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总之就是说——”至此,侦探总算讲话了,“三个人当中,每个人都为了自己能够取胜,企图将竞争对手杀害,并将罪名施加在另一个竞争对手身上,然而其结果却是’三败俱伤’。不过,这一结果令人欣慰。愚蠢之徒的结局,这样再合适不过。”

    如果这话被三个人的亲人们听到……

    随后,侦探又面对皋月爽朗地说道:“向你表示祝贺!皋月小姐这样就完全澄清了对弥生小姐的怀疑。不仅如此,樱川家继承人的位置也没有被这样一些行为不轨的人窃取。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皋月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对事件这一异乎寻常的展开,她一时还没有切实的感受。不仅是皋月,弥生和市边亦是如此。室内被一种奇特的沉默气氛所笼罩着。正在这时——

    “太棒了!我真是被蒙住了双眼,没有想到三个人竟然都是无耻之徒。樱川家险些被他们弄得名声扫地。非常感谢!贵族侦探。”满面笑容的鹰亮坐在轮椅上拍手称快。

    整个房间里回荡着鹰亮鼓掌的声音。

    “结果,小猪也成了大灰狼。”平静地坐在木椅上的皋月,心情愉快地向坐在对面的侦探说道。凶手既不是弥生也不是鹰亮——她的担心最终成了庸人自扰。最后得到的是“最糟糕状态中的最好结果”,众人自然是一片欢声笑语。

    群山上的雪开始融化,葛尾市迎来了“春之声”。严冬已去,人们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感到春天般的温暖。

    “寓言当中说小猪吃了狼,如果将故事中的动物置换成人类,那么这种事情司空见惯,不足为奇。”

    侦探好像结束了一项重要的工作,心满意足地品尝着红茶。在门门伺候的田中沏上的红茶此刻显得格外甜美。

    “至此,已经全部结束了!”

    “是的,已经对新闻媒体发布了缄口令。他们是杀人犯这一事实也得到了各自亲人的认同,或许他们也希望无声无息地将他们埋葬一一因为可怜的受害者不久就会被人们遗忘,杀人犯则会遗臭万年。”

    “的确是那样。”皋月十分感激地说道。如果鹰亮是凶手,那么弥生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风浪。即便弥生没有任何罪过,但也不能逃脱荆棘满途的命运。无疑,鹰亮的外孙女皋月也是如此。想到这里,皋月对眼前这位侦探更不知如何感谢是好。”

    “说实话……我一时间还怀疑外祖父是杀人凶手。”皋月正了正身子,继续强调着。她也知道这样说完全没有意义,或许仅仅是出于对外祖父的歉意。皋月希望这位侦探能够理解自己的心情。

    “为什么不直接向樱川老人说说你的想法?樱川老人一定会笑着这样回答:‘为什么我要亲自下手?你们看,不用我,他们就会自相残杀。’”

    “或许,外祖父已经预料到了这一结果?”

    “这个嘛,”侦探耸了耸肩膀,“就算樱川老人久经世故,也很难预料到这些,但是,或许他已经看到,只要拭目以待,他们必然会自取灭亡。或许对樱川老人来说,那三个人,噢,那三个家庭,早已成为了他的眼中钉。”

    侦探的话是否触及了问题的核心,皋月不得而知。只是,从那沉着冷静的态度中,皋月感到他的话充满了说服力。无疑,至少侦探已经看出,这完全可能是鹰亮的精心设计。皋月似乎透过一缕缝隙看到了之前不曾了解到的外祖父的另一个侧面。那同时也是自家人无法感受到的一面。”

    “弥生是否成为了外祖父的一只诱饵?”

    “‘诱饵’这个说法不合适。我认为,毫无疑问,樱川老人是在对作为樱川家族继承人的弥生进行考验。当然,这种考验与本来的目的无关。噢,已经不清楚哪个才是本来的目的了。”

    “但是,这两者不是相互矛盾吗?”

    “两者之间并不矛盾。那是因为,在事情结束之前,其他任何事情都不能决定。或许,樱川老人对这一结果感到非常满意。”侦探往嘴边送了一口茶。

    “你总不会说,弥生也预见到了这一结果吧?”

    “请你放心,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弥生小姐天生具有一种……是的,她具有一种魅力,让人愿意为了她而采取某种行动。而且在无意当中,她自已也意识到这一点,或许这就是她的天赋。处于领袖位置的人,与其说具有直接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要学会如何用人。或许,樱川老人也想对此进行一番确认。”

    “那么,一切都按照预定计划进行,唯独我一个人始终在自寻烦恼,是这样吗?”

    “不,无疑,你是弥生小姐的精神支柱。如果没有你的存在,或许会被那三个人当中的某一个威逼就范。就是说,弥生小姐非常需要你。当然,我也被樱川老人巧妙地利用了。他实在是老奸巨猾。”

    “是的。”皋月回答着,但仍然缺乏切实的感受。只是,鉴于鹰亮的表现,皋月不得不承认,或许弥生也隐藏着不为自己所知的一面。

    “案件已经得到解决,我建议,我们一起到庭院去散步。”

    应对方邀请,皋月和侦探一起走进了洒满阳光的草坪。凉台上,可以看到仆人们并肩而立。那是些训练有素,却又普普通通的人。然而就是这些人,却都有着异乎寻常的才能。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无论怎么说皋月也不能相信是他们将樱川家从困境当中解救出来。对此,皋月真不知应当如何感谢。

    “请问,你那足以使众人信赖的智慧要到何时才会发挥,我已经体会到了你的用人们那杰出的才能。”

    “我的智慧已经得到了充分发挥,难道你没有看到吗?我的智慧完全体现在那三个人的身上。只要他们归我所有,推理这类微不足道的事情就要由他们去做。”

    “原来如此。不愧是贵族侦探。”皋月叹着气,心里却对那明确的等级观念暗自敬佩。

    “那么,他们当中哪一位最出色呢?”

    皋月想起侦探曾经让三人相互竞争,于是提出这个问题,但愿这并不会引起对方的反感。侦探停住了脚步,眼睛追逐着一只飞过庭院的绣眼鸟。然后,他态度温和地回答道:“愚蠢的问题。我不打算挑起特洛伊战争。对此,你究竟是如何考虑的呢?”

    “我并不十分了解,但是,我认为他们都非常出色。只是……的确,只要有那三个人在,大家就不会感到寂寞。”

    阵阵微风吹遍全身,春风之中,皋月温柔地笑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