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狂燕 > 第219章 动刀了
    第219章动刀了

    “倩倩,总是闷在房间里,自然心情不好,

    要不到御花园喝杯茶透透气吧”高庆温和的说道,眼珠字咕噜噜一转,长期生活放纵导致眼袋又黑又大,眼神厉芒一闪而没。

    “透什么气,外边暴雨倾盆,出去还不淋成落汤鸡”宇文倩没好气的说道。

    ……

    “啊……等一下”

    崔霄见万公公举起了刀子。

    万公公问道“还有何后事要交代就快说,

    要是等刀子凉了,

    动起手来你可要多受不少罪的”。

    “为什么不先给他净身,他是我的小弟,应该先给他来”崔霄咧着嘴叫道。

    斛山没好气的说道“大哥,都这个时候,早净晚净,还不都是净,大哥还是你先来吧”。

    “死小子”崔霄叫道,“你是我的小弟,有什么危险你得先顶着的嘛,哇……”

    崔霄大哭起来,伤心欲绝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少啰嗦,早一刻晚一刻,这一刀也得挨”

    万公公不再啰嗦,举起刀子咬紧牙关,对准方位,用力向下切去……

    “救命啊”

    崔霄用力挣扎着,

    张二狗狞笑着按住崔霄的胳膊,

    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哼哼哼,你叫啊,你叫啊,你就算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就你的,哈哈哈”,

    张二狗兴奋地脸涨的通红。

    “啊……”的一声惨叫响彻天际……

    ……

    “呵呵,漱芳斋右侧的长廊,

    直通御花园风波亭,

    “走啦,出去看雨听风,也是一种少有的浪漫意境,

    多美呀,哈哈”也不管宇文倩愿不愿意拉着她就往御花园走去,

    今年到现在最大的一次雨了,雷电交加,黑压压的天似乎要掉下来了,偶尔一道闪电,

    劈开这无边的黑暗,又瞬间隐去。

    两人向漱芳斋旁边的长廊走去,

    高庆拉着宇文倩的胳膊,

    扭头冲跟着自己的小太监吩咐道“去泡壶茶送来”,

    偷偷冲小太监一个眼神暗示。

    “什么动静,怎么叫的这么惨”宇文倩问道。

    高庆说道“不知道,不过皇宫里守卫森严,应该没什么事,

    可能是些奴婢太监打闹吧,

    不用理会,来喝一杯,

    赵国皇帝从中原派人送来的名茶紫笋”,

    高庆掀开杯盖很享受似的闭眼闻了闻,

    “果然名不虚传,来尝尝,呵呵”高庆给宇文倩斟了一杯,眼中神色兴奋。

    ……

    “哎呀……我死了,你们杀了我吧”崔霄躺在案板上,双眼泪垂。

    “大哥,没事”斛山高兴地说道“你这东西还在,完完整整的,不信你起来看看”,

    斛山用手拨拉着崔霄的那东西,揉捏一下。

    “咦”崔霄心中惊疑一声,感觉好像那东西真的还在耶,

    “可是,为什么下边这么疼啊”。

    “大哥,刀子只是割破了你大腿上一点点皮而已”斛山说道“你快起来看看”。

    崔霄哆哆嗦嗦的爬起身来,向下看去,宝贝果然还在,

    崔霄长出了一口气,手拍着胸膛,

    “唉呀妈呀,吓死老子了,还以为这辈子做不了男人了呢”,

    崔霄一把搂过斛山,“哇”的一声哭起来,两兄弟赤身踝体的抱在一起。

    “大哥,你别这样,小弟还一直以为你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呢”斛山说道“没想到这么胆小”。

    “去你的”斛山一把推开斛山,

    “要是别的事情,老子天不怕地不怕,就算把天捅破个窟窿,

    老子也不怕,不过这事,

    涉及男人的尊严面子,

    谁不怕呀,要是被人割了,

    比死都难受一百倍,做人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哼,你这种童子是不明白其中的玄妙的”,

    崔霄检查自己大腿上的伤势,只偏了一寸的距离就伤到自己根本所在了,

    “好险,斛山,等回到昌州,哥给你找几个美女,破了你的童子,

    你就知道哥为什么这么怕了,那种滋味,

    只要尝过一次就上瘾了,要是突然没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嘿嘿”斛山傻笑到“大哥你到时候可别忘了”。

    “忘不了,不过我的钱都被张二狗这孙子给搜去了,

    得有钱才行,对了,是谁救了我们呀”崔霄问道。

    “喏,就是他了”斛山指着角落里一个男人,

    不对,是太监,

    刚才一直在给万公公打下手的太监里的其中一个,

    “刚才我也以为咱俩真的逃不掉了,

    幸亏这位公公见义勇为,侠肝义胆,急公好义扶危救困,

    真是个正气凛然的真汉子”斛山举着大拇指不停地夸赞那人。

    “多谢兄台相救,小生没齿难忘”崔霄冲那人抱拳施礼。

    那人随意的说道“不必客气”。

    “好熟悉的声音啊”崔霄一愣,

    抬眼向那太监看去,那太监冲崔霄微微一笑。

    “高野?”崔霄脱口而出。

    “正是高某,呵呵”那太监笑道。

    “哇……”崔霄又是一声大哭,

    从案板上下来,一瘸一拐的走向高野,把高野一把搂在怀里,

    “高兄,你简直就是小弟的再生父母啊,要不是你及时出手,

    小弟……小弟都要断子绝孙了,你可是小弟的大恩人啊,

    不是,是我崔家的大恩人,

    高兄对小弟的大恩大德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又如……犹如什么来着,斛山”。

    “又如辽河之水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斛山也跟上前来说道。

    崔霄涕泪交加,

    鼻涕抹的高野胸口衣服上湿哒哒的,

    继续说道“高兄,你的恩情我这辈子是忘不了的,

    要不然咱们结拜吧,来来来”

    崔霄赤着身子,下边那东西丁铃当啷的,也顾不上了。

    拖着高野来到房屋门口,外边倾盆大雨,崔霄把高野一把按住跪下,

    自己也跟着跪了下去,抬起胳膊擦了下自己的鼻涕和眼泪,

    大声说道“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崔霄,今日跟高野结为异姓兄弟,

    从此之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患难与共不离不弃,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天地作证,如有违誓,

    让这雷电把我天打雷轰,不得好死”,

    崔霄对着倾盆大雨举着一只手终于念完了,

    大腿上伤口被溅进来的雨水冲到地上,殷红一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