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比死别更痛苦的是生离。

    比起短期的、一下就过去的剧痛,这种痛苦更为漫长, 像是钝刀子割肉一样, 而且会持续终生。

    除去顶层的高阶修士们, 修真界还存在着为数众多的低阶修士,他们会像凡间一样嫁娶结合,组成家庭生儿育女。不少年迈的父母选择留在修真界,送家里最有修炼天赋的孩子登上飞船。

    归真帮着周竹桢收拾行李, 除了衣物, 还有许多旁人赠予的有纪念意义的礼物。含元道君的莲花玉佩、溯流送的紫色花灯、卫长歌亲手编的珠帘……把所有东西分门别类收拾妥当,周竹桢退出正殿, 把殿门合上。

    她没有多说话,归真静静陪着她。

    周竹桢抬眸, 天边旭日初升, 朝霞却似残阳, 血一样的红。

    风拂过竹叶,带起一片细密的沙沙声。

    她移过视线,看见殿阶旁侧栽种的紫竹, 还有紫竹旁一直运转的维持生机的阵法。

    周竹桢走过去,坐在殿阶旁,伸手穿过阵法,摸了摸光滑的竹节。

    这几株紫雷竹是她从秘境中带回来的, 当年她师父亲手栽下, 如今已经形成了小小的一片, 原本那么娇贵的植株, 竟然在这里长得很好,仍旧生机盎然。

    周竹桢突然说不出地难受。

    痛苦、遗憾、无力、愤怒、不舍,种种情绪一层叠着一层往上涌,回忆的碎片一层层掀开,露出鲜血淋漓的伤口。

    归真感受到她的情绪,安抚地揽过她的肩,把她抱在怀里。

    周竹桢把脸埋在他肩上,过了许久,才短促地笑了一声:“……呵,这场景还真是熟悉啊……”

    “什么?”

    “当年天魔封印破碎,师尊陨落后……也是这样。”

    归真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微微蹙眉。

    “我们当年是被逼离开……现在还是被逼离开。”周竹桢自嘲般地道,“从化神到渡劫……最后,还是这样,什么也没有改变。”

    当年他们被容宽逼迫离开问道门,如今被灵气消亡的现实逼迫离开修真界。

    “不一样的。”归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只能徒劳地道,“桢桢,不一样的……你已经尽力了。”

    “是啊……我已经,尽力了。”周竹桢咬牙,“可是我恨……我明明已经够到了此界能力的极限,为什么还是不可以……”

    我恨我为何如此努力,还是不能掌控命运,只能受它摆布。

    “当年我们离开时还存了一线希望,有一天能好好地带着大家回来。”她抓着他衣服抬起头,眼底有些红色的血丝,“可这一次我们是……主动放弃了。”

    “我们以后再也回不来了,归真。”

    ……

    离开的日期是早就定好了的。天极峰只是低调地发了通知,并未组织什么仪式,离别的这一天,全派上下所有留守弟子却都不约而同地汇聚在山门,为他们送行。

    前排的长老们身后,是一大片白衣的问道门弟子,整肃而静默地缓缓前行。

    周竹桢往回望,卫长歌和纯宁一左一右站着。纯宁见她回头,甚至还挤出了一个笑容,举高了手拼命晃:“师姐,一路平安!此去路遥,无需牵挂,纯宁必不负所托!”

    她明明眼圈都红了。

    纯宁也是不肯离开修真界的修士之一。她天赋有限,对修为并没有太高追求。周竹桢再三询问过,她只表示,愿意作为掌门,为门派奉献到最后一刻。

    周竹桢想对她道一声珍重,但最终还是说不出话。她弯下腰,对她遥遥一揖。TXT书屋 www.txtshuwu.com

    这一礼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两边的问道门弟子都哽咽了。

    跟随周竹桢离开的长老和弟子们也郑重行礼。

    纯宁拱手回礼。

    从此一别,永无归期。

    渐渐有人忍不住抽泣,哭声越来越大,渐渐响成一片。

    卫长歌上前,用力地握了握周竹桢的手:“师姐,我送你们去珉洲。”

    周竹桢沉沉点头:“好。”

    问道门报名参加火种计划的修士已经算比较多的,但也不足万人。卫长歌又取出两艘大型飞舟,连同部分送行的亲属一并载了,庞大的飞舟起航,往洲际传送阵去。

    他们一行人赶到位于珉洲的发射基地时,已经来了不少门派,几位新晋合道修士在主持登船事宜。

    问道门弟子们排队有序登船,景天衍带着凌云剑派的剑修们开始清场,黑压压的人群缓慢地往后退去。

    周竹桢在舷梯上扭头回望。

    人群中不少人掩面而泣。

    他们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放弃离开,选择留在修真界自绝道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也算是被放弃的人。

    但即便登船,他们也未必能找到新的家园。大部分人可能都会殒命寰宇,连转世的机会怕是都不会有。

    两个不同的选择,哪一个都不是良策,而且只能选一次,再无后悔药可吃。

    而今日,就是诀别之期。

    卫长歌把周竹桢一直送上旗舰,拥抱了她一下,低声道:“保重。”

    “你也要保重。”周竹桢拍了拍她。

    凌云剑派清场完毕,最后一次检查完成,飞船即将升空。

    卫长歌最后看了她一眼,依依不舍地转身,踏出舱门。

    “啊,对了。”周竹桢看着她的背影,猛然想起什么,连忙喊住她,“纯微,等一下。”

    “怎么……?”

    “有东西忘了给你。”周竹桢有些歉意,在储物戒指里翻找,“是一位古修前辈赠予我的——在这儿。”

    她从戒指里取出了一盏古朴的手提式铜灯,又拿出一枚玉简。

    “这盏铜灯是之前那位道号清郁的前辈所赠,能够在界域中留下印记,便于在两界之间通行时定位界域位置。”周竹桢把玉简和铜灯递给她,“你拿着吧,将来可能会有用处。具体的使用方法记载在这枚玉简里……”

    卫长歌伸手接了玉简,又去拿铜灯,周竹桢却没有放手。

    她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

    卫长歌有些疑惑地看向师姐,却见她眼睛里突然亮起了熠熠星光,一把握住自己手腕,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

    感谢沈烟烟小可爱的地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