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狂燕 > 第95章 毫无头绪
    毫无头绪

    慕容兴心中有气,

    自己堂堂太守,都早早地起来处理公务,

    几个小小捕快,不知天高地厚的仗着自己的信任倚重恃宠而骄,

    午饭时间过了还不来当值,真是岂有此理,

    慕容兴冷哼一声说道“去他们家找过了吗?我看沈捕头这捕头的位子,是坐够了”。

    侯毅一听这话,顿时来了精神,

    眼下沈捕头未到,其他跟随的捕快更是影子都见不着,

    沈捕头要是下来了,就只有自己和老张了,侯毅想到这里,手都有些颤抖了,

    自己熬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于是赶紧立正站好,

    向慕容兴说道“启禀大人,还没有,因为昨夜查案太晚,沈捕头带领大伙连夜提审王长山和刘耀,得到消息通缉犯首领曾经躲藏于西北方向的破庙,为赶在通缉犯离开前将其抓捕,沈捕头他们出发的时候,都过了戌时了,回来还不知道什么时辰,

    所以小的觉得沈捕头他们可能是昨夜太过劳累,导致起来迟了,也就没有去叫他们起来”。

    “赶紧派人去他们家询问下情况”慕容兴说道。

    侯毅连忙说道“遵命”,

    退出来后侯毅连忙召集几名捕快,下达命令分头去几位失踪的不快家里探听消息。

    半个时辰后,所有派出去的捕快都回来禀报,

    昨夜所有当值的捕快居然都没有回家,他们家人都以为府衙有要案查办,也都没在意,现在才得知自家男人失踪了。

    得到侯毅回报的慕容兴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

    心想难道几个捕快遇到了什么危险?其他人不好说,沈捕头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不可能在外边逍遥快,活彻夜未归,于是问侯毅“候捕快,昨夜沈捕头到底去了哪里?”

    “启禀大人,昨夜审讯小的也在场,嫌疑人刘耀招供说在昌州城西北方向的那座荒山南侧破庙里,小的猜测沈捕头去那里的可能最大”。

    。

    “赶紧派人去他们家询问下情况”慕容兴说道。

    侯毅连忙说道“遵命”,退出来后侯毅连忙召集几名捕快,下达命令分头去几位失踪的不快家里探听消息。

    半个时辰后,所有派出去的捕快都回来禀报,说昨夜所有当值的捕快都没有回家,他们家人都以为府衙有要案查办,所以都没在意,现在才得知自家男人失踪了。

    得到侯毅回报的慕容兴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心想难道几个捕快遇到了什么危险?其他人不好说,沈捕头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不可能在外边逍遥快活彻夜未归,于是问侯毅“候捕快,昨夜沈捕头到底去了哪里?”

    “启禀大人,昨夜审讯小的也在场,嫌疑人刘耀招供说在昌州城西北方向的那座荒山南侧破庙里,小的猜测沈捕头去那里的可能最大”。

    “那就召集队伍,去破庙探个究竟,由你暂代捕头之职,分派安置任务,一有消息立刻派人回报”慕容兴说。

    听到自己被任命为捕头,

    虽然是临时的,也足够让自己高兴了,心中狂喜,

    面上却装的郑重的样子,哆嗦着手向慕容兴行礼致谢,

    然后从慕容兴房间里退了出来,出来后大声召唤太守府当值的捕快,很快人数到了十名,

    侯毅下达了慕容兴的命令,自己暂代捕头职务,从中挑选了六名精悍的捕快,立刻跟随自己出寻找沈捕头,其他人留守太守府。

    ……

    “头,那边好像有个东西”一个捕快冲侯毅说道,

    这座荒山平时人迹罕至,但因为离城不远,所以城中人基本都知道这里有个不知道什么年代留下的荒废破庙。

    几个人向着那捕快指着的地方走过去了,

    “好像是个人”一个捕快说道,

    “当啷”一声,侯毅抽出腰间佩刀,小心的向那人走去。

    “好像是捕头的衣服”待到倒在地上的人不远处,众人发现倒地的那人衣着像是沈捕头。

    一个胆大的捕快将人翻过身来,

    “真的是沈捕头”,众人心中倒抽了口凉气,

    号称昌州第一捕快的沈捕头,

    居然就这么草草的丧尸荒野,要不是这两天大人重视案子,

    也不知道多少天后才被发现,幸好此地山地贫瘠,不只人少来,野兽也少来光顾,

    要不然连尸首都找不到,此刻躺在地下的估计会是一堆白骨了,

    地上的血迹早已凝固变色,沈捕头被人从后背到胸前刺了个透心凉。

    侯毅刀早已出鞘,紧紧握在手中,警惕的朝四周望去,其他捕快也都将腰间的刀拔了出来,几人张望搜寻了一会,没什么可以迹象,侯毅心想,看沈捕头的血迹和尸身判断,

    应该是昨晚发生的命案,至少有七八个时辰了,这么长的时间凶手肯定早就离开了。

    “其他人可能也在附近,大家继续上山,路上机灵点,无论谁发现情况赶紧吱声”。

    “是”

    众人回应着,一手提刀一手按在刀柄,继续向山上破庙慢慢走去。

    破庙还是一如既往地幽静,

    屋顶的茅草随风乱舞,门窗破烂,

    “你,进去查探”侯毅刀尖指着一个高大捕快命令道。

    “候……候……捕头,小……小的,上有八十岁老母下有三个月的娃……娃娃……候捕头饶命啊”

    “操…麻利点”

    侯毅上去就踹了拿姓赵的高大捕快一脚,

    赵捕快被踹的一个趔趄,扑倒在庙门外附近,吓得他手脚并用爬着往后倒退,“嗖”的一声,侯毅一刀飞掷过来插在赵姓捕快胯下,

    找捕快听到刀插入土石的声音回头看去吓得“嗷”的一声,向前爬去。

    “候……候捕头”

    赵捕快颤抖着声音,站在庙门内四处张望一会,冲门外侯毅招手,

    脸上泥土混杂着冷汗,肮脏不堪,

    害怕与兴奋的神色掺杂着,裤腿下一滩水渍,哆哆嗦嗦的手提着刀。

    一伙捕快鱼贯而入,

    庙内地上横七竖八的几个死去多时捕快,

    “老侯,都是一剑致命,身手相当了得,怪不得连沈捕头都逃不掉,怎么办”

    昨天跟侯毅一起关押刘耀的那个张捕快说道“怎么办”

    张捕快蹲下身材,挨个查探尸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