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周围的少年们都变了,再也没了昨日笑闹的模样, 变得跟其他少年一模一样了。

    黑狐忘了自己心心念想要帮忙的燕洵, 忘了还要去衙门问问, 差役究竟有没有帮燕洵的忙,忘了跟他同一个村子里出来的白狐,把什么都忘了,甚至是自己都变得面目全非。

    “我自己没有变。”白狐的声音有些惊恐, “只有我没有变。我总觉得周围有人在盯着我看, 却不知道是什么人,便只能躲起来, 也不敢总藏在一个地方, 也不敢太靠近黑狐。”

    他成了少年人当中的异类,就像庄稼里没有抽穗长大的‘假庄稼’,必须要躲起来,否则就会被作为无用的庄稼剔除。

    也或许是他本能感觉到了未知的危险, 本能的想要保护自己,这才藏了起来。

    “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盯着我, 阴魂不散, 躲也躲不掉,好像城中哪儿都有。”白狐吸了吸鼻子,眼睛里还有没消散的惊恐, “睡着, 醒着, 总能感觉到有人盯着我, 可我却找不到他们。”

    明明能确定自己被盯上了,却偏偏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这些日子白狐一直躲躲藏藏,便是晚上睡觉都要连续换好几个地方,几乎是夜不能寐。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种如影随形的危险中活下来的。

    现在燕洵对对他说‘你安全了’,白狐便很想哭。

    “这里很安全。”蛋弟弟老气横秋道,“你且放心就是,就算这里不安全,也得我们全都倒下以后才能轮到你。先前阿爹便觉得你有可能出事,这才叫我和蛋红红还有小黑进城,果真是如此……”

    “城中也并不安全。”蛋红红领着小黑哒哒哒走到蛋巨巨脚边。

    蛋弟弟便蹲下,捞起蛋红红和小黑抱在怀里,轻轻戳他们的脸蛋,低声道:“小黑很厉害。”

    小黑便挺起胸膛,并且攥着小拳头使劲拍了拍自己,很得意的样子。

    “为何你没有变化!本不该这般,也不可能这般!”五皇子原本优哉游哉地坐在一边,看到白狐进来以后便不淡定了,等白狐说完话,他便猛的站起来走向白狐,逼问道,“你是不是被选中的?”

    “我是。”白狐很确定,“我们村就我跟黑狐被选上,我的天赋比黑狐还要好一些。”

    五皇子盯着白狐看,想确定他究竟有没有撒谎。

    白狐很镇定,再来的路上他已经知道自己是被那么小的妖怪幼崽救出来的,并且还亲自体验了那样鬼神莫测的手段,几乎是瞬间便转移过来,可见小幼崽的本事。

    眼前的这个青面獠牙并不好看的,应当是妖怪,看他在大妖车中自在的模样,白狐便觉得他应该不危险,虽然感觉他很危险。

    “你最好说的是实话。”五皇子还是有些怀疑,他猛的回头看燕洵,“让可秋儿出来。”

    “镜大人。”燕洵同意了。

    躲起来的可秋儿便露了面。

    白狐吓了一跳,他上上下下地看着可秋儿,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眼前的少年跟城中的少年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他神志清明,看上去跟常人一样。白狐从未见过这样的少年,他吓了一跳,忽然又想起来,自己不也很特殊吗?

    “没有变化。”可秋儿绕着白狐转了一圈,“这倒是稀奇了,按理说你不应该这样才对,便是你变化了……”

    终归是要变化的,变化成功就会变成城中那些少年的模样;变化失败,就会变成现在曹芹芹的样子,总归不会是一点变化都没有。

    “变化的时候……你不知道吧?”可秋儿问。

    白狐摇头,“不知,一觉醒来周围的人便全都变了。”

    “一点都想不起来吗?”可秋儿蹲在白狐身边,“你仔细想想,或许你会听到什么声音,闻到什么味道,感觉到什么不同寻常的人,亦或是……做了什么梦也不一定啊。”

    “都没有。”白狐还是摇头,“倒是从那以后我便被盯上了,却不知道是什么盯上了我……”

    在那之前,他是没有那种感觉道。

    少年人的感觉敏锐又直接,那是一种近乎于野兽一样的直觉。

    “是这种吗?”燕洵忽然出声,一边抬起手指了指空无一人的角落。

    白狐好奇地看过去,便看到那空无一人的角落忽然出现一个绑起来的人,模样十分俊美,只是眼神如同野兽一样,嘴巴张开,牙齿全都是锯齿一样,跟人完全不一样。

    他震撼于那地方竟然藏着这样的存在,又惊讶于这里面的机关,最后才反应过来燕洵问了什么。

    他下意识后退,确定那怪物动弹不得后才说:“就是这种感觉。”

    被危险盯上,如影随形,怎么逃都逃不了,随时随地都处于危险当中。

    白狐打了个寒颤,汗毛倒竖。

    “五皇子,你来说。”燕洵轻轻摆了摆手。

    那凶神恶煞的怪物便再次消失,那地方重新出现铁皮地板,上面重新铺上了极为柔软的地毯,蛋弟弟甚至是扛着一根肉干哒哒哒跑了过去,确实证明那地板就是地板,并不是错觉。qq小说 www.qqapp.org

    五皇子也同样盯着那地方看,这些日子他一直待在大妖车中,想着总能把这里面的机关琢磨出一二,却每每不得其所以然,也实在是大妖车里面的机关太复杂,这些日子他就没看到过重复打开的机关。

    “我不知。”五皇子心思复杂地回去坐下,一副不打算继续参与其中的样子。

    燕洵便叹气,“蛋红红,那蝮蛇的画像来。”

    “来了。”蛋红红便从蛋巨巨身上跳下来,哒哒哒跑到一边打开铁皮墙上的机关,从里面扒拉出一面镜子,扛着哒哒哒跑到燕洵脚边,“阿爹,要给他看吗?”

    小幼崽伸爪子指了指白狐。

    燕洵点头。

    蛋红红便扛着镜子又哒哒哒跑到白狐脚边,又把镜子抱在怀里对准白狐,“你且看看镜子里的人,看看认识不认识。”

    白狐便好奇地看向镜子。

    普通的镜子他见过,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脸,也能看到旁人,但镜子里面有人他却没看到过,当下看过去,待到看清楚镜子里面的人以后,他身体一僵,眼前顿时一黑,整个人都如遭雷击。

    镜子里面那个人他见过!

    便是他再不知道状况也知道此时此刻叫他看这个人的画像是因为什么,定然是因为这个人才是关键的关键。

    “我见过他!”白狐喃喃道。

    顿时大妖车中气氛一滞,便是不打算再参与此事的五皇子也是身体一僵,不动声色地竖起耳朵,打算听听白狐怎么说。

    而幼崽们则是微微松了口气。

    大家自从来到下沙县便一直捉襟见肘,面对城中的少年们不但不敢靠近,甚至是调查都不敢太过,生怕影响道他们,是真正的无从下手。便也只能不停地写信给宝宝,让他在京中想办法从胡跃群那边下手。

    为此燕洵甚至是用了卑鄙的手段,利用了秦四一把,叫他陷入危险中,甚至是还要请秦七来,自然不是让他来玩的。

    现在终于有了突破性进展,不单单是幼崽们松了口气,便是燕洵也骤然放松下来。他实在是不知道如果这回面对白狐还是一无所知的话,那自己该怎么办,又该怎么样才能继续寻找线索。

    好在失踪的蝮蛇终于在白狐这里找到了线索。

    白狐也没等着燕洵来催,便自己主动说:“那还是几年前的事儿……”

    现在的白狐是还未长成的少年,几年前他还不是少年,只是个懵懵懂懂的小屁孩儿,不过那时候白狐也是跟黑狐关系很好,两个小孩儿几乎是从记事起就在一起玩了。

    不过关系再好也终究不是一家人,白天玩得再好晚上也得各回各家歇息,白狐便是在一天晚上的时候见到的镜子里面的人。

    那时候白狐懵懵懂懂,晚上爬起来放水,一开门就撞到一个人,他也没在意,绕开那个人继续往前。

    结果那人却不依不饶了,“白狐。”

    “恩?”白狐以为是认识的人,便依旧没有在意。

    “白狐,你天赋很好。”那人说着便拎起白狐直接上了房顶。

    那天晚上月亮又大又圆,白狐骤然上了房顶,又被冷风一吹,终于清醒了,他揉了揉眼睛看向身边的人,这才发现此人他不认识。小小的白狐倒是也没害怕,“村里多少年没来面生的汉子,你还是头一个,来村里是有什么事吗?”

    小孩儿煞有介事的问。

    “有事,找你。”

    “你是谁?”白狐问。

    “你不需要知道。”那人不肯说自己叫什么,便是随便编一个名字骗一骗也不肯,只是仿佛赶时间似的说,“我观察许久,你的天赋是最好的,你也最有可能成功。白狐,我现在说什么你可能记不住,也不需要去记,等到那时候,如果那位大人能找到你的话,你就会明白我现在说的话。”

    “你会被选中。”

    “我有法子叫你避开……”

    小孩儿白狐一句话都没听懂,那时候他甚至是连被选中意味着什么都不知道,倒是知道眼前这人没有危险,胆子便大了起来,问:“你说这么多,究竟是想要我做什么呢?我又能做什么你?”

    “以后你就知道了。”那人不肯仔细解释。

    “那我便不听你的。”白狐不怕他,小脾气也上来了,便道,“你把我送下去,我才不听你的。我爹说树大自直,将来我什么样你怎么能知道……”

    ※※※※※※※※※※※※※※※※※※※※

    感谢在2020-02-09 21:35:35~2020-02-10 22:45:25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水兵蓝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