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章献明肃皇太后 > 第52章 艺苑坊(7)
    曹操要将蔡文姬赎回中原的请求经董祀转达后,遭遇左贤王的蛮横拒绝;董祀便告诉左贤王:匈奴单于呼厨泉现在还在邺城。

    董祀没有讲出单于呼厨泉被软禁的话语,但左贤王早就心知肚明;知道曹操是要用匈奴单于来换蔡文姬,迫于无奈;左贤王只好答应董祀让蔡文姬归汉。

    蔡文姬流离匈奴十二年后终于回到朝思暮想的中原,抑压在心头的悲伤和痛苦一泄而出;《胡笳十八拍》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写成的。

    刘敏在后世就从历史教科书中读取过蔡文姬的不幸遭遇,见她在东汉后700多年的宋朝开宝八年显身;立即断定这是个仙女之身。

    刘敏诚惶诚恐地凝视着蔡文姬,蔡文姬却在那边说话了:“既然来了还站那么远干么……”蔡文姬锵锵有力的说话声中,琴声、歌声戛然而止。

    刘敏瞠目,心中惶恐不安地默默叽咕:原来蔡才人早知道刘敏来到她身边?真是神了,她的面目一直向北弹琴歌唱;而刘敏和雯儿是站在她的身后的啊!

    哪又如何?蔡才人既然成了神仙,700年后再现,发现身后站立的人还不易如反掌!

    刘敏迅速反应,大步小跑着奔到凉亭之上站在蔡文姬跟前双手按在髀间恭恭敬敬道个一个万福,说:“民女刘敏,冒犯仙姑蔡才人!蔡才人在上请受小女刘敏一拜!”刘敏说着又是深深一揖。

    蔡文姬转过身来盯看着刘敏,见她七八岁的年纪容貌娇丽;小嘴伶俐得仿佛八哥,不禁灿然一笑,道:“璇玑洞主让奴家在天眼岛来给贵人传授歌唱、琴艺,原来贵人就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雯儿一旁接上话道:“仙女姑姑,我家主子是只有七八岁,可她就是日后的贵人呀!”

    蔡文姬没有说话,将那把琵琶拿起来递给刘敏道:“你已经来天眼岛好长时间了,聆听奴家弹奏、演唱《胡笳十八拍》、《琵琶行》半天,一定熟练于耳了吧!”

    刘敏听蔡文姬如此讲,不禁目瞪口呆;心中默默说着:“原来这地儿叫天眼岛!天眼天眼,莫非就是上天的眼睛?”

    刘敏默吟一阵,把眼睛去看蔡文姬;却见她将琵琶递过来道:“刘敏既然来天眼岛半天时间,那么弹奏一曲《胡笳十八拍》奴家听听!”

    这是哪和哪的事啊!刘敏从来就没有接触过琵琶,蔡文姬竟然让她弹奏《胡笳十八拍》;这不是赶着鸭子上架吗?

    刘敏定定神,推辞着道:“不不不……仙女姑姑……小女……哪里……会……弹琴……”

    雯儿一旁接上话:“主子您错啦!我们在艺苑坊时奴婢就说过,您是贵人有仙骨道筋;沐浴憩息就是推演琴技歌唱,只要听进耳朵里面的乐章不禁会唱而且能用器乐演奏出来!”

    刘敏大怔,眼巴巴凝视着雯儿道:“有这档子好事!”

    雯儿莞尔一笑,道:“主子要是不信那就用琵琶试试啊!”

    刘敏狐疑地看着雯儿,又看看蔡文姬;蔡文姬讪讪而笑,道:“雯儿姑娘的话没有说错,刘敏现在已经是熟练的琴师啦!就从《胡笳十八拍》第三拍开始吟唱、弹奏吧!”

    刘敏不相信这是真的,但蔡文姬、雯儿都是如此讲,只好将递过来琵琶拿在手中;坐在凉亭中的长排木椅子上,两只手竟然十分自如地按在琵琶上弹奏起来,嘴里也附和着吟唱出《胡笳十八拍》第三拍来:

    越汉国兮入胡城,亡家失身兮不如无生。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羯羶为味兮枉遏我情。鼙鼓喧兮从夜达明,胡风浩浩兮暗塞营。伤今感昔兮三拍成,衔悲畜恨兮何时平。

    刘敏弹奏、吟唱完《胡笳十八拍》中的第三拍,竟然收不住口接着往下吟唱:

    无日无夜兮不思我乡土,禀气含生兮莫过我最苦。天灾国乱兮人无主,唯我薄命兮没戎虏。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寻思涉历兮多艰阻,四拍成兮益凄楚。

    雁南征兮欲寄边心,雁北归兮为得汉音。雁飞高兮邈难寻,空断肠兮思愔愔。攒眉向月兮抚雅琴,五拍泠泠兮意弥深。

    冰霜凛凛兮身苦寒,饥对肉酪兮不能餐。夜闻陇水兮声呜咽,朝见长城兮路杳漫。追思往日兮行李难,六拍悲来兮欲罢弹。

    日暮风悲兮边声四起,不知愁心兮说向谁是!原野萧条兮烽戍万里,俗贱老弱兮少壮为美。逐有水草兮安家葺垒,牛羊满野兮聚如蜂蚁。草尽水竭兮羊马皆徙,七拍流恨兮恶居于此。

    刘敏一直弹奏、吟唱到《胡笳十八拍》第七拍才停了下来盯看着蔡文姬讪讪而笑,道:“才女姑姑,世上还真有不可思议的事,小女只是站在凉亭跟前聆听了一曲《胡笳十八拍》,没想到瞬息间便就能弹能唱喽!感谢才女姑姑啊!”

    刘敏站起身来给蔡文姬行答师礼,双手抱拳深深一揖,蔡文姬慌忙拦住道:“贵人不必大礼,这是奴家奉璇玑洞主之命应该作的!”

    蔡文姬说着上面的话,有点惊异地盯看着刘敏莞尔一笑,道:“贵人刚才的行礼的动作怎么像江湖上的须眉……”

    话没说完便被刘敏打断,刘敏没想到自己稍不留神就把后世医学博士的男身行为带了出来,哈哈讪笑两声道:“才女姑姑没有说错,小女从小跟人习武,刚才的动作是江湖人的客套礼仪啊!”

    蔡文姬双手合十念了一声佛语,欣欣然道:“看来文姬今日还真遇上知己了啊!”

    蔡文姬说着瞥了刘敏一眼又看看雯儿略一思忖道:“几百年来,不少人怀疑《胡笳十八拍》不是蔡文姬的创作;也有人头来憎恨的一眸,争论不休莫衷一是!”

    刘敏听出蔡文姬的弦外之音,慌忙接上话道:“才女姑姑何出此言?”略一停顿凝视着蔡文姬道:“既然这样,才女姑姑不妨将你创作《胡笳十八拍》的背景和过程讲述给小女和雯儿;我们两人给《胡笳十八拍》正本清源不是更好!”

    蔡文姬见刘敏讲得乖巧,讪讪而笑,道:“这样更好!”

    刘敏和雯儿坐了下来,蔡文姬一板一眼地讲述起《胡笳十八拍》的创作背景和每一拍的出处由来。

    蔡文姬成长的时代是个大动乱的年头,第一拍即点破乱离的背景——胡虏强盛,烽火遍野,民卒流亡。

    汉末天下大乱,宦官、外戚、军阀相继把持朝政,农民起义、军阀混战、外族入侵,“铠甲生机虱,万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就是当时动乱现象的真实写照。

    蔡文姬在兵荒马乱中被胡骑掠掳西去。被掳,是蔡文姬痛苦生涯的开端;也是她痛苦生涯的根源。

    《胡笳十八拍》中的第二拍就是写她被掳途中的情况,又在第十拍中用“一生辛苦兮缘别离,”指明一生的不幸源于被掳。

    蔡文姬被强留在南匈奴的十二年间,生活上和精神上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胡地的大自然是严酷的:“胡风浩浩”、“冰霜凛凛”、“原野萧条”、“流水呜咽”,异方殊俗的生活和她生活的帝都洛阳格格不入。

    毛皮做的衣服,穿在身上心惊肉跳:“毡裘为裳兮骨肉震惊。”

    以肉奶为食,腥膻难闻,无法下咽,“羯膻为味兮枉遏我情。”

    蔡文姬将在匈奴的生存状态真实的描写下来成为历史的绝唱。

    居无定处,逐水草而迁徙,住在临时用草筏、干牛羊粪垒成的窝棚里;兴奋激动时击鼓狂欢又唱又跳,喧声聒耳通宵达旦。

    这样的生活蔡文姬前面的王昭君经历过,但蔡文姬比王昭君幸运多了。

    王昭君至死也没有再踏上中原的土地,龌龊的给呼韩邪单于做妻子;呼韩邪单于死后又给他的儿子做妻子。

    蔡文姬既无法适应胡地恶劣的自然环境,也不能忍受其与汉族迥异的胡习;因而唱出了“殊俗心异兮身难处,嗜欲不同兮谁可与语”的痛苦的心声。

    而令蔡文姬最为不堪的还是在精神层面,蔡文姬经受着双重的屈辱:作为汉人,她成了胡人的俘虏;作为女人,被迫嫁给了胡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