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章献明肃皇太后 > 第125章 三管齐下(2)
    刘敏见折御忠和火爷爷急呛,莞尔一笑定定神道:“所为三管齐下就是做好三件事!”

    此刻刘敏他们站立在桃坪羌寨释比蛾遮塞的屋顶上的。

    释比是羌族中最权威的文化人和知识集成者,等同于汉族的神汉和西方的巫师。

    在羌族社会中,年中祭山、祭庙、还愿祈福,都有定规祭日,时必隆重礼祀。

    而在众多祭祀活动中不但有一套约定俗成的仪程、仪规,且必须请一位德高望重、知识渊博能任祭祀主持,擅长占卜、能驱鬼邪,并且能歌善舞,唱颂经典,还能编演由上述神只、先祖、民族英雄业迹为故事的诗歌、传说与戏剧表演的人出任主祭。这种人就是释比。

    羌族的日常生活中凡人有疾患,以为是鬼魔缠身,要请释比颂经请神,驱疫逐魔,或用巫术(含巫法、巫医、单方草药)给人解除病痛。

    而释比者,以及由他们传出的精神与文化的信息也给予了羌族社会巨大影响。

    可见所谓释比者,乃羌族社会里一种集社会祭司、巫师、占卜求事、民间说唱、歌舞乃至戏剧表演为一体的一种不脱产的民间巫师。

    释比是羌族社会的特殊产物,释比与释比文化亦是羌族社会中颇具特色的民族民俗文化现象。

    桃坪羌寨释比的名字叫蛾遮塞,此刻他不在家;被族人请去驱除病魔了;可释比的家是桃坪羌寨最高的地方,俨然一座防御碉堡。

    站在释比碉堡模样的家中,通过天台上的探空向外看去;能眺见远处郁郁葱葱的林翁草莽和起伏不定的山恋峰障。

    刘敏在碉堡房屋的天台上走来走去,时不时地把目光向外看去;脑子里能浮现出羌寨被敌人围困,释比站在碉堡的天台上通过探空眺望下面活动的敌人;一边向旁边的头人报告情况,尔后两人人商量如何组织全寨子的羌人抵抗和撤退时的情景。

    刘敏跺着步子寻思着释比指挥抗敌的情景,打住步子定了定神看向一旁的几个人道:“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等候释比蛾遮塞回来;向他打问松潘、茂州羌族部落的详细情况!”

    张敬见刘敏如此讲,忙不迭道:“小人刚才又问了一遍,释比大人很快就回来!”

    “这样就好!”刘敏郑重其事道:“我们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组织几个人精干斥候进入骷髅沟侦查!”

    “斥候!啥子叫斥候?”赵季不明事理地问了一声,嘿嘿笑道:“小姐姐的词句真够多的!”

    不等刘敏搭话,便见折御忠讪讪而笑,回答道:“斥候就是负责侦察敌情与反敌方侦察的机动灵活的侦察兵,我们马上要去骷髅沟打探李继迁的消息就是斥候的职责!”

    折御忠说着定定神道:“斥候还要对敌方营地的地形地貌和地理环境进行详尽探查,哪里有可饮用的水源;哪里有可行的道路,哪里可以架设桥梁,哪里可以使部队全身而退;当然还要有过硬的功夫手和功夫脚和敌人短兵相接完全战胜!”

    折御忠的话一说完,便见赵季、王阳、李先、张敬四人异口同声道:“我们是蜀汉无当飞军的后代,从小就在父辈教导下使枪弄棒;完全符合斥候条件!”

    刘敏扬声大笑,乜斜着眼睛盯看着张敬四人道:“小女子还没有把三管齐下的事情讲完整你们急的啥!”

    折御忠按捺不住道:“敏姑娘那你就不要卖关子,赶紧把第三件事情讲出来吧!

    刘敏瞥了折御忠一眼莞尔一笑,道:“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折御忠面面相觑,刘敏释缓一下气氛接着道:“当然我们也不能一味地不战而屈人之兵,要做好打仗的准备;那么第三件事就是向石泉县令禀报事态的严峻性,让官府派兵助我们一臂之力!”

    刘敏说完这句话,看了火爷爷一眼道:“不知卢成玉现在是不是做了梁州知府!”

    火爷爷一怔,接上刘敏的话道:“我们爷俩离开橡树林5年时间,没有和卢大人联系过啊!”

    刘敏正和火爷爷说话,便听张敬喊了一声:“释比大人回来了!”

    话音一落,便见一个身材高大的人从碉堡房屋的楼梯走上来。

    刘敏剧目去看,见他的年龄在七十岁上下,形象颇似后世炎帝故里庙宇中的炎帝神龙氏塑像。

    刘敏瞠目结舌,心中忖道:“释比酷似炎帝,莫来由羌人的先祖真是炎帝!”

    不等刘敏把想要想的事情想完,便见张敬上前一步恭恭敬敬地向释比打躬作揖道:“科比大人,小人是柯木智羌寨的;这几位是小人请来的朋友,特来桃树坪羌寨拜见您老人家!”

    刘敏听张敬如此讲,向前一步向蛾遮塞科比道个万福嫣然一笑道:“科比爷爷,我们有好多事情想请教您老人家啊!”

    蛾遮塞科比见刘敏乖巧,健朗地笑了两声道:“欢迎欢迎!我们上主室叙谈!”

    刘敏几人随蛾遮塞科比下到三楼进到主室,主人让了坐;家妇立即敬上茶水。

    刘敏目光四瞧,发现蛾遮塞科比家的主室跟他在后世见到的羌族同胞家庭建筑十分相似。

    主室面积很大,位于居住空间的中心位置;是一个长宽比不大的矩形方域,周围为卧室等用房。

    主室的中央为火塘和中柱,“墙角神”在火塘对角线的主室角落中;墙角神是羌民供奉的保护平安的家神。

    干栏式石砌房屋的出现是羌族先民有“逐水草而居”的游牧形态转变为农耕文化的一大标志,但是在建筑空间的内部布置中;刘敏仍然能够看到羌民游牧文化的遗存。

    远古时代的帐幕由中心柱支撑,如若中柱坍倒则整个帐幕也将不存;直至现代,羌族的民居建筑中仍然保留着中心柱这一建筑形式。

    火塘是在帐幕时代用于围坐在一起取暖、烹饪的重要工具,发展至今,火塘仍然在羌民的日常生活中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并且,羌民还像游牧时代一样,将烹饪、取暖、祭祀、交流等多种功能集中在主室空间中,这不能不说是羌人“恋祖情结”的重要表现。

    刘敏饶有兴趣地将的蛾遮塞科比主室打量半天,莞尔一笑道:“老爷爷,小女子想打问一下松潘地区党项羌的情况!”

    蛾遮塞科比一怔,静静凝视着刘敏,又看看坐在她身边的火爷爷、折御忠、张敬、王阳、李先、赵季几个人,饶有兴趣地讲述起羌族的前世今生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