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魁尔斯的双刃 > 第151章 旁桌的交谈
    其余三人齐声问道“又怎么不对劲了?”

    那人缓了下神,悠悠说道“第一,我想问下,现在耗我财耗我物力,已经够糟糕了,就你懂事理,事情看得穿,你倒和我唠唠什么是最坏的情况啊?

    第二,就算我们找到了传说中的遗址,就一定能有什么实际上的物质收入吗?”

    一人抢着接话茬,才吐出个泡泡字,就被开始抱怨这人给打断了。

    “我话先说在前头,你可别和我灌什么毒鸡汤,用什么看到遗址就是精神财富这种鬼话来搪塞我,爷早就不吃那一套了!”

    原本想回话的人,似乎也别这句话杀了个不知所措,因为无言以对,顿时语塞了起来。

    而那个最开始为提出这个神秘计划打圆场的人,就在局面将要僵下来的关键时刻,十分打趣地说道“诶,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先放一边,你要知道这沙漠可是危机四伏的啊!

    可不仅仅是沙漠里面的那些比较危险的,又神出鬼没的生物,还有沙漠强盗的啊!虽然以咱们几个,面对强盗未必就应付不过来,但怎么说,倒霉碰上了,那不还是途增许多麻烦。

    虽然我们这一行暂时一无所获,但至少还是算得上是风平浪静,没出什么大的幺蛾子,这也是好事对吧!”

    说这话的人语调和缓,听起来也比较靠谱,那抱怨的人此时没了话,倒是呼吸明显粗沉起来,显然心里还淤着气,但也算买了个面子,不发泄出来。

    这时那个一直被怼,略显尴尬的商人为了缓解气氛,想到了一妙招,只听得凳子往外一推,传来一阵沙涩声“行了,在这事上,我的确要背个锅,别的大忙可能帮不了,也别说还人人情了,这一顿我请了,至于之后咱们回去要准备伙食,我也给包了,行不?”

    只听的清脆几声响,那人已经付账了,桌面忽地被人拍得老响,原先那位暴躁商人发话了。

    “这一顿饭你请了,至于别的路上报销……那没这个必要,多大点事这是。”

    话音一落,那埋单的商人一阵讪笑,接着四人便纷纷离开了原位,走下楼梯并离开饭馆。

    麦茨听这些话的过程中,吃得比较慢,自己点的大餐还只吃了一半不到,再仔细一琢磨,顿时竟然觉得又些虚饱,索性停止进食,先捋捋他们几个说的话。

    首先,这些商人的动机很明确,那就是来这一片区域,来寻找某样被称为“遗迹”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有待考证,但至少差不多是一个这样的东西。

    麦茨虽然对桑木镇比较熟悉,但也只停留在桑木镇的基础建设,拐角处哪些地方有什么商铺,商铺里卖些什么东西,又需要什么东西,要买些什么东西,哪里饭馆便宜好吃些,诸如此类的了解。

    桑木镇的大体建设,麦茨在长时间的赶集光临之下,倒弄得十分明白,但说到底,这些了解还只是皮毛,并非深入了解。

    毕竟他并不生在这里,这些东西也是零星拼凑起来的,至于桑木镇每段时间人们口中的谈资,传说,以及发生的日常,可以说是毫不知情。

    所以他才会对商人口中的传说,产生兴趣。

    也正是因此,他不仅对于桑木镇不够了解,对于与桑木镇接壤的这一片沙漠,也就只知道个名字,以及百科全书上的粗略介绍。

    连沙漠中有强盗这事,都感觉有些惶然的陌生。

    正好自己也要去囤积水与食物,想着顺路,麦茨便准备借机去打听一下情况。

    吃完饭后的结账,也是非人工的,麦茨随手排出几颗琉币,放到圆形餐盘的中央,底部卡环的光泽显现在接着在餐盘中央打开了一个小口,付账的费用顺势落了进去,餐盘也飞下了楼。

    麦茨便即起身,转到楼下并来到前台。

    店主正拘谨地站在台柜的后方,身后吊垂着遮掩内房空间的垂挂遮布,时不时有光流闪烁并传来哗哗水声,与盆碗叮咚。

    哒哒两响,麦茨将整个手臂环搭在了前台上。

    店主也回过神来,凑上前去,听麦茨问询这片沙漠里的相关情况,包括麦茨适才听到的古迹以及传说。

    店主呆了半晌,接着对麦茨挤了挤眼睛,说道

    “您要真想问,那咱可就真不好说了,毕竟您问的实在是太泛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答复您。”

    麦茨凑近问道“这怎么说?”接着便直勾勾地和那店主对视。

    两人陷入同时陷入了沉默,似乎是都在等对方发话,一层鼎沸的混音充斥而来,似乎是在强化这毫无意义的时刻。

    那店主努了努嘴,讪讪地回道

    “您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也并非不想说,关键是这东西真说不好,虽然咱们这接壤沙漠的,实际上却真的很少亲自下沙漠蹚的。

    咱们没这个体验,说这些也有些没准,但如果要放开说,那沙漠神秘莫测,各种奇闻异事我听得都耳朵起茧了。

    反正,玄乎的事情挺多的,光怪陆离但也不见得又什么真实考究。

    所以,往开了说,反而也不好讲,胡编乱造也能出个遗迹,再杜撰一个宝藏,传说历史什么的,传来传去,也足以以假乱真了。”

    店主没趣地摆摆手,准备地下头继续处理自己的事情,麦茨则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就说您印象深刻,并且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从谈资中淡去的,那种比较典型且鲜活,甚至还可能有些真实性的传闻吧!”

    店主道是耐烦地颔了下首,若有所思地望着一层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客气地说道

    “老实和您说吧,我对于这种传闻说实在的,真是不感冒,也很少去了解,开始才这么搪塞您。

    但在我小时候,倒的确是对于这一件事情十分感兴趣,如果您真要说,还真就有一个传闻,贯穿我整个成长轨迹的。”

    店主把是嗓子压了一压。

    “传闻,沙漠中有一座通天楼阁,就在沙漠某个神秘的位置。

    有幸见证者,看见这座楼阁地基在远远的天际交界处,裹在滚滚的黄沙之中,建筑风格仿佛是上古时期的那种,也就说真要算,绝对是古迹了。

    楼阁远观又细又尖,以微毫的趋势随着高度的增加而变细,看起来就如一根连接天地的针,上侵霄汉。

    要我说,这传说最开始也没引起什么人的关注,笑笑就过去了,毕竟听着够玄幻,却过头了,反而让人觉得有些失真,人们扯了一两天就默认是人胡皮拉扯出来的。

    但事情并没有完,就在一个又一个的新传说充斥着人们的日常生活,就要将这座‘桶天楼阁’给挤占时,它突然间又冒了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