖的阴影中苟且偷生,直到女真人踏平汴梁城;赵光义一脉被押往五国城,阴影随着亡国而结舌才算有了一个交代。

    然而宋徽宗的九皇子康王赵构苟延残喘,建立了偏安政权南宋;却是一个看着女真人眼色行事,跟石敬瑭没有多少区别的儿皇帝。

    这就是民族的悲哀!先祖耍阴谋制造的冤孽要后世子孙一件一件偿还。

    康王赵构在位时杀害抗金英雄岳飞,和金国签署了屈辱的“绍兴和议”;最后迫于压力还是把皇位还给太祖一脉的七世孙赵眘事为宋孝宗。

    这就是上苍的安排,人在作天在看在这里有了一个恰如其缝的注脚。

    北宋朝廷缺马是历史事实,而形成这些事实的是北宋就没有统一过华夏全国。

    赵匡胤尽管平息了五代十国之乱,名义上统一了全国,;但边境少数民族的强大频频搞事就说明根本不存在统一。

    辽国比北宋建国时间早,契丹人宣称他们才是华夏的正统王朝;这一点从西方国家至今把中国叫契丹便能看出一丝端倪。

    刘敏不想扯得太远,她就眼下青石川就事论事。

    青石川地处西南边远,但却是一块养马的风水宝地;却一直没有引起做了皇上的赵光义的重视。

    赵光义不重视便将建设好像是从骨子里带出来的病,当年他的兄长宋太祖打算迁都洛阳最后定都长安。

    但赵光义老大鼻子不高兴,发动中原士族极力阻拦赵匡胤的迁都计划;使赵匡胤的千年国策毁于一旦。

    赵光义蹲在汴梁城就不想挪蹲儿,对青石川这块处于吐蕃、大理、羌、苗、彝众多民族包围中的养马基地自然不会投下血本;自生自灭的观念存在于大宋朝的兴亡始终。

    朝廷对青石川养马场只知道索取而不愿意投资,再加上魏白毛这些蛀虫从中作梗;问题就比想象中的多得太太……

    刘敏忧心忡忡地寻思一阵,觉得秦风生出的斩杀魏白毛、马独眼、吴不伦三人的决定完全正确。

    便就走到秦风跟前耳语道:“监正大人,处斩魏白毛三人宜早不宜迟;最好今夜晚就进行!”

    秦风不动声色向刘敏点点头,刘敏便走到公子建跟前道:“公牧尉你还是说说魏白毛是如何跟李继迁进行马匹买卖的事情吧!”

    公子建应诺一声,道:“魏白毛和李继迁达成初步协议,卖给他们1000匹马!”

    刘敏一怔,瞥了公子建一眼道:“达成初步协议什么意思?”

    公子建看了刘敏几眼道:“达成初步协议就是对方先交1000匹马的定金,等1000匹马到手后付完全部资金!”

    顿了一下清清嗓子道:“对方按照一匹马2两银子交了定金,魏白毛一共收了2000两银子全部攥在他手中;小子有意见,才说出给四个姑娘的价钱是魏监副定的;言下之意是让魏白毛给四个姑娘给薪酬,我这话没有问题吧!”

    刘敏听公子建絮絮叨叨说着,沉吟一阵道:“魏白毛跟远方客商商定价钱时公牧尉是不是就在跟前?”

    公子建直言不讳道:“小人士在跟前呀!我们是边吃酒边谈的价钱!”

    “地点是不是在柳巷镇的东南西北酒馆?”刘敏问。

    “是啊!”公子建回答:“实在柳巷镇的东南西北酒家!”

    “这么说白雪姑娘没有说错!”刘敏郑重其事地说着,提高声音道:“远方客商是不是李继迁?李继迁给魏白毛交了定金后上什么地方去哪?”

    公子建听刘敏问得详尽,手按额头寻思一阵道:“远方客商是不是李继迁酒桌上没有提及,可远方客商拿事的那个人年级不大;好像十七八岁的样子,戴一只蓝色璞头;但外边露出几根毛辫子来!”

    “那厮正是李继迁!”折御忠急不可待地插上话:“公牧尉和白雪姑娘讲的李继迁都是一个样啊!”

    折御忠说着样样手臂道:“敏子小妹妹,我们不要在这里磨叽了;赶快追赶李继迁吧!”

    刘敏盯看折御忠一眼没有吭声,顿了好大一阵子才对公子建道:“李继迁从北地平夏城来,他是党项人;要逆反朝廷,被折将军一路追赶过来;在骷髅沟跟丢,没想到他突然在柳巷镇出现和魏白毛做马匹买卖交易;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

    秦风插上话,李继迁从北地平夏城赶来青石川买马;这不是舍近求远,南辕北辙吗?”

    刘敏讪讪而笑,道:“监正大人就不能开动脑子想一想李继迁为什么要在青石川买马?”

    “李继迁要在松潘、茂州地区拉起一只骑兵队伍,才如此肆无忌惮的购买马匹!”张敬直言不讳地说着,看向刘敏道:“神仙小姐姐你说小子讲得对不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