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魁尔斯的双刃 > 第四十三章 元素共鸣
    麦茨稍微休息了一会,感觉恢复些许,便开始新一轮“试探”

    麦茨先前的麻木散去,看到刀片在吸纳火焰后,能有这般威力,便融入其余的元素,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他喘了口气,唤起落在地面上的刀片,嘴中一念,手中紫光闪烁,登时多了一把刀把,直接对接,将两者合为一体。

    他随手舞刀,舞到周身不觉别扭了,动作顺了,便停下来,并使用冻气术。

    顷刻间,他双手发寒,蓝白色的冻气,直呼而出,顺着刀把直向上攀。

    此时刀片的吸收冻气速度,明显比之前吸收火焰时,要缓几分,但冻气输送了好一会儿,刀片,却迟迟没有变化,就和睡着了一般,死得像个乌黑的石头。

    随着时间的流逝,冻气又送进去不少,但刀片,依旧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此时,刀把已冷似冰,冻气的输出,虽算不上猛烈,可却十分平稳,以匀称的速度,往刀片里涌。

    麦茨唯独只感觉,手中沉甸甸的。

    片刻后,麦茨感觉,他的手,更沉了,在输入冻气没多久,他便已有这种感觉,只是因为他双手冰凉,才以为自己是手冷,而感到手沉,臂酸。

    但如今,刀片的增长的质量,已十分明显,明显到自己,可以确定,绝对不是错觉,而是真的变重了。

    麦茨看着眼前的刀片,看起来并没有任何变化,但质量却明显增加,他便心中纳闷,觉得自己的思路,似也被寒冷,给阻塞了。

    他减缓冻气输入速率,同时抖擞精神,凑上前去,仔细地观察,刀片是否有什么改变。

    看过后,麦茨发觉,刀片外形,外观,都没有任何改变。

    但刀身,却比之前更黑了,黑得反光,发亮,亮晶晶的闪烁着金属光泽,并且,那先前刀锋上隐隐的紫光,也在神不知鬼不觉中,消失了。

    又过了半分钟,麦茨感觉,刀片反射的光芒,已经有些晃人眼睛了。

    那刀身虽不剔透,但却晶莹,当他矮下身子来看,蓦地发觉,此时,刀片上已经泛起片片冰凌状的起伏。

    他又是仔细一看,只见刀片上如一片大陆,上面有着连绵起伏的山峦,山峦黑亮黑亮的,看起来和冰凌相近,实则是刀片形态改变下,形成的,万千交错互拥的棱凸。

    他支出两根手指,搭在刀身上,轻轻划过刀片,一股凉意从手指逆攀而上。

    这时的刀片,无论是质感,还是观感,整个就像被冰给涮过一样,又冷,又沉,覆盖在表面,那众多不规则的棱角,在光下熠熠发光。

    麦茨旋过刀柄,半转刀片,将其竖在自己眼前,看着原先,只有一条,规整黑线的中面,厚度增大,不规整的边线向两边延展,收于刀底。

    他又将刀转了几圈,此时刀片的大观,才彻底展现。

    麦茨觉得,整个刀片,如今神似冰块,只是色泽纯黑,环刀时,还散发出,肉眼可见的冻气。

    麦茨双手起刀,发觉刀片甚是沉重,自己上提阻滞,又因本身状态不佳,精力不足,只得加大力度,全身发力。

    此时的刀片,虽然又宽又沉,但刃面却极为锋利,一刀飞出,余势更比先时发力强,挥刀风声飒然,冻气留形,遇到石柱毫无阻碍,只有轻微的一声脆响。

    石柱,便如奶酪一般被削破,没有飞石飞溅,只有一个齐整的缺口。

    这一挥后势难控,麦茨险些因身形不稳,被跟着甩出去,幸好他及时化力,刀身反转,向地下撇,起脚压住刀身,身子跟着往下沉,才借力给刹住了。

    这一下,让原本余力衰微的麦茨,感觉两眼发黑,浑身无力,口喘粗气。

    但他看着,压在脚底的刀片,便啧啧赞叹,他觉得此时刀更沉,但挥砍的力度,也更为集中,并且,原先刀片就已经十分坚硬,在注入冻气后,给人一种钻石般的观感,心下暗想,看着样子,恐怕比先前更为坚硬。

    麦茨收住魔能,把刀片放稳,直接躺在地下。

    原先地面很烫,而在自己使用冻气入刀后,整个房间的温度都下来了几分,地面也跟着凉了,他坐下后觉得温度适宜,直接落背躺在地上。

    闭目养神了一会,又直起身,这回麦茨决定不用别的,就直接用最原始的气元素。

    麦茨唤起体内的魔能,向刀片里送,这回刀片变得十分活跃,转变极为明显。

    麦茨蓬松的气浪,被刀片毫无保留地吸收,气流径直浮在刀片上,显得极为紧实,又如平稳得如无风的海面。

    随着注入量的增多,表面并没有因此,变得汹涌起来,新加的气流,只是稳稳当当地附着在原层面上。

    不多时,刀片的雏形已有些模糊,但附着于刀身的气膜,却依旧稳稳的胶在表层。

    麦茨此时,看不出什么端倪,也想不出什么奇变,只觉得眼前的气膜,应该是流动的,自己应该赋予,这个气膜流动的权利,让挥动后的浪纹,充实表层,他便下意识地开始舞刀。

    此时刀片显得十分轻盈,这绝不是因为先前的刀片很沉,如今放低重量,产生的短期错感,而是本身刀片,较之于平常,就已经变轻了。

    麦茨操刀如风,整个刀片,如布襟一般,猎猎作响,附着于表面的气膜,起初如凝固了般纹丝不动,待得刀速起来了,便立即和刀片脱了节。

    气膜一个劲儿地往刀尖涌,跟着彻底脱节,直接甩出一道刀气,那刀气划破空间,所到之处物象扭曲,向窗外飞去,并在石窗两边划下两道浅痕,接着在窗子外边削断了一排的野草,最后散去,碎草向四周飞舞。

    麦茨看这道刀气的威力,显然比不上先前,但射程却远胜先前,速度也可观,便即确定,不同属性注入下的刀片,具有不同效应,各自有长有短,需要合理利用。

    并且,自己还只单单用气,火,水三种元素,水元素还是冻气态,风,土,木之类应该还会有彼此不同的效应。

    无论是已经使用的,还是未使用的,都有很多东西,可以挖掘。

    麦茨准备搁下刀,好好休息时,他身后传来嘎吱的一声门响。

    门开了,爷爷站在门口,手扶门框,看着麦茨与麦茨手中的刀,神情疑惑又激动,一时间两颊鼓起,默默地注视着,麦茨手上的长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