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在偏执傅少身边尽情撒野 > 第六百二十六章 连夜赶过来的男人,
    傅廷晏在意学校里找了一圈,都没看见秦舒的身影。

    他先去找的学生会会长乔然,秦舒失踪的事情,希望他能帮忙找找。

    在没有确定秦舒就是失踪了,他还不能告诉他哥,让他哥担心。

    乔然听到秦舒失踪,也顾不上收拾行李,“你先继续找,我打电话给君教授。”

    乔然说完就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傅廷晏也没想别的,现在最想重要的就是找到秦舒。

    电话拨通后,乔然道:“君教授,秦舒失踪了,刚才傅廷晏过来说秦舒从下午到现在都没有回公寓,电话也打不通。”

    君黎猛的从座椅上站起来,一边往外走一边问:“还有其它信息吗?”

    乔然道:“目前就这些,我们都怀疑秦舒失踪了。”

    “你们在学校里先找。”

    君黎挂了电话。

    溯影紧随其后:“少爷,会不会是有人绑架?上次不就是颜静花钱雇人的?”

    君黎闻言,思索了片刻,吩咐道:“你先通知那边,封锁所有主要道路,车站,飞机场也派人盯着,以防万一。”

    “知道了少爷,我现在就去办。”

    溯影转身快速离开。

    君黎也跟着走出去。

    一直忙到凌晨三点,都没有找到秦舒的身影,大家已经不能用着急来形容了。

    傅廷晏是真的急疯了,秦舒失踪了,他怎么向他哥交代?

    君黎表面上看着淡定如常,心里也是非常着急的,秦舒身手不弱,一般人想绑架她根本就不容易得逞。

    这时溯影的电话打过来,他接听后,问:“找到了吗?”

    溯影道:“没有少爷,车站,飞机场,都没有发现秦小姐的身影。”

    君黎眉峰微皱,“继续盯着。”

    挂了电话后,君黎陷入沉思,想着谁有绑架秦舒的可能?

    傅廷晏见君黎挂了电话,问:“没消息吗?”

    君黎摇头:“没有。”

    傅廷晏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凌晨三点,也就说明秦舒失踪了五个小时以上。

    时间长的让人心慌。

    “不行,我要打电话给我哥,告诉他,秦舒失踪的事。”

    他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他哥的手机号。

    君黎看了一眼傅廷晏,没说话。

    乔然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颁奖典礼那天出现的男人,和傅廷晏有五六分相似,所以,秦舒的男朋友是傅廷晏的哥哥?

    电话接通后,傅廷晏急忙开口:“哥,嫂子她失踪了。”

    “说具体点。”

    凌晨三点,傅廷煜看见来电显示是弟弟,让他有种不好预感。

    听见秦舒失踪,男人心神一紧,心跳都跟着停了一拍。

    “今天下午,嫂子出去后,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傅廷晏道。

    男人一手拿着手机一边下床往衣帽间走去,“她一个人出去的?霸总带了吗?”

    “霸总还在公寓里。”傅廷晏道。

    “我马上过去。”

    傅廷煜挂了电话,紧接着又拨通时岩的手机,接通后,他说:“准备专机去帝都。”

    “知道了,四爷。”

    时岩只是愣了一秒钟,就反应过来,以最快的速度穿衣服,然后找夜落,一起去准备专机。

    傅廷煜也快速穿好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没有浪费一秒钟。

    专机就在晟园后面的草坪上。

    时岩和夜落已经准备好了,看见主子过来,他们迎上去。

    “主子。”

    “走。”傅廷煜径直上了专机。

    时岩和夜落也不再多说一句话,紧随其后。

    傅廷煜坐下来后,视线望向窗外,看着漆黑一片的夜色,想到女孩失踪好几个小时,就会不由得紧张,害怕。

    表面上他沉着冷静,只是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因为太过用力,指节根根泛白,泄露他此时的紧张害怕。

    专机上

    花无言为了节省时间,以及其它不必要的问题,特意准备了专机。

    他侧头,视线望向秦舒身上,她此时正躺在床上,双眼紧闭,还没有醒过来。

    他刚才下手力度其实不重,这个时候应该快醒了。

    他视线往窗外,天边已经泛出一丝鱼肚白,还有一个小时就到了。

    耳边传来一声轻哼,“嗯……”

    他收回视线,望向秦舒身上,看见她眉睫颤了颤,就知道她快醒了。

    他手伸过去,停在半空中,顿了顿,又收回来。

    秦舒醒来第一反应就是后脖子疼,睁开眼睛,就看见花无言那张妖孽的脸。

    她猛的坐起身,四处打量了一眼,发现她正身处在一架专机上。

    她收回视线望向花无言,疑惑的问:“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花无言道:“带你回启华。”

    “启华?”秦舒只是想了一下,就知道启华这个地方,这是准备带她出国?

    花无言安抚道:“你不用担心,我对你没恶意,毕竟我们认识,也算是朋友。”

    秦舒盯着花无言看了一会,结合他之前说的话,问:“你是不是要带我去见寒萧?”

    花无言:“嗯。”

    秦舒又问:“他出事了是不是?”

    花无言依旧点头:“嗯。”

    花无言一系列的反应告诉她,寒萧突然离开,突然休学和她有关。

    “你要带我去看他,不用这样,只要说一声,我也会去,因为我想知道真相,原因。”

    “我知道。”花无言还是了解秦舒的,就算过去七年,她的性子没有变。

    秦舒怔了一会,知道还用这种方式?

    她也没在追究这件事,而是道:“等下飞机,我要打电话和小晏还有廷煜说一声,不然他们肯定会着急的。”

    刚才看了一眼窗外,天有点蒙蒙亮,也就说明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

    失踪这么久,小晏找不到她,肯定会打电话给男人,都不知道他会急成什么样子。

    说不定已经连夜往帝都赶了,她太了解男人了。

    花无言直接拒绝:“不行,傅廷煜知道,肯定会追过来的。”

    秦舒嗓音有些急切:“那也不能让他们以为我失踪了,到处找我,为我着急上火。”

    所以,她必须要打通电话给男人,让他别着急。

    “着急上火?”花无言笑了一下,那寒哥找了七年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