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情撒野 > 第六百六十三章 在我的床上,不能提除了也以外的男人

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情撒野 第六百六十三章 在我的床上,不能提除了也以外的男人

    狼是以群居,不会单独出没,遇见的都是一群数量众多的狼群。

    想到女孩遇到狼群,男人眉头不由得紧皱。

    等了一会,没听见女孩的回答。

    男人垂下眸子,借着温和床头灯,发现她已经双眼紧闭,轻浅的呼吸声,无一不是在说,女孩已经睡着了。

    女孩睡颜十分恬静。

    也十分乖巧。

    秦舒原本就昏昏欲睡,在男人慢慢平复激动的时候,她就睡着了。

    见她在睡觉,男人也没在出声打扰她,关了床头灯,拥着她入睡。

    休息一天后

    秦舒依旧有些倦怠,像是睡不饱不一样。

    早晨,男人见她睡的熟,都不忍心叫醒她。

    醒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

    霸总一看见秦舒,就激动的不得了。

    从昨天到现在,它才有机会接近秦舒。

    所以看见秦舒坐在沙发上,霸总就直接跳进她的怀里,蹭着她的手臂,像是在撒娇。

    “喵喵喵……”

    霸总的机灵,又通人性,是最讨人喜欢的。

    就连男人也对它刮目相看。

    秦舒垂眸看着霸总,笑着伸出手将霸总抱起来,感觉有点沉,嗓音带着疑惑:“霸总好像重了点,是不是长胖了?”

    “喵”霸总尴尬的看了一眼秦舒,就算它胖了,也不用说的这么直白……

    它不要面子的啊?

    随即,秦舒又发现:“肚子,好像也比平时鼓了点。”

    霸总恨恨的望向夜落,因为这几天,夜落突然大发善心,一直喂它吃小鱼干,还有鱼肉制成的小零食。

    就连临睡前,也是一条很大的鲜鱼。

    站在不远处的夜落,“……”

    和他没关系。

    男人这时走过来,大手直接拎起霸总的后脖子,然后扔向夜落。

    相比以前,略轻了点。

    从空中划过的霸总知道,它又被嫌弃了……

    夜落准确无误的接住霸总,掂了掂,好像是胖了。

    被当物品掂的霸总,一脸黑线!!!

    到了晚饭时

    傅廷煜和君黎都开始好奇,秦舒打算用什么方法让寒萧暂时,不会面临逼婚?

    对于傅廷煜来说,他巴不得寒萧订婚结婚。

    这样就不用总是觊觎他的女人。

    表面上不觊觎,但心里依旧觊觎他的宝儿,

    秦舒吃了一口米饭,看了一眼面前,两个好奇宝宝的似的男人。

    她笑了笑:“以前用过的办法,等明天,你们就知道了。”

    用过的办法?

    男人想了一会,也没想到女孩会用什么办法。

    便也没在问。

    他已经让夜家兄弟,去查相关兰止草的信息。

    不止是傅廷煜在找,君黎也在派人找。

    君黎眼里闪过一丝好奇,也没问,等着明天揭晓答案。

    晚上

    窗外,月色撩人。

    如果不是秦舒太困了,男人可能没这么轻易地就结束。

    女孩太嗜睡,男人不免有些担心。

    “宝儿,你怎么了?”

    秦舒窝在男人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嗓音低低的:“没怎么,就是犯困。”

    “春困秋乏,现在既不是春天,也不是秋天。你怎么也这么嗜睡?”

    男人侧着身,一手给女孩当枕头,想了一会道:“我让衍来给你看看。”

    “不用这么麻烦,他现在在江城,等回江城再说吧。”

    男人:“不麻烦,他在家里除了捣鼓那些药材也没别的事。让他来一趟启华,他也可以来看看,有没有他想要的药材。”

    秦舒有些犯困,迷糊的想了一会,道:“那也让他给寒萧看看腿,我医生,我只相信顾衍的医术。”

    在他面前,还是在床上,提到两个男人的名字。

    让他有点吃味。

    男人眸色沉了沉,语气霸道:“在床上的时候,不许提除了我以外的男人。”

    有些犯困的秦舒,没听出男人在吃醋,不满的嘀咕:“不是你先提的?怎么也赖我?”

    男人收紧双臂,贴着女孩的耳边,威胁道:

    “我说不许就不许,再提,我们继续深入交流。嗯?”

    男人嗓音的低低的,充满荷尔蒙,听进耳里,让人心尖发颤。

    “霸道。”女孩不满的吐出两个字。

    男人却勾起嘴角:“因为你是我的。”

    你是我的。

    这极具霸道的四个字,是她听男人说过最多的。

    反而,我爱你,男人却极少说。

    翌日

    临出发前

    秦舒拿着夜落事先准备好的装备走进房间里。

    傅廷煜,君黎候在外面,好奇的等着。

    此时,浴镜前

    秦舒已经换下女装穿上白色的西装,戴着黑色的短发。

    对于男装,以及男生的妆容,她已经驾轻就熟,可以很轻松得伪装成男生的模样,还不会让人发现。

    因为很多人见过这张脸,所以,她做了很多的修饰,会让她变得更英气勃发。

    妆面年龄,她控制在二十三岁左右。

    因听说预言少年很年轻。

    那次是碰巧,妆面年龄是十八岁左右,加上是夜里,没人发现问题。

    等搞定后,她在浴镜前,打量了几遍,没发现什么问题后,她才转身走出去。

    房间门一打开,守在门外的两人男人同时望向门口,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生走出来。

    一时间,两个男人怔住。

    虽然见过女孩穿白色西装的样子,但也仅限于看过,

    因为那次,他因为使用武力值导致血流逆转,毒素发作,看的并不清楚。

    等他好转后,女孩已经换回了女装。

    所以这次他的仔细。

    女孩的男装扮相,让他都快认不出来了。

    同时,也让他觉得,女孩已经快超出他的认知范围内。

    君黎是第一次见秦舒穿男装,白色西装也很衬她,像极了宫殿里挂的壁画中走出来的人,高贵,优雅,让人移不开目光。

    视线望向秦舒的紫色眸子,嘴角噙着浅笑:“紫色的美瞳,颜色很正。”

    秦舒迈着均匀的步子走到他们面前,一改之前的女人姿态。

    此时的她,身姿修长笔直,气质矜贵,紫色的眸子带着神秘感。

    “是不是已经猜出来,我用什么办法了?”

    男人问:“你想用预言少年的身份?”

    秦舒点头:“嗯。”

    男人提醒道:“寒老爷子的阅历比西野泽丰富,对于预言少年,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没那么容易相信你就是预言少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