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魁尔斯的双刃 > 第三十六章 暴走的黑锤
    麦茨在半空中时,爷爷斜眼相视,他这一瞥,如锐利的刀片划过麦茨的脸皮,脸上渗下细密的汗液。

    麦茨站稳,扶紧门框,缓了口气,在抹汗时,又听爷爷说道“你要看紧点,必要的时候,自己要跟上!”

    原本,麦茨被爷爷这么一折腾,已是心神散乱,现在爷爷,又莫名其妙地这么一说,自己更觉脑中混乱。

    但,既然爷爷都这么说了,自己就要先留个心眼,待会看着情况,自己眼尖点,没准自然就知道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了。

    一这么想,麦茨就心安了不少,他先深呼吸了几下,接着便凝神,关注爷爷的一举一动。

    只见爷爷抄起铁锤,走到铺子的中间,他那霜着的脸,如被蒸发了一般,升腾起圈圈的白气,面部如不被肌肉约束般地扭曲起来。

    爷爷站定,带着一声凄厉的怪叫,麦茨知道爷爷要准备开始了,立即一个激灵。

    只见那柄硕大沉重的黑锤,被爷爷瞬间提起,黑锤被这么一挥,看似轻便至极,犹如内是泡沫般,并挟风声,毫无阻滞地被抬至半空,

    与此同时,爷爷那一双枯树皮般的老手,上下一翻,下手掷起电石,上手挥锤,直击而下。

    这一下让麦茨始料未及。

    麦茨知道,是爷爷要锤击电石,但没到,他居然,直接这样,毫无准备的开始了!

    这波操作,真是让麦茨头皮发麻,这下,麦茨隐约开始明白,爷爷在这波操作之前,先放那话的原因了。

    麦茨心头一攥,眼神立即跟紧了爷爷的一双手,在锤身与电石相击的,弹指一挥间,电石居然没有被击飞!

    只听得雷鸣般的一声巨响,直如迅雷陡作,不及掩耳,轰得麦茨双耳嗡嗡直响,接着凉意还不及上攀过天灵盖,就见被击碎的电石,绽放灼人眼睛的金光,无数道金光,如烧红了箭镞的利箭。

    眼睛一见,疼痛未至,涩感先至,先是如水分蒸干般干涩,再是如迅光般,从眼窝窜入心房的钻心之痛。

    这时,麦茨本该泪如雨下,却又因双眼干涩,一时间掐不出一滴泪,更为痛苦。

    他身上所至,便如有万千烙铁,灼贴肌肤,全身如坠熔浆,只剩下隐约的幻肢感。

    就在麦茨已觉灵魂出窍时,他听到一声,更为凄厉的惨叫,那是爷爷的叫声

    铁打的爷,竟然放开了被焊接的喉咙,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

    那是要何其痛苦!

    麦茨蓦地一惊,脑海骤然中闪过,昔日爷爷,轻描淡写的言语。

    原来爷爷用心良苦,自己在边缘已是痛苦难当,爷爷处在中心,那爷爷岂不是?!

    麦茨又惊讶又恼怒,眼睛硬生生地挤出两行泪,双目沁血,虎吼一声“爷爷!”

    他想也没想,直接开出暗眼,在黑白的世界中,看到了瘫软在墙角的爷爷,顿时心下懊恼不已。

    他立即向前,发足急奔,这一下,麦茨气血翻腾,竟奇迹般的觉得,周身的痛苦,登时减轻了不少。

    但当他每再靠近一步,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再次袭来,而且愈加猛烈,

    铁锤,如被钉在了半空,被击碎的电石,在四散更为猛烈的金光,带着电流的流动之声,滋滋作响。

    哪怕是在暗眼中,麦茨也能凭借周身的痛苦,与强化的听觉,作出如此判断。

    更不用说,那一条条长蛇一般的电流,在锤身缠绕,在暗眼中涌动跳跃,并肆无忌惮地吐露着,电型的舌芯子,如深渊中的一派魍魉魑魅。

    情急之中,麦茨释放魔能,形成一层胶状的气膜,想着或许能保护自身。

    果不其然,胶状气膜如一层保护膜,削弱了迸射的金光造成的灼烧感,并缓解了眼睛的酸涩。

    麦茨艰难地前进着。

    就在这时,他发现悬浮在半空的钢锤,忽然绽放出,强烈的光芒,这光芒不是来自四散的电石,而是黑锤本身。

    原先麦茨,在暗眼中并没有窥探到黑锤一丝异常,如今竟好似吸收了电石的能量般,反而激发了,比电石强烈数倍的魔法效应。

    就在麦茨心中发愣时,他已来到了爷爷的身旁。

    在暗眼中,听觉,可以选择性的屏蔽,也可以选择性的强化。

    如今,他一心只想救出爷爷,思绪高度的集中在爷爷上。

    他听到了爷爷的喘息,哪怕十分微弱,他好似还听到了爷爷,身体内,每个细胞歇斯底里的哀嚎。那似有似无的痛吟,也变得极为尖锐,但爷爷的身躯,暗淡无光。

    在这痛苦的序曲下,麦茨听到了爷爷喉咙中,那细微的声响,那声小如尘,但在麦茨高度集中的精神力捕捉下,却变得十分清晰。

    “快,等光亮过了,就失去时机了!快!”

    麦茨能听出,爷爷在忍耐着强烈的痛苦,但却从声音中,感受到了,爷爷的信任。

    麦茨咽了口唾沫,把爷爷托起,几个飞身,来到厨房,放下爷爷。

    自己,便只身一人,重返铺前,此时钻心的热意,已蔓延至房门口。麦茨每前进一步,身上都如有千刀剐过般,全身又痒又痛。

    但在气膜的阻挡下,痛感来的快也消得快,这让麦茨有了向前的底气。

    麦茨拖着腿,蹭到了铁锤旁,如今凑近细看,已是奇痛难耐,但依旧压不过麦茨,见到眼前此景的诧异。

    锤身的木棒已消失,估计是被高温裹挟,化成了灰,但锤身却丝毫未变,唯一改变的是锤身通体的,颜色。

    只见锤身通体金黄,忽闪忽闪的,锤身之间,似乎又几分,一闪即逝的赤色,如一道道血管,在金光闪闪的锤身,暴起又隐没。

    麦茨大惊,他从未见融器后,会是这般景象的材料,更没在爷爷的书籍上见到过。

    这时,麦茨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相关的,不相关的,琐碎的,要紧的,柔在一团,但很快被剧痛撕碎。

    空想的世界里,只剩下爷爷那如冰盘,如炽阳的眼神,极寒极热交融下,是最温暖人心的,信任的眼神。

    麦茨的思路明晰了起来,爷爷在最初就给自己提了醒,他再三强调,要自己随机应变,要自己不要犹豫,又说不要错过了光亮。

    看来,爷爷说的这一切,都是在为,如今发生这样的情况,做准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