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东晋小军将 > 第一百二十章 你要怎样
    “不可!吴王为三军统帅,岂可亲身涉险?”诸将纷纷反对起来。

    慕容垂不为所动,道:“桓温已经败了,数年内晋国已经没有能力出兵北伐了。刘义之部战力虽强,却有秦国掣肘,他是威胁不到燕国社稷的。现在燕国的危机已经解除,剩下的就是怎么把这些血战余生的勇士们带回去。只要有你们在,燕国就坚不可摧!本王的使命已经完成了,就让我,为将士们尽尽心吧!本王十三岁上战场,能杀我的刀还没造出来呢!”

    诸将哪里肯让慕容垂涉险?此次大战,怎么说也是取得了胜利,若主帅慕容垂沦于敌手,诸将回到国内,不但没人叙功,恐怕还要被太傅慕容评借机发作呢!

    武威王慕容筑拱手道:“主帅不可轻易涉险,还是由末将领本部殿后吧!”

    慕容垂摇了摇头,只是不许。

    正纷纷扰扰之间,申胤指着后面的晋军,大声对慕容垂道:“吴王快请看,后面的晋军现在也停下来了!”

    众人纷纷抬起头往后看去,果然见到晋军远远地停在当地,并不上前约战。

    申胤又道:“此时分兵殿后,晋军一定会趁机吃掉这些军队。万一晋军趁势追击,在渡河前咬上我们。那时候,我们可是连人数都要比晋军少了!”

    申胤的意思很明白,即便是有殿后军,燕军也不可能一口气渡过大河去。只要晋军穷追不舍,一场大战再所难免。既然如此,晚战不如早战,还不如趁着现在,士卒们还有些力气,索性与晋军拼上一拼。

    诸将都看着慕容垂,看他如何决断。

    慕容垂心思白转,回头看了晋军一眼。刘牢之的这个样子,确实不像是来跟燕军拼命地。再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在有一个时辰太阳就要落山了,这些晋兵总不会疯狂到晚上袭击自己吧?于是他把牙一咬:“好!我们索性慢慢走着,看他能怎么样?”

    能怎么样呢?确实不能怎么样!

    这一路上,燕军走晋军就走,燕军停下,晋军也停下,反正就是这么远远地跟着。既不上前挑战,也不后撤走人。只不过燕军作战了一整天,又累又饿,现在又有这么一支队伍跟在后面,这心里老是七上八下的,倍受折磨。

    反观晋军,就要从容地多。他们随身带着酱马肉和干粮,边走边吃,就像是一场旅行。

    与刘牢之等人相比,刘固的任务就繁重地多了。

    杀退了燕军之后,那些乱冲乱撞的晋兵终于捡回了一条命。这些人一下子放松下来,有的茫然不知所措,有的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还有的想要趁火打劫,从周围的尸体上摸些财物。这处战场延绵十几里地,场面要多乱有多乱。

    刘固冷冷地看着他们,开始分派任务。

    “尹船,立即率本部五百人,控制军中的粮草辎重,并收集马匹!遇有私自动用者,杀无赦!”

    “喏!”尹船领命而去。

    “郭悚之,立即率本部五百人,前出五里,以西路军副总指挥的名义,让所有的散兵归队!敢有不从号令者,准许你便宜从事!”

    “喏!”郭悚拱手领命。此时战场上已经没有北伐军的高级军官,刘义之这个西路军总指挥的名义可就很重要了。

    “田九,立即率本部队人马从南往北打扫战场。记住,以控制马匹和士卒为主,不允许有一个人、一匹马从我们身后过去!”

    “末将遵命!”田九躬身领命。

    作为最早一批投靠刘义之的燕卒,田九这些年实心任事,积功而成为幢主,是燕军降卒的一面旗帜。他话语不多,但是作战勇敢,处理起事情来很公正,在士兵当中很有威望。

    于是刘固带着一队人,竖起了收纳溃兵的大旗。

    这些溃兵已经完全被打乱了编制,有些人环顾四周,甚至一个认识的人也看不到。从陈留到山阳,有一千多里的路程。这一路上,人口稀少,想要靠个人的力量走回去是很困难的。这种危险,不只是来自未知的匪徒、豪强甚至是野兽,还有来自同样是溃兵的同伴。当饥饿威胁你的生命的时候,这些失去约束的乱兵能干出什么来,那真是不可预料的。所以,遇到这种大溃败的时候,真有人竖起大旗,这些溃兵也愿意聚在旗下,寻个依靠。

    竖大旗的人可不是等闲之辈,刚才刘牢之率领骑兵斩杀燕兵的时候,很对溃兵都是看在眼里的。看着那些不可一世,追杀自己的鲜卑人被荥阳军一一斩落马下,这些溃兵除了庆幸,对于这些荥阳军,自然也产生了敬畏的心理。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了刘固的身边。

    这个时候刘固身边可用的人不多,可没有办法详细的统计分类。因此刘固也只能是让他们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排成队,等待着进一步的安排。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刘固这里就聚集起了两千余人。好在等手下的几个幢主开始收聚散兵后,到他这里的人,也越来越少了。

    刘固拨出四个什长,让他们各领本部,带上五百散兵,开始打扫战场。

    这些散兵都没有受过荥阳军的训练,难免会把从燕军士兵身上搜检出来的财物据为己有。这些贫穷的士兵,大多数身上并没有什么财物,大宗的财物,肯定都在辎重旁边。至于金银财宝,肯定被桓温的亲兵带走了。刘固知道这个时候管不过来,于是吩咐底下的士兵不必过问这些小事情。这要他们不闹事,就由得他们去!

    很快,按照荥阳军的惯例,燕军士卒的尸体,被剥得赤条条的,扔进了挖出的大深坑里面埋好。晋军士卒人数更多,却不能扒死者的衣服了。除了兵器和甲胄,其余的一概不动,也是摆进了大深坑里面埋好。间或遇到高级将领,不管是燕军的还是晋军的,刘固都安排人为他们做了单独的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