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傅boss,你的老婆已到账 > 第两百八十二章
    这一边千泷雪在热炉,另一边,她开始用左手来操纵这些药材,开始进行提纯步骤。

    提纯应该是在炼药过程中耗时比较多的步骤,现在基本上全场都在这一环节当中。

    而千泷雪这边正在不紧不慢的进行提纯的时候,她丝毫不知,她们现在的情况正透明的呈现在其他人的眼里。

    在高台处有一扇玻璃,从外看过去,看不清里头的情况,但是从里头往外看,那实在是再清晰不过了。

    此时里面正在讨论这些的选手。

    “看来这次的考生有几个看起来天资不错!”

    “要论天资哪能比得过会长的孙女,玲珑小姐呢?想她才十五岁,便能成为初级炼丹师,这可是这大陆的新纪录啊!”

    “你们别在夸奖这丫头了,这都被夸坏了,哪里有这么好”

    “会长是您太过谦虚了,以小姐这现在的年龄没几个能够到达她现在的成就,您应该感到骄傲才对!”

    “过奖过奖了”

    这大堂的中央坐着一名年迈的长者,手里拄着一根精心雕刻的拐杖。

    虽然说嘴里说的很是谦虚,但是满脸都是自豪。

    “你们这再夸下去,这小家伙的尾巴都不知道要翘哪去了!”

    “鸣老头你就得意吧!这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又不是就你家孙女天赋异禀!”

    公孙鸣听着正高兴,这突然间被人泼了一泼的冷水,整张脸都耷拉了下来。

    他转头看着说话的人,一个穿的乱糟糟的死老头,与他们这些人都是格格不入。

    而且全身都散发着一股药香味,严重怀疑他是睡在药材里头吧!

    本来这种乱糟糟的活的就像是一个乞丐的人,哪能容得他在这里多待一分钟。

    但是就是没有人敢出言赶他离开这,毕竟他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

    这个人就是之前抛下千泷雪离开了的药老,一来看见公孙老头那得意洋洋的面孔,忍不住的怼了一句。

    虽然说公孙鸣对于孙女的教导还是挺严格的,但是只是他自己而已,要是别人敢说他孙女半句不好,这老头可是护短的很。

    其他人害怕药老,并不代表他也怕了他,用一句成语来概括这两人的关系那就是是敌是友。

    有时候他们一同进步,但是大多数就是拌嘴比拼。

    随着年龄的增长,基本上都是吵那一些没有营养的话。

    公孙鸣一直用着他那天赋异禀的孙女来刺激这个老头,前几年他还有宸小子那些人还可以用来反驳。

    可是至从他们都出来事之后,药老也销声匿迹,都没出现在协会。

    以前有时候药老也会出席这资格考核,和他拌拌嘴,但是这几年,公孙鸣挺孤单的,能和他说话的人都没有一个。

    一个个都是敬畏他,不敢和他争执,没有争执,一个人又能如何的进步。

    这才没多久他就开始想他了,想起他们一起拌嘴的画面,也挺有趣的。

    这不盼着盼着人就来了,就是这嘴还是那么的臭。

    这么多年了,都不忘了损他,太不厚道了。

    公孙鸣也不客气的反击,他们两之间就没有过嘴下留情。

    “那也比你没有后人强吧!”

    他一点也不怕会刺激到他,按理来说,凭借他对于药老的了解,他竟然又一次的出现在大众眼里,肯定已经差不多走出来了。

    这没走出来也不打紧,他就不行逼不出来他,这样一直消极,有什么用,还不如多加研究,或许还能治好宸小子的病。

    想起宸小子他也挺惋惜的,这样一个天才就这样子被废了,对于协会来说也是不小的损失。

    更别说这么多的好苗子就这样被毁了,他当时知道的时候也很是愤怒,只是这事,那些人做的实在是太天衣无缝。

    这事算是一件大事,多方都有派出人马前去探查,只可惜毫无线索。

    药老知道公孙鸣的意思,都相处了这么多年了,还不懂他的为人吗?

    只是这次,他是真的完全走出来,他完全是多虑了。

    “你就等着打脸吧!我教导的弟子一定会比你的孙女更加的出色。”

    “哦,你还有什么弟子是我不知道的?别说大话了,比不上就是比不上,你承认又不会少一块肉。”

    “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

    “药老头,你啊!都这把年纪了,不打肿脸充胖子行吗?”

    “到底是谁吹牛,自会揭晓。”

    这两位大佬吵架,其他人根本就没有插嘴的余地,一个个都是脾气不好的人,一不小心殃及池鱼了。

    这架以公孙鸣闭嘴结束,但是他并不是真的认输了,只是多说无意。

    但是他也有些好奇,难道说还真的有他所不知道的事情吗?

    他还有这种弟子?真的有岂不是早就被他炫耀翻天了。

    他详细的排解了一番,近年来好像是没有来自药丹峰的考生才对,至于这届。

    “这次有紫霄宗的考生吗?”

    “额……小的这就去查查。”

    对于公孙鸣找人去查的这件事倒是没有引起什么喧哗,这些人的焦点都集中在公孙玲珑的身上。

    对于她的夸奖绝大部分都是因为她的真才实学,她并不是全是靠着公孙鸣的孙女这个名头。

    她确实是这几百年来少见的天才,那天赋和普通的天才也是高出一大截来着。

    按理来说千泷雪也算是药老一手调教出来的弟子,但是这次他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虽然说他借着公孙玲珑来损公孙鸣。

    但是对于这个小妮子,他眼里也是满满的欣赏之意。

    “公孙鸣你这个人虽然说像是茅坑里的臭石头,但是你孙女还是不错的,也算是你祖上积德了。”

    在药老在说前面这话的时候公孙鸣差一点没有直接举起手中的拐杖,直接敲了过去。

    竟然敢说他是臭石头,还是茅坑里的,这是想要死吗?

    不过后面提起了他孙女,他的气也是消了一大半,可以说培养出来这样一个孙女才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一件事。

    对于药老来说能够说出一个不错,是真的对她的最高的评价了。

    “只不过……可惜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孙女她怎么了?”

    一提起他的孙女,他草木皆兵,以为她孙女是出来什么事,他看着她盯了好一会,发现一切是在正常不过了,哪有什么事情。

    “药老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药老闭口不答,就好像刚刚他没有说过话一样。

    他总不能说他家的孙女确实很好,只可惜遇到了千泷雪这个万年难得一遇的奇葩。

    真的是可惜了可惜了!

    不过这话他当然不会说,千泷雪的独特之处还是得他们自己去挖掘去。

    很快,刚刚被跑出去的人回来了俯身在公孙鸣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之后便离开了。

    他在看了看药老之后又转头看了看外头的情况,定位到了千泷雪的身上。

    刚刚来报,这次还真的有一个来自于紫霄宗的人,而且还正正好就是药丹峰的人。

    只是他也观察过药老的表情,不应该啊!太反常了,他看了全场的考生唯独是略过了他宗门的。

    这实在是太过反常了,按理来说他不应该不知道啊!难道说真的是不知道这个考生的来历。

    公孙鸣仔细的看着千泷雪的操练手法,中规中矩,像是练过很多遍的样子。

    很正常,本来初级考的就是基本功,一般来说刚入门就是练习这基本功。

    而这火力的输出,也不过是很是普通,并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至于其他的例如丹品的质量等等都是看不出来的。

    不过不急在这一时半会,现在全程基本上都已经是进入了炼丹的最后环节,即将要成丹了。

    千泷雪这边完全不知道她们此时的情况全部都被别人给收入眼帘了。

    她正全身心的投入在自己的世界里。

    炼制这一品丹对于她来说是再简单不过了,相比于其他人有些脸色发青,开始流汗。

    她倒是没有什么异常顶多就是脸色有点苍白,这还是因为她刚刚大病初愈,还没完全的修养好就开始来考核。

    不过也是因为她这脸白倒是没有太多的引起他人的注意,还单纯的就以为她不过就是和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

    很多一些新手在前面倒是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往往容易在最后的环节出问题,因为在最后是最考验大家的玄气输出。

    所以这就要求作为炼丹师可以玄力不是最顶尖的但是不能太弱,要不然无法支撑至炼丹完成。

    这不很多人就败在这一环节了,身边响起了一些此起彼伏的炸炉声。

    这炸炉声倒是人让千泷雪很是怀恋,她已经很久没有炸过了。

    想起当初第一次炼丹的时候,炸了一堆的炉,这想起来就很想要笑,这不,她这一笑。

    手一抖,这输出的火差一点过大,还好她及时的稳了下来,才避免了失误。

    至此她不敢放松分毫,免得真的在初考就败了,那太丢药老的脸。

    还好药老他没在,要不然又得要念叨她一番了。

    只可惜她想错了,药老他老人家就在现场,而且将她这错误全部都看进眼里。

    别以为他老人家就不关心她,只是不想要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他要她凭借自己的名气在这炼丹师世界里立足。

    只是没想到这小妮子竟然敢在这么重要的考核里面走神,真的以为自己天下无敌?

    看他回去不好好的教训她去。

    她刚刚那一失误,也被公孙鸣发现了,这让他更加的确定,这人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考生罢了!

    敢在炼丹的时候分神,只是大忌,直接让他对千泷雪的印象变差了,想必即便是最后成丹了质量也不会有多好。

    这边现场正步入水深火热的时候,很快,中央弥漫出了一股药香的芳香。

    闻到这味道,千泷雪很明确已经有人成丹了,她往着这药香看去,便看见公孙玲珑在正中央,果不其然是她。

    公孙玲珑直接无视了来自于四周的眼神,从怀里掏出来药瓶,对于装丹药的瓶子倒是没有过多的硬性规定。

    她打开瓶盖,然后用手向这炼丹炉一拍,只见这炉盖打开,几个圆滚滚的东西慢慢的腾空。

    公孙玲珑一跳一跃,等到她落地之后,那枚丹药已经成功的进入了她的药瓶中。

    她拿起药瓶一看,眼里划过了一丝的失望,本来她因为这次可以炼制出特级丹,一枚也好。

    只可惜这愿望落空了全部都是上品丹药。

    不过没失望多久,她还是昂首挺胸的向前将手里这这些丹药交到了监考官的手里,便站在一旁观看。

    说是观看实际上她全程都在玩弄自己的手指头,直到这场地又一次的散发了一股药香。

    公孙玲珑抬头一看,要是普通的药香,她当然不会感兴趣,但是这股药香看来这丹药的质量不差,而且绝对不在她之下。

    等到她发现是来自于千泷雪这边的,她嘴角一勾,若说之前打招呼不过就是礼貌上的问候。

    这下她是真的对她感兴趣了。

    千泷雪当然不知道她又一次的被人给盯上了,这边正是紧要关头,即将出丹,她要是再走神不用药老收拾,她自己都会自愧不如。

    她仔细的感受着炉里的反应,虽然说是已经可以成了,但是有时候要把握时机,并不是随时开盖都是可以的。

    这质量还是会有所差别,她仔细的感受着寻找着最恰当的时机。

    她静静的等候,直到眼里划过一丝光,随之她用力一拍,那过程和公孙玲珑的没什么区别。

    这动作她做过无数遍了,早就已经炉火纯青了,她看着手里的上品丹药摇了摇头。

    很是遗憾,不管她之前如何的去保,去弥补她刚刚犯的那个错误,她还是只能炼制上品丹药。

    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打击,她很少会炼制出上品丹药,基本上都特品。

    大家都不知道她心里的反应,要是知道她是因为这个没感觉到沮丧,真的会用口水将她给淹死了,这上品丹还不够好吗?做人能不挑剔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