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东晋小军将 > 第一百一十九章 追击
    私吞军户的事,大家都在做。但是像刘牢之这样大手笔的,绝无仅有。看战场上留下的这些人,只怕一万人也打不住。就算是再跑一部分,七八千人也打不住,刘牢之竟然便想着全部扣留下来?这胆子也太大了!

    刘固左右看了看,经历了大溃败之后,这时士兵都被杀怕了。别说反击燕军,回家都怕找不到道路。

    “那就扣下吧,谁让桓温自己和手下的各级将官都已经跑了呢?”刘固释然了。灭再多的燕兵,也抵不住抓上千百名俘虏,司州残破,还就是缺人口,这些人便算是不能打仗,这种地总还是顶用的。

    “喏!保证完成任务!”刘固的回答道是铿锵有力。

    吩咐完了刘固,刘牢之开始召集刘洪部和自己的三千部曲,一起向北追逐慕容垂。

    却说慕容垂带着燕军向北仓皇撤去,心里也甚是不安。虽说大家都不是怕死的人,可这等完全不对等的作战,谁都会从心底里排斥。众人跑出去好一会而,却发现刘牢之并没有追上来,众人心里不免慢慢放松了下来。今日从早上开始行军,一直厮杀到现在。厮杀的时候上不觉得,现在停下来之后,只觉得又累又渴又饿,浑身酸痛,就想倒在地上睡一觉。

    贺老六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悉罗腾率领的前锋营,是燕军中伤亡最惨重的,几乎是十不存一。贺老六的同伴石狗子,在随着悉罗腾冲锋的时候,被晋军的长枪刺了一个对穿,当场就不行了。将军悉罗腾,冲阵的时候脱力落马,到现在不知所踪了,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贺老六能够活下来,也不只是全靠运气,也靠了他多年斥候经历练就出来的“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本事。

    此时燕军大队往北直行,渐渐地速度慢了下来,贺老六却凭直觉感到有些不对劲,总觉得身后些动静。本来千军万马的行军,声音嘈杂,听不到什么动静的,但是他偏偏就觉得不对劲。他回转了头向后看去,果然见到后面追上来了黑压压的一群人马,正是晋军追上来了。行军的路途中,不允许随意挪动位置,贺老六左右看了看,找不到人汇报,心中大急,只得大声叫道:“晋军追上来了!”

    燕军士卒听了,心中一紧,俱都回头查看起来,却发现真是有大批的骑兵追上来了。这一下人人心中惊惧,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马速。

    慕容垂在前面听说晋军已经追了上来,登时觉得头皮发麻。这刘牢之在战场上不肯与燕军交战,燕军要退走了,却又阴魂不散地纠缠上来,这是为得什么呢?他是不甘心放我们走,还是只想做个姿态?他看着身边的申胤,微微颔首,问道:“刘牢之带兵随在我们的后面,左长史如何看待?”

    申胤被刘牢之摆了一道,心中愤恨,这时候便骂道:“刘家小儿,当真是阴险。他一面与我们投诚谈判,一面却带兵袭击我们,毫无信义可言!他现在这般行径,就像狼追猎物一样,咬上一口,就慢慢地跟在后面,等着猎物的血流干,没了力气,这才出手。这小子,也忒歹毒了!”

    慕容垂暗道:“当初我们到荥阳去招降刘义之兄弟,却也是不坏好意。不管刘牢之是识破了我们的计策还是他天生阴险,都是我们技差一筹,怪不得别人。”

    “左长史说得有道理。只是眼下的局面,该当如何破解才好?”慕容垂不理申胤的抱怨,只是向他问计。

    申胤叹了口气,无奈地道:“上策自然是就近找一处城池,就地布防。只要我们能够修养一阵子,刘牢之也不敢轻易地招惹我们。只不过我们并没有为士兵们准备很多的随军军粮,只怕进了城池,我们也守不住!”

    慕容垂摇了摇头,叹道:“范阳王他们驻扎在外黄,也是据有城池。没想到却被刘牢之派人夜间袭取了城墙,顺势拿下了燕军。我们骑兵众多,本是野战争雄的王者,若是转而依靠城池,只怕未必妥当。”

    今日大战之后,也有从外黄逃出来的士卒找到燕军大队,带来了慕容德的消息。近三千人的燕军队伍,被刘牢之不费吹灰之力就拿下了。这足以说明,在刘牢之面前,高城厚垒并不足以保护燕军。

    申胤点了点头:“吴王说得不差,城墙并不足以保护我们。中策嘛,自然就是立刻摆开阵势,跟他们决一死战。只是我军士卒已经疲惫不堪,这时候和晋军决战,即便胜利了,只怕也会损失惨重!”

    慕容垂皱眉道:“现在士卒们又累又饿,只怕难以承受一次大的战斗!这个时候与晋军决战,智者不为也。”

    申胤道:“那就只能走下策了。”

    “所谓下策,就是留下一部分人拼死阻挡晋军,其余人全力向北撤退或者是渡河逃遁。这种‘壮士断腕’般的作战,虽然会牺牲掉一部分人,却可以保住我们大多数的人!”

    慕容垂默然。这个时候,让这些百战余生的士卒去拼死挡住敌人,分明是让他们去送死。然而为大局计,这似乎也是唯一的出路了。都说“慈不掌兵”,慕容垂自然也是一个杀伐果断的人物,怎么现在却就是纠结着难以下定决心呢!

    于是慕容垂把剩下的将领们召集起来,一起议事。

    “刘牢之欺人太甚,带兵尾随在我军的后面。我军士卒经历这番大战之后,已经疲惫不堪了。这个时候,我们需要派一员将领领兵断后,掩护我军主力撤退!”申胤解释道。

    听说要派人领兵断后,诸将都是过来人,自然知道领着一帮子疲惫之师断后,那是凶多吉少的事,所以他们一个个低着头,默不作声。

    “还是本王亲自领军断后吧。诸位将军今日已经付出良多,实在不宜再留下来。”慕容垂叹了口气,对着诸将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