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狂燕 > 第230章 昌州消息
    第230章昌州消息

    表哥至今都未婚配,拒绝任何上门提亲的王公贵族。

    甚至连父亲要把自己的妹妹佳玉许配给他,都没有同意。

    也不知道表哥心中想些什么。

    “我已经是残花败柳”沈佳文心中想着“表哥何苦为了我这个不幸的女人耽误一生”。

    泪水沿着沈佳文晶莹的俏脸缓缓流淌。

    娇小的身子,偎依在肥胖的段天德huai里。

    思绪却已在数千里之外的烟雨江南。

    在那个阴柔俊俏还有点羞涩的男子身上,“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司马羽,大晋六皇子,一个阴柔的有些像女人的男子。

    三年来从没有人见他笑过,也从没有人见他哭过。

    他俊俏的脸上除了冷若冰霜之外,没有任何的表情。

    修长的手指,连动作都有些像女子,

    但没有任何人敢在他面前放肆,不是因为他冰冷的外表,而是因为,三个月前的一场战争……

    东海公王毅叛乱,率领十万精兵一路势如破竹,攻破京城。

    金陵城一片混乱,百姓争相踩踏逃亡。

    士族大夫或闭门不出观察形势,或携家带口趁乱迁往外地。

    王毅的十万精兵,夺取了健康城附近所有的要塞。

    以及城内除了皇宫之外的所有地方,当王毅意气风发骑马傲然立于大晋皇宫外。

    准备接受大晋皇帝投降,或者死难的时候。

    皇宫大门被几个太监缓缓打开,太监们低眉顺目恭恭敬敬。

    他们知道只要自己顺从,就算皇宫换一百个主人。

    也需要自己这种卑贱的人侍奉,太监们虽然担忧,却并不怎么害怕。

    司马羽瘦削的有点婀娜的身影。

    缓步走出皇宫,冰冷的看着前方。

    看着面前数千兵马,或许他悠远的目光,看的或许不是眼前的任何一个人。

    王毅本是大晋重臣,认识健康城中每一位重要的重臣或者王孙贵胄。

    自然也认得司马羽,一个因被夺去心爱的女人,而成了傻子的人。

    见来的不是来递交降书的大晋皇帝或者太子。

    王毅心中不悦,冷哼一声。

    举起的右手向前一挥,十匹健马立刻上前,弯弓搭箭怒射而去。

    利箭划破空间发出尖利的呼啸声,仿佛司马羽的胸口,就是弓箭手眼中的红色靶心。

    十支利箭射完,一提缰绳马向后退去。

    只是,他们想不到的是,自己射出的箭羽,却飞向自己头颅。

    不等马匹回到原位,只听空中唿哨声起,比去时更加尖利。

    十支利箭已经插入士兵的眉心。

    直穿头颅,箭头从后脑穿出,箭头上沾满了红白颜色。

    王毅一惊,惊诧此子深藏不漏啊。

    右手猛挥,身后数十弓手齐射,王毅拍马往后疾退。

    身后的一千八百名近卫精锐士卒向前方那个单薄的身影冲去。

    王毅是见过大场面的猛将,本身就是位列大晋四雄的骁将。

    数十只利箭比来时更快的速度折返,穿脑而过,步卒持长矛列阵猛冲,将司马羽团团围住。

    司马羽身形翩翩,像个飞舞的白蝴蝶一般。

    穿梭在阵阵怒吼的厮杀声中。

    渐渐变成了粉蝴蝶,血蝴蝶……

    一支长矛从厮杀声中破空而出。

    将正调转马头准备逃跑的王毅胯下马刺了个对穿,王毅跌扑在地。

    司马羽的身影还在飞舞,雪白的脸上,血迹像盛开的花朵一样绚烂而妖艳。

    王毅带来的一千八百铁骑烟消云散。

    司马羽提起王毅的身体,一把甩向皇宫大门之上,片刻后四只长矛同时刺入王毅的四肢。

    穿骨而过,死死钉入宫墙上,王毅哀嚎三天三夜而死。

    尸体被悬挂于宫门外半月,直到腐烂生蛆是剩下骨架才被取下挫骨扬灰。

    ……

    以前,是没有人愿意跟冰冷孤僻的司马羽讲话。

    而现在,是没有人敢跟同样冰冷孤僻的司马羽讲话。

    悠悠江南,蒙蒙烟雨,梦中的人啊……

    ……

    “美人,不用怕,孤王受命于天,一定会守住幽州的”段天德说道。

    似是苍凉无奈的呼喊。

    ……

    数日后的晚上。

    崔霄来到东宫见高庆,

    心想耽搁的太久了,时间越长越危险,不能再拖了。

    当日在东宫饮宴,第二日崔霄起床的时候,都已经午后了。

    房间内不知何时,都已经收拾妥当,一切都焕然一新。

    宇文倩也不知去哪里了,崔霄从床上爬起来。

    换上身宫女准备好的衣衫,昨夜的不知怎么被撕扯的稀烂,好像跟宇文倩又……

    可能她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以为……,

    崔霄暗想还是尽快出宫去,于是去找高菱。

    却发现高菱已经病倒了。

    躺在床上高烧不退,时而胡乱呓语。

    崔霄本想一走了之,后来心想自己易容改头换面,连宇文倩都认不出来,多留几日业无妨,于是便跟斛山和高野流了下来。

    只是刀子房中的宇文涛和张二狗已经醒过来了,被高野喂食了些药物,暂时哑了嗓子,说话的时候丝丝声响,就是没人听懂。

    万公公以为两人被净身后悲痛过度胡言乱语,除了吃饭喝水的时候,都用破布将嘴巴给塞住。

    崔霄渐渐喜欢上了这种荒淫无度的生活。

    每天日暮时分,去东宫赴宴,美酒美女佳肴,花天酒地,崔霄心想这才是人生啊,只是今天崔霄来到高庆的东宫时。

    居然见到了老熟人王冲,少了一条手臂,气势一如既往。

    只不过现在的崔霄已非吴下阿蒙,对他并没有什么惧怕。

    “这小子这么惨都没死,真是个人物”崔霄心想,只要别再来惹老子就好。

    酒宴一如既往,高庆的舅舅左丞相王薄,右丞相大石超等等高丽显贵都多次来东宫赴宴。

    而崔霄也以宇文涛的身份,去过不少高丽权贵的家中赴宴。

    只是高菱卧病在床一直都没有好。

    崔霄也就以此为借口,推脱高野和斛山,一再耽搁。

    宇文倩也好久没见过了,上次崔霄去找她。

    宇文倩一个人坐在亭台上默默流泪,崔霄差点控制不住自己向她吐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终于还是忍住了,宇文倩不同于高菱。

    以前的高菱,情窦初开,对自己言听计从,一心为自己着想。

    宇文倩不同,跟自己只是露水情缘,要是透漏了身份,后果难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