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东晋小军将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谁赢了
    邓遐看着刘牢之远去的背影,神情颇为复杂。此一战,邓遐麾下的三百骑兵伤亡过半,步卒也被丢在了后面,还不知道能有多少人逃出来,可以说是实力大损。经历如此惨败之后,晋军元气大伤,此生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次领兵北上。

    刘轨则面色复杂。当初刘家兄弟北上的时候,论兵力还不及自己父子。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刘义之左冲右突,四处征战,在那个人人不看好的司州故地,竟然打造出一片天地来。刘牢之以初入仕之身,职位不过一个小小的参军,便能指挥如此规模的骑兵作战,当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想当初自己父子没能坚守住的荥阳,到了刘义之的手里,就成了燕军的坟场,这些年燕军在荥阳损失了数万兵力,愣是没能攻下荥阳来。

    朱序正色对诸将道:“现在虽然刘道坚领兵马北上与慕容垂交战,还不知道会有个什么结果。我们这些人都是久战余生,不适合在此处险地久留,还是尽快南下吧!”

    想起燕军凶残的杀戮,诸将心有余悸,都齐齐应了下来,各自点齐人手,上马往南而去。

    刘牢之手下六千大军,分成五支队伍,开始向着散乱的燕军冲杀过去。燕军士卒正在屠杀四处逃跑的晋国步兵,哪里料到突然会遇到这么多的骑兵反击。他们队形分散,根本就无法形成合力,遇到大队晋军的突击,登时大乱了起来。

    慕容垂正在率军绞杀桓冲留下来的步卒,眼见得战场形势突变,连忙当机立断,吹响了集中撤退的号角。分散在各处的燕军士卒听了,连忙丢下满地的燕军溃卒,开始向着慕容垂的旗下汇集。燕军冲阵多时,马力已乏,刘洪、刘固等人又率领着本部兵马对这些燕军穷追不舍,一时间燕军士卒死伤惨重。

    刘牢之也在带着一千士卒追杀燕兵,这时候慕容垂吹响了号角,就见到所有的燕军不管不顾地往慕容垂的麾下快跑。

    刘牢之叹了一口气,这个慕容垂不是慕容德可比的,燕军骑兵集中之后,哪怕是困兽之斗,自己想要杀败他们,也要付出大量的牺牲。刘牢之现在只想着赚便宜,可没有把老本拼在这里的打算。

    “吹响号角,全军就地停下,集结待命!”刘牢之怕分散的晋军吃了亏,也想看看慕容垂会如何应对眼前的这个局面。

    随着各处的散兵汇集过来,慕容垂粗粗地估计,自己带来的这八千骑兵,已经剩下了不足五千人了。此战自己虽然击溃了桓温的大军,却还没来得及对晋军步卒展开大规模屠杀,有些意犹未尽。只不过现在大规模的荥阳军出现,让已经浑身疲惫的燕卒们应付困难。荥阳军战力不俗,有是刚刚加入战场的,比起自己这些长途奔袭而来的人,有着体力优势。此时即便能击败荥阳军,也不过是一个惨胜罢了。丢了这些骑兵,自己回到朝中就会受到慕容评的责难,一个惨胜是自己不能承受的。

    荥阳军出现在了这里,慕容德部却不见踪影。在慕容垂想来,慕容德部已经凶多吉少了。慕容德率一万五千骑兵南下,竟然全军覆没了!慕容垂抬头看了看左右,发现前锋将军悉罗腾已经不知去向。纵是他带兵日久,心如坚石,这时候也不禁有些难过起来。不过他随即便抬起头来,露出了坚毅的眼神,对着身边的传令兵冷冷地道:“传令,全军分三部分交替后撤!”

    现在与荥阳军作战,对燕军极度不利。除非荥阳军不依不饶,非要与他决战,否则慕容垂可不像白白地牺牲这些鲜卑勇士。此次大战,慕容垂认为自己已经实现了设定的战略目的,没必要再做无谓的牺牲。

    传令兵传出号令后,燕军将士们没有丝毫的犹豫,开始交替后撤。这个没有打扫完毕的战场,只能先留给荥阳军了。

    眼看着燕军即将退走,刘洪大急,连忙跑过来询问刘牢之,为什么不追击。

    刘牢之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怎么了,杀得不过瘾?赶走了慕容垂,我们就获得了胜利,这个时候的燕军,不过是一只受伤的野兽。逼急了,他是会跟我们拼命地!”

    刘洪不高兴地道:“拼命就拼命,我们还怕他不成!他们杀了我们这么多人,就这么白白地放他们走了,岂不是可惜?”

    刘牢之皱起了眉头,刚要喝骂几句,却又忍住了。

    “难得你有这份赤子之心!我们现在不去追击他们,却也不会就此放过了他们。这些燕军长途奔袭而来,经过了一场大战,身体一定疲惫不堪。这个时候让他们继续北归,却不给他们安营扎寨、埋锅做饭的功夫,我倒要看看慕容垂能撑多久!”

    刘洪听了,这才高兴了起来。想起自己适才的无礼,向刘牢之行礼赔罪起来。

    刘牢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几句,然后对刘固说道:“我们即将要追击慕容垂的败兵,你带着本部留下来,收拢这里的兵卒,打扫战场,然后就近驻扎进雍丘城里。”

    “啊?”刘固不情愿地道,“怎么是我?小的还想跟着小郎君杀敌呢!”

    刘牢之冷笑道:“你不愿意留下也行,你跟刘洪商议商议,只要他同意留下,你就可以随我出战!”

    刘固扭捏地看了一眼刘洪,没敢出声。

    刘牢之接着道:“这里散落着不少北伐军的粮草,你把它们清点好了,好好控制住。记住了,粮草、马匹、兵器、散兵,这四样一样也不能丢掉!我们今日参与这场大战,杀多少人都没什么好处,唯有这些,才是我们的战利品!”

    刘固点了点头。想起这些散兵虽然是战败走失的,却并不归荥阳军所管,又问道:“小郎君,这些散兵,真的要全部留下?大司马日后怪罪起来……”

    刘牢之瞪了他一眼:“我们没收到什么散兵,这些都是荥阳郡的兵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