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魁尔斯的双刃 > 第六章 聚与散&收与放
    数十秒的等待,让麦茨眼眼发黑,脑发晕,头发昏,手发胀,他咬着牙,保持着注意力高度的集中,终于盼来了,他等待已久的水瓶。

    他激动得双手颤抖,双唇翕动,激动地旋开了瓶盖,瓶口向下望,犹如两口漆黑的小井,麦茨呆了一下,手却晃动得洒出了水花,溅到自己手上,这才回过神来,当即提瓶反倾,连续猛灌,粗大的水柱,在他的嘴巴两旁,分出两道小流,随着汗液流入衣缝中。

    水倒光了,麦茨抖了个机灵,一把手擦掉嘴巴两旁的水渍,连喘粗气,他带着粗重的喘息,看着锃亮的水瓶,心中,登时升起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来。

    自己的魔能,没有像早上那样失控,哪怕实用效果不甚理想,哪怕目前效率堪忧,这都是一个好兆头。

    一步登天,本就不可能,有小的进步,便是麦茨的动力源泉。

    开心了半晌,麦茨回想了一下,书中关于魔能协调的描述。

    魔能和自身的协调,可以从两个方面,得以提升。

    潜移默化之中,和反复练习之中。

    躯体和自身魔能的默契程度,是会在潜移默化之中,得以提高,这需要时间的沉淀。同时,也离不开,长时间自我练习的积累。

    这些,无疑都是一个质与量的积累。

    今天是个好开端,那么继续进行自主练习,便是很有必要的。

    想到这里,书中所记录的相关内容,争相在麦茨脑海中浮现,麦茨开始整理信息,并将其中诸多方法,进行自我总结,原理剖析,摸索其中的本质。

    麦茨闭目思索了半晌,昨日的内容已产生彼此的联系,他心中,也逐渐有了思路。

    要强化练习,修炼者魔能的协调性,需要一个不断反复的过程。

    首先,重复在体内,进行魔能的,聚与散。

    所谓聚,就是聚集魔能,是个体,将体内的魔能,从体内调动而出的过程。

    而散,则是将,已调动而出的魔能,从自己体内散化掉的过程。

    聚集,说白了,便是,想多少,就来多少,想多快,来得就要多快。

    而所谓的散,则是,原本调动出来了多少,都能在,想化掉时遣散。

    麦茨又去接了一瓶水,随手放在木桌上,一欠身子蹦到了床上,盘腿一坐,凝神屏气,将全身的魔能,从体内调动而出。

    和麦茨初步料想的一样,他体内的魔能,虽然已可受自己驱动,但依旧运转窒滞,调动起来次次慢拍。

    十分艰难地运作几次后,麦茨意识到,自己魔能储备的上限很低,以至能够调动而出的很少。

    有几次,他心中汹涌澎湃,但运出来的魔,却和嘘嘘一般,这让他哭笑不得。

    而散,也没麦茨,想的那么简单。

    有时候,他脑海中一想要散化魔能,魔能却淤积在一坨,半天不散。

    有时候,却又过度反应,自己心念一动,全身顿时跟热锅翻滚似的,体内的魔能如无头苍蝇般,东流西窜,弄的自己是汗液涔涔,一下崩散开的魔能,就如泼出去的水一般,自己想重聚都没得用,遇到这种情况,自己只能咬牙死撑。

    但好在老话说得准,功夫不负有心人,麦茨来回练习了数二十几遍,经历一个小时生死轮回,这种十分别扭的感觉,终于有了消减的迹象。

    麦茨心下一喜,知道终于熬到头了,连忙乘胜受苦,又挨了七八次,这种不适的感觉,终于降到了,自己可以轻松承受的程度。

    这时麦茨自我感觉良好,立即决定,开启下一个阶段的练习。

    而第二个阶段,是以第一阶段,聚与散为基础,延伸而出的,收与放。放与收,是聚与散的升级。

    放,便是将魔能放出,而收,则是收束体内放出的魔能,关闭释放的出口。

    放,是在“聚”基础上,实现释放,而收,只是收住放出的势头,体内的魔能,依旧保持的是“聚”的状态,并非直接化无。

    麦茨抬起右手,准备开始重复练习“放”与“收”

    他首先调动魔能,再将魔能,往自己的右臂上挤,魔能灌入右臂,如给右臂灌铅,一时间让麦茨感觉又酸又胀,几欲沉下,但麦茨想着先前,也是经历了这么一个,苦尽甘来的过程,便又咬了咬牙。

    等到麦茨右臂接近饱和时,他便将能量,缓慢地从右手中放出。

    麦茨右手呼出一绺白雾,但放出得极不均匀,如通气不畅的烟囱般,稀稀拉拉的白雾从手心放出,手臂则如握住重型铁饼般,撑不起来直发软。

    休息片刻后,麦茨又重复了数次,相同的操作,前几次,只感到运气窒滞,之后数次,便感到缓和不少,并且全身的游散的能量,变得更有秩序的运转起来,连绵不断的输入,集中聚集魔能的右臂当中。

    再来得几次,麦茨便感到畅通无阻,但麦茨这回自我感觉并不良好,他唯恐只是适应了单一的节奏,并非真的大有进步,当下便准备,更改传气策略。

    为了增加难度,麦茨将运气的节奏自行打乱,从单纯的食指,到五根指头中的任意一根,再到任意两根,三根,四根,紧跟着在任意数量,任意组合中随机搭配。

    任意搭配,也存在难度系数的不同。

    若是小开小阖,便是单指交替双指,三指交替双指一类,这样的操作,较为简单,麦茨也觉得颇为适应。

    但若是大开大阖,时而揸开五指,能量轰泄而出,立即收势转为一指,能量紧锁,只留一个微小的出口,便难度陡增。

    麦茨经常会感到,一掌呼出后,换为单指,或者双指,便一下刹不住车,手指隐隐发麻,单指,双指,换单手时,能量淤集在手腕,一下子放不出,手腕隐隐作痛。

    兜兜转转的练了一个下午,麦茨已感到大有长进,准备今天就到此为止。

    可就当他将修炼的事情,抛之脑后那一瞬间。饥饿,口渴,瞬间溢满了大脑。

    麦茨口干舌燥,只想喝水,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自己的水瓶。

    不料,数秒后,麦茨那放在桌上的水瓶,已神不知鬼不觉地,飞到了麦茨身前。

    麦茨看到自己的水瓶,险些惊掉了下巴。

    “看来,自己进步还是蛮可观的嘛……”

    麦茨心里美滋滋的,迫不及待地去扭转瓶盖,就在他手触瓶盖时,他灵光一现,脑海中闪,出了一个绝佳的,修炼方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