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狂燕 > 第54章 被虐
    被虐

    慕容魁一愣,

    张二狗已经被高庆讨要了去,

    跟着高庆回到高丽去之后,少不得要封官,

    以这小子这机灵劲,说不定还能混个要职,

    这会又要下场有什么意义?就算赢了,自己要也没法提拔他,

    万一再输了,丢了高丽太子的面子,失了高庆的宠信,那不是得不偿失吗?

    就算慕容魁自己也不希望张二狗上场,更不希望张二狗输,

    他现在是自己交好高庆的一颗棋子,要是开罪了高庆,这颗意外得来的棋子,也就没用了。

    不过慕容魁也没有拒绝,

    张二狗他不熟悉,

    只知道他是张教头的儿子,张教头算不上高手,但也弓马娴熟,他的儿子耳濡目染的,应该也会几套粗浅把式吧。

    而崔霄,慕容魁可是熟悉的很,

    跟自己三个儿子年纪相仿,一起在郡学读书,

    自己的儿子偶尔提起他,是个博闻强记的书生,但于武艺一道,确是一窍不通,肯定不是张二狗的对手,心中也就不想干涉这场比斗了。

    崔霄心中火起,你张二狗巴结上高丽太子也就罢了,

    老子祝你去高丽升官发财就是了,你他想X的揪着老子不放,好不容易躲过了丢人现眼的比斗,你个孙子蹦跶出来算什么?

    难道你不想跟随高庆吗?

    崔霄真想把这话说出来,挑拨挑拨,就算一会被痛揍一顿,也先过个嘴瘾,

    不过这么明显的挑拨之语,怕引起慕容魁的不满,看样子慕容魁对张二狗也很器重,张二狗今晚说了几次话,慕容魁都准许了。

    崔霄心中暗叹,今晚这顿揍是跑不了了,自己刚才暗运内功心法,除了浑身舒坦之外,也没什么其他的用处,暗悔今天去找田伯光的时候,没有先学些招式急用,

    张二狗虽然是个酒囊饭袋,可刘耀打他都费劲,

    白天在桃花那里群殴的时候,刘耀也只能偷袭踹了张二狗一脚,才占得些上风,

    刘耀不懂功夫,不过从小狩猎,常年在山林里上蹿下跳的,身体强壮,动作灵活机敏,

    自己手无缚鸡之力,

    “哎”崔霄心中悲叹一声,希望张二狗下手不要太重,别把自己打死就行了,

    还有别伤了自己英俊潇洒的容貌。

    “呵呵”想到此处,崔霄傻傻一乐,

    把站在对面的张二狗吓了一大跳,

    心想这小子是不是有病,白天要不是刘耀,我张二狗早把你个书呆子揍得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老子好不容易得到机会,你小子居然不怕,看我一会不把你打的半死!

    “只是……这傻小子非但不害怕,还站那笑什么?”张二狗心里也犯嘀咕!

    “哼,故弄玄虚!”张二狗也不想其他了,两眼圆睁,后槽牙一咬,

    纵身飞起一脚猛地踹向崔霄的小腹。

    刚缓过神来的崔霄,大喊一声“不好”,

    双手急忙护住自己小腹,可惜还是慢了一步,张二狗的右脚穿过自己的手指,猛地揣在自己的小腹上。

    “哎呀”一声,崔霄被踹出去一丈跌坐在地上,

    奇怪的是,跌落在地的崔霄,没有去捂着被踹的腹部,而是急忙侧身捂着自己的屁股,好像摔在地上的屁股比被踹的小腹还疼的样子,

    “哎呀……”在地上疼的不停地惨叫的崔霄,好不容易站起来了,呲牙裂嘴的揉着屁G。

    “崔霄这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呵呵”

    慕容魁看到这里,心中大定,张嘴刚要宣布张二狗获胜,让高庆得意一番,

    只是还未等慕容魁开口,只听高庆大喊一声“好……”然后鼓起掌来,慕容魁只好把刚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跟着轻轻地鼓起掌来,下边众官也稀稀拉拉的跟着鼓掌。

    崔盛是不可能鼓掌的,场中正在被虐打的可是他儿子,崔夫人跟着崔霄的惨叫也是“哎呀”一声,正要扑出去拦住的,被崔盛一把拉住。

    崔盛心想,自己儿子挨了这么一下子,大人应该会宣布比斗结束了吧!

    当崔盛望向慕容魁的时候,看到他如自己所料的正要宣布结果,

    岂知那高庆突然大声叫好,居然把慕容魁给压下去了,看来慕容魁是要让高庆把面子挣足了!

    “不能让自己儿子当那张二狗的靶子吧”崔盛心中恨恨的想到,心中焦急也想不出什么办法,

    祈祷儿子别被打的落下什么病根吧,

    实在不行,危险的时候,自己厚着这张老脸豁出去了上前阻止就是了。

    只见崔霄揉了几下屁,股,也赶紧爬起来,

    虽然崔霄身体虚弱,但脑子可不傻,

    慕容魁也不终止比斗,自己躺在地上还不任张二狗蹂躏了,

    爬起来的崔霄远远地站在张二狗的对面,双手横在胸前提神戒备,

    全神戒备的盯着张二狗,这次可不能像刚才一样冷不防的让张二狗一脚就踢中自己的要害。

    不过奇怪的是,屁股这么疼,被张二狗踢中的小腹,却没有疼痛的感觉。

    只见张二狗慢慢走过来,刚才一脚命中崔霄要害,心想刚才差点被你小子故弄玄虚的给吓住了,“虚张声势,哼!”

    冷哼一声,张二狗揉身上前依葫芦画瓢的还是右脚踢向崔霄。

    崔霄心想我又不是傻子,还能让你两次踢中同一个地方,这次他全神戒备,双手迅速护住自己小腹,同时自己也一脚踢出,踢向张二狗站立的左腿。

    张二狗的右脚并未踢到崔霄,而是中途变招踏前一步,双拳紧握砸向自己胸口,崔霄挨了这一记重拳,

    “哎呀”又是一声惨叫,身子向后倒去,自己的右脚也踢到了张二狗的左腿,

    张二狗虽然招式巧妙,不过力道不大,本来他就身子前倾,加上被崔霄踢了一脚,身子也失去平衡向着崔霄跌扑了过去。

    只是此时崔霄站立的位置已经靠近后边的案桌,

    这一倒下去,

    立时噼里啪啦的一阵盘筷的乱七八糟的声音,

    桌后的妇人和公子尖声叫着退开,汤汤水水的也溅了出来,幸亏宴席已经进行了许久,加上宾客们早已酒足饭饱,桌上的餐具里也没多少东西,

    只有些许不太热的菜汤热羹而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