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先婚后爱:霸道总裁别太坏 > 第1322章 那也算是好事啊
    “是啊,我就要结婚了,而且你也听说了吧?我怀孕了,我们会过得很幸福。”章宁咬了咬牙,一把推开秦润离开了咖啡馆。

    章玉洁坐在椅子上一副悠闲自在的模样,翟念看着她就来气,她章了一眼转头看向霍焰。这个霍焰到底是怎么想的啊?不是为了让章宁当女主角,还特意延期开拍吗?怎么突然又提拔这个原本女二号都勉强出演的人了?

    章玉洁叹了口气,“我渴了,给我倒杯水。”

    翟念瞪大眼睛看着她,“你和谁说话呢?”

    “这屋子里还有别人吗?”章玉洁不屑的哼笑一声,“难道我还会让导演给我倒水啊?你不是经纪人兼职助理吗?让你给我倒杯水应该不过分吧?”

    “过分!怎么不过分了?”翟念拍了下桌子,“我是章宁的经纪人,不是你的,你现在是穷疯了落魄死了是吗?连个助理都请不到啊?”

    章玉洁翻了个章眼,“拜托,我很烦诶。请助理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带在身边的好吗?我是女主角,你给我倒杯水有那么难吗?还是导演,我这个女主角的地位都不如一个被替换人选的助理了呀?”

    霍焰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能给我安静一点吗?”霍焰心里本就生气,要不是为了和章宁演这一出戏,他也不至于如此为难。

    翟念冷哼一声,站起身来在饮水机里接了杯水放在桌上。“我给你倒水是为了节省时间,希望不要有下一次。”她转头看向霍焰,“霍导演,你不是答应过延期的吗?”

    “为了一个怀孕的女演员就延期,你觉得现实吗?电影题材也是有时效性的,再说了夜长梦多,谁知道到时候剧本会不会被泄露啊?”章玉洁笑了,“主角的戏份很重,我怕章宁承受不起。不过……”她皱起眉头,装作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如果现在开拍的话,趁着她的肚子还没大起来,我觉得还是可以拍一些女二号的镜头的。”

    “女二?”翟念气的冷笑,“你是想让宁给你当配角是吗?”

    章玉洁撅起嘴来十分委屈,“怎么了?我这可是好心啊,多少女明星怀孕生孩子之后再复出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留下一部作品在怀孕期间如果能引起轰动的话,那也算是好事啊。”

    翟念不屑的看向霍焰,“霍导演不会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觉得倒是个有创意的想法,大众本来都知道女主是章宁,这么换过来的话,很有可能引起轰动和争议,对我们的宣传也很有效果。算是未播先火!”霍焰面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倒像是很专业的想法,“那就这么定了吧。”

    翟念拿起本子直接离开,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权思诺皱起眉头坐在沙发上背对着光线,透过百叶窗的阳光洒在他的周身,镶上了一层昏黄的金边。黑鸦走进来一脸的凝重,“先生,我们并没有查到关于莫明惠当年的消息,也没有查到她现在是否还活着或者是……人在哪。她就好像是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但却凭空消失一般。”

    权思诺的眉头又紧了几分,贝丽儿走进来看着他摇了摇头。权思诺轻轻地叹了口气,“连你们都没有查到,我真的不相信莫明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先生,或许这个尘封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实在被埋藏的太深了。当年经历过的,或者是有一些消息的人,都已经散落了。所以,如果要知道莫明惠当年的事情,还是要从秦老夫人和陆剑庭下手。”贝丽儿分析了一下,有些无奈。

    “陆剑庭躺在医院,秦老夫人不可能开口,那么现在……”权思诺冷笑一声,“恐怕就剩下莫明惠的丈夫——章台了吧!”

    贝丽儿皱起眉头,“可是章台已经在服刑了,他为了保命也不可能告诉我们的。”

    “可他却告诉章玉洁了,不是吗?”权思诺淡笑着垂下眼帘,“章玉洁是个能折腾的女人,她的目的绝对不是要一个女主角这么简单,监视她试试吧。”

    黑鸦点点头,权思诺却又开口,“让毒蝎去,你留下。”

    “我去通知。”贝丽儿转身离开,她知道权思诺有话对黑鸦说,自然不能继续留下。贝丽儿找到毒蝎通知了他任务,毒蝎斜着勾起嘴角笑了,“这个任务不错啊,我就喜欢监视美女的任务。是不是连洗澡上厕所都要监视啊?”

    贝丽儿皱起眉头,心里满是不悦和厌恶,“我不喜欢和你讨论这个话题,话我已经带到了,怎么做随你,不过搞出事情来可别怪我没提醒过你。”毒蝎这个人阴险好色,虽然对权思诺还算忠诚身手又不错,但是却不得不防。

    毒蝎看着贝丽儿的身影冷哼一声,“牛什么牛啊,早晚有一天你也得在老子的身下求饶。”

    黑鸦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看着权思诺,“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黑鸦,你跟着我的时间怎么算也有十五年了吧?”权思诺深吸了口气,“十五年里你真正在我身边的时间却是七年,我记得很清楚当年你是怎么在我身边的。我桀骜、倔强,是个难以驯服的人,可身体孱弱的我就偏偏想要你。”他勾起嘴角笑了。

    黑鸦的唇尴尬的勾起,“当年太小,还不懂事。”

    “是啊,当年我们都还小,但是现在却不小了。”权思诺的眼神满是沧桑和无奈,“你知道我的身体状况,在权家我如果没有死人墓的话,估计早就被踢出局了。死人墓是个永远都在黑暗里的组织,是个充满鲜血和杀戮的地方,也是权家孽债的源头。我希望在我死后,死人墓能够解散。”

    黑鸦顿时皱紧眉头看着权思诺,“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

    “黑鸦,你听我说完。”权思诺微笑着,“我不可能要陆准南的心脏,我也坚持不到那个时候了。现在章宁怀孕了,如果我还能坚持到她生下孩子,我就心满意足了。我会把所有的东西都留给她,如果她愿意的话,也可以回到秦润身边。但是我想求你一件事情……”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