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盛宠之三少追妻成瘾 > 番外:长安归故里(83)
    秦家,

    秦高一进门,管家便帮他接过脱下来的外衣,“老爷,您需要再吃点吗?”

    “不用了,小姐有没有回来?”

    “有,一早就回来了,”知道秦诺在家他肯定是会高兴的,“不过吃晚饭的时候小姐胃口似乎不是很好,吃得不多。”

    秦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她现在在哪里?房间吗?”

    “……好像在后院里,刚听小许说晚饭后小姐就一直在那里坐着,看样子好像是有心事。”

    “知道了,我过去看看。”

    秦诺盘脚坐在石阶上,望着满天的星光心情慢慢地也平静了许多,她承认自己喜欢上了冷之廷,虽然不清楚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

    也许,是第一次见面就挨了他一顿骂的时候,也许,是看到他对待工作一丝不苟的时候,也许是怕被发现拥她在怀里的时候,又或许是他面对丝毫不畏惧的时候。

    在她眼里,冷之廷真的很优秀,就是有时候脾气臭了一点。

    秦诺有心里暗暗的想着,直到秦高在自己的身边坐下,她才猛地收回思绪,“父亲,您回来啦?”

    “嗯,刚还叫你了呢,不过你似乎是在想什么想得太入神都没有听见。”

    “有吗?”秦诺有些心虚,“可能是真的没有听到吧。”

    秦高侧目看了她一眼,“可是身体不舒服,他们说你晚饭吃得不多,还一直在这里坐着,该不会是还在为萧风的事生父亲的气吧。”

    “怎么会呢,我都说了我不喜欢他的。”

    上次回来后,秦诺就按照萧风给的说法跟秦高说了,果然不出所料,秦高很是生气,说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受委屈,还说什么萧家再了不起跟她的幸福比起来,也是一点都不重要。

    “那是什么事,能不能跟我说说?”秦高试探一问。

    秦诺垂着眼帘轻轻一笑,“没什么事啦,就是……有点想母亲了,父亲,再过几天,就是母亲的生辰了吧。”

    “嗯,还有四天。”这样重要的日子,他是不会忘记的,哪怕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秦高的声音突然就这样降了几分,秦诺也不由叹了一声,“父亲,是不是一到母亲的生日,或者是忌日,您就会特别的想念她?”

    她的母亲离开的时候她十岁左右,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所以关于自己的母亲她还是印象深刻的,以及她和秦高两人之间深厚的感情。

    “你母亲一直在我的心里,我是每时每刻都在想她,所以跟日子没有关系。”

    这话一出,秦诺不禁红了眼眶,她无法想象,这十多年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去思念一个再也见不到的人的滋味,是有多么的孤独,而这种孤独已经侵蚀入了骨髓。

    “如果母亲还在,那该有多好啊!”

    听到她声线哽咽,秦高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傻孩子,好好的哭什么,这人的一生是注定了的,这么多年我早就放下了。”

    秦诺靠在他的肩上,眼泪顺着她的鼻梁无声地滑落,这一刻她心软得一塌糊涂,甚至会想,要是有一天她真的嫁人了,那他是不是会更孤独。

    “父亲,您不要再给我介绍对象,我已经考虑好了,我不打算成家,只要在您身边陪着您。”

    秦诺以为这样的话会让他感动一番,没想到却是让他给吓了一跳,“说的什么胡话,哪里有不成家的道理,我总有一天会离开你的,那你以后怎么办?是打算是一个孤独终老吗?还是想让我和你母亲在九泉之下都走得不安心哪?”

    “……”

    面对他一连串的反问,秦诺愣住了,她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不至于啊。“我跟你啊,以前你想做什么事我都由着你,舍不得让你不开心,但是不成家这件事是没得商量的,除非我死了。”

    “我……”秦诺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气呼呼地离开,待她回到房间想着秦高刚刚的反应,一阵哭笑不得。

    秦诺躺在沙发上,想着以前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想着她的母亲虽然早早就离开了,但她这一生有个人这么专心地爱着她,想必也是没有什么遗憾了吧。

    “哐!”

    突然窗户发出一清脆的响声,秦诺双腿一旋便立即起身,紧接着又听到一声,是石子砸中窗户边沿发出的声音。

    秦诺正想着这大晚上的会是谁恶作剧,当她探着身子往楼下一看的时候,却狠狠地怔住了。

    月光下,冷之廷正笔直地站在楼下,他上身穿着一件皮夹克,让他看上去身材显得更加挺拔修长。

    他怎么在这里?

    刚刚那石子……

    是他扔的?

    好半晌,秦诺就这样看着他,他也一样,一动不动地仰着头看她,四目相对,就在她想着该怎么开口打招呼的时候,就听道冷之廷先出声了,“你下来!”

    秦诺转身就想往楼下走,但又立马顿住了脚步,要是现在下去说不定会被父亲看到,到时就有些难以解释了。

    于是和往常一样,一个翻身便直接溜到了楼上,她的房间只是在二楼,这点动作对她来说并非难事。

    秦诺往身上拍了拍,“队长,该不会是有什么紧急任务吧?”

    “……”冷之廷定定地看她一会,“动作挺娴熟,看来是经常做这样的事?”

    “呵,也还好……有时候晚上出去不想我父亲担心,就只能从这里偷偷溜下来。”秦诺抬眼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看着不像是为工作,难不成就是为了过来和她闲聊的?

    冷之廷正了正脸色,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若不是因为此时灯光昏暗,秦诺一定能发现他透露出来的紧张和不安。

    “秦诺,我今晚过来是有话要跟你说。”

    “哦,什么话啊?”

    见她并没有看着自己,让冷之廷可以稍稍放松一点,“我想告诉你,上次则羽在街上说的话,是真的。”

    秦诺猛地一抬头,刚好迎上他那看着自己深邃且也一点也不像在开玩笑的眼眸,呼吸顿时有些急促,他说的,是她理解的意思吗?

    “什……什么话呀?”

    她的眼神飘忽着,冷之廷竟有些想笑,“就是我喜欢你这一句是真的,秦诺,我喜欢你,所以我想问问你喜不喜欢我?”

    他说他喜欢我?

    秦诺呆住了,甚至连眼睛眨都不眨一下,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耳畔响起的都是他刚刚那句说喜欢自己的话。

    怎么会这么巧,她也刚好喜欢他啊。

    老天爷对她未免也太好了吧,他竟然会喜欢自己,他该不会是跟自己开玩笑的吧,不对……他看着也不像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啊。

    还有他刚刚说什么,如果她不喜欢他的话他现在就要走,怎么办?

    迟迟没等到秦诺的回应,冷之廷原本饱含希冀的眼眸渐渐暗了一下,“你早点休息。”

    不是,她什么都没说呢,他为什么就要走?

    秦诺有些着急了,她没有不答应啊,只是突然感觉手脚麻痹好像动弹不得了一样,“别……”

    见他转身,秦诺连忙向前一步要去抓他的手,却不料一着急脚步一稳,抓住他小臂的同时,下巴也直接磕在了他的肩膀上,痛得她眉间一蹙,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走那么快干嘛啊,我都还没有说话呢。”

    冷之廷看着她,“你不说话,不就是不想接受的意思吗?”

    “谁说的!”秦诺差点急了,但话音刚落自己反倒有些羞红了耳尖,“我……我的意思是说,我不是……”

    怎么好像越说越乱,她自己也解释不清楚了,急得脚一跺,“我的意思是我也喜欢你!”说完,都没去看冷之廷就跑开了。

    冷之廷站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嘴角的弧度不禁上扬,望着她跑开的方向隐约还听到屋内传出来的声音:“小姐您怎么从外面进来的?”

    “哦……我……刚刚出去的,你没看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