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文娱从综艺开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方茴朋友
    “我要这机车有何用?”把车停到小区,方景摇了摇头。

    打心里他就很鄙视那些脚踏几条船,吃着碗里,望着锅里的人,本来社会上男女比例就大,他们这么一扰乱市场,多少光棍后半生以手为伴。

    自私,可耻!强烈谴责!

    大晚上小区还是灯火通明,不过人不是很多,偶尔遇到几个老太太和老爷爷牵着手出来压马路散步。

    怕被人看见,方景低头走了条小路,没一会就到方茴住的房子。

    刚准备拿出钥匙开门,这才记起出门好像没带。

    房子钥匙他哪里有一把备份的,为的是怕方茴出门忘记带钥匙或者弄丢。

    “叮咚,叮咚!”

    “秋月,看看谁来了?帮忙开下门。”听到门铃声,厨房里洗水果的方茴说道。

    “哦!”

    披着湿润长发,林秋月从沙发上下来去开门。

    怕遇到坏人,她还偷偷从猫眼看了一眼,对方是个年轻人,有点眼熟。

    “咔嚓!”

    门开了!

    “你好,我是方茴她哥!”见着林秋月,方景笑道。“你就是她同学吧?”

    “唉,你不是那个……”

    方景嘴角上扬,微微点头。

    “那个谁来着?”想了半天,林秋月还是说不出名字。

    “方景,很多人都说我和他长得很像。”

    没理会这姑娘,方景不换鞋就走进屋,地板上一步就是一个脚印,气得林秋月牙痒痒,这可是她刚拖的。

    不过一想到寄人篱下,这还是方茴她哥,她也就忍了。

    “哥,你怎么来了?”

    “你们没吃饭?光吃苹果也能饱?这可不行。”

    方茴把洗好的苹果放茶几上,方景二话不说就啃了一个。

    “你到是给点生活费啊,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呢。”方茴无语,这苹果钱都还是林秋月给的。

    “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林秋月,我的同学兼好朋友,秋月,这是我哥,亲的。”

    “方哥好!”

    林秋月不知道方景名字,笑着叫了一声哥。

    她倒是没把眼前这个头发油腻成块,两个大大黑眼圈的男人和大明星方景联系到一起。

    而且她不追星,知道是知道方景的名字,但不熟,海报上到是帅的一批,但和眼前这位绝对是两个人。

    “你好!”

    摸了摸脸,方景很受伤,到现在这姑娘都没认出他。

    也难怪,平时上电视和公共场合他都是化妆的,衣服考究,发型一丝不乱,看起来自然帅很多。

    电视和综艺播出的时候也是精修过的,和现实有差别。

    一旦回到家就是人字拖大裤衩,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和普通宅男没区别。

    “哥,你可别打她的主意?小心我告诉柠姐?”见方景盯着林秋月看,方茴一步跨在中间挡住,眼中尽是警告意味。

    “你乱说什么?”方景黑脸。

    林秋月长得清纯,一头长发披腰,五官还没长开,但已经有了几分美人底子,不过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他喜欢的御姐!杨柠那样的。

    兜里掏出一把钱,方景丢在茶几上,有五块一块,还有五毛硬币,看起来七八十。

    这几天他都宅在家,这些零钱是去超市买东西找的。

    “先应急,我明天给你打钱!你要是一直在这边吃,不去我哪儿的话每个月就多打一点。”

    “打多少?”方茴眼睛全是钱。

    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在这边住每天都要用钱,实在是手头紧。

    用手抓了抓头发,想了一下,方景道:“物业和水电我帮你交,每个月二千生活费,八百零花钱。”

    怕伤到方茴自尊心,方景继续道:“也不是说不让你去我哪儿,去还是可以去的,什么时候去都可以,但有时候我不在家,你半个月去报道一次吧。”

    “哥,我要是一个月去报到一次呢?加多少?”

    “咳咳咳!”林秋月被呛到,见两人转头看向她,急忙转个脸。

    “不行!把你接过来就是想管住你,一个月去一次太长了,你想都别想,还有,去的时候记得把作业给我带上,我要检查。”

    “你会做吗?”方茴白眼,现在她可是方家学历担当,高一,学历最高的人。

    “你管我会不会,每次模拟考的试卷都一起拿来,其他的我不懂,分数我总该认识吧?”

    方景脸上有点挂不住,不屑道:“你忘了小时候你一脸鼻涕求我教你做作业了?现在翅膀硬了居然敢鄙视我。”

    “过分了哈!”方茴眼角跳动,差点没扑上去。

    骂人不揭短,方景当着同学面说她小时候一脸鼻涕,这怎么能忍得了。

    虽然是事实!

    嘿嘿一笑,方景道:“本来就是实话。”见方茴冷脸,急忙道:“行行行,我不说行了吧。”

    “你这里有没有吃的,弄点过来,我还没吃饭。”

    “有的,方哥稍等,我下去买。”说着林秋月就要穿鞋出去。

    “不用这么麻烦,他随便吃点就行了。”拉住林秋月,方茴从橱柜里拿出半包面条,这是昨天吃剩下的。

    烧水,下锅,切葱,冷水刷一遍,五分钟后面条进碗,洒上辣椒鸡精盐,一勺热油泼上去,香喷喷的油泼面就成了。

    方茴煮了三碗,一人一碗。

    “不错,这几年你一个人住还是长大!有我当年十之一二风范。”

    油泼面还是方景小时候给方茴煮的早餐,连着好几年,一直到他去城里读初中。

    “人总会长大的,你以为我还是那个一脸鼻涕的女孩?”方茴骄傲的扬起下巴。

    “你就是再能,本事再大,在我眼里还是那个半点不懂事,跟着我屁股后面的鼻涕妹妹。”

    心里感动,方茴嘴上却不饶,“哥,你能别提鼻涕吗?我吃东西呢。”

    “哈哈哈哈!”

    见着这兄妹俩打趣,林秋月也跟着笑了,打心里她很羡慕方茴有这个哥哥。

    之前方茴从来没说过父母家人的事,她以为她和家里关系不好。

    还次见着她的亲人,看来不是她想的那样。

    吃着东西,方景旁敲侧击问了一些林秋月家庭问题,和方茴说的差不多,这是个普通家庭女孩。

    父母在魔都打工,成绩优异,性格开朗,心地不错,是个值得一交朋友。

    “我先走了,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我的打不通就打你柠姐的,或者吴佳佳的。”

    “住外边要保护好自己,晚上不要超过十点回来,酒吧夜店不准去,不要学喝酒抽烟,不要什么事都让秋月做,早上起床可以去楼下跑步锻炼身体,自己勤快点……”

    “我知道了。”看着站在门边絮絮叨叨念十多分钟的方景,方茴抱着脑袋吗,痛苦的直撞沙发。

    没见面的时候她很想方景,一见面待不了半个月她就想跑。

    方景让她出来,她自己何尝不想出来,只不过之前没伴,一个人住太孤单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