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先婚后爱:霸道总裁别太坏 > 第1320章 你的想法是好的
    章宁点点头,她微笑的抚摸了下肚子,满是女性的光辉和温柔,“锦书,我怀孕了。”

    萧锦书一下子愣在原地,他的目光落在章宁的肚子上,“你说的是真的?什么时候的事情?”萧锦书激动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你马上要当妈妈了?”

    “是啊,苏薇要做孩子的干妈,我想让你做孩子的干爹。”章宁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萧锦书不知所措的笑了,“那陆向北不会生气吗?”

    章宁憋不住笑了,“你想的可还真多。”

    “好,那孩子干爹的位置一定要给我留着。”萧锦书深吸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描述自己的心情,虽然他从前对章宁有过感情,可他一直都清楚章宁喜欢的是谁,能给她幸福的人是谁。现在他已经心如止水,只要看着章宁幸福快乐,他就够了。

    章宁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你还是老样子吗?”

    “没有什么区别,不过我倒是觉得这样也挺好的。我难得有时间静下心来看看书,以前想都不敢想,自己有这么多的时间。”萧锦书的脸上出现几分岁月静好的平和,“其实这样的时光我还真是挺享受的。”

    章宁微微一笑,“锦书,我有件事情和你说。”

    萧锦书皱起眉头,看出她的情绪变化,“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章宁的脸色凝重,“我的母亲有可能还活着。”

    “你怎么知道的?”萧锦书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这么多年瓦莱丽一直都认为你母亲已经死了,她都不知道的消息,到底是谁说的?”

    章宁叹了口气,“看来阿姨果然不知道这件事情,我还以为她……”是自己把瓦莱丽想的太狠毒了吗?

    萧锦书了然了章宁的想法,对于她刚刚的试探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却依旧能够理解她。、“瓦莱丽不会那么做的,因为她对你、对你母亲都是真的。”

    “对不起锦书,刚刚我不是故意的。”章宁有些不好意思,“我只是想要多知道一些关于母亲的消息。哦,对了,张律师他搬家了。”

    “搬走了?”萧锦书摇了摇头,“怎么会呢?”

    章宁靠在沙发上,萧锦书连忙给她垫上一个垫子,“的确是这样的,我去看过张律师,给我留下了一张纸条。他告诉我千万不要找他,也不要联系他,只是说让我不要换手机号码,每年一定要去妈妈的墓地。”

    “这是什么意思?”

    章宁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张律师一定是知道了什么。”

    瓦莱丽面对着秦绍东不屑一笑,“真不知道当初我的好外甥女怎么会喜欢你这样的人,我这样一看,也感觉不怎么样嘛!”

    “是啊,所以今天我来是特意改变在你心里的印象的。”秦绍东勾起嘴角,“瓦莱丽,中文名字莫名棋,莫明惠的妹妹,章宁的姨妈。对吧?你的姐姐就是当年名满沪城的莫明惠。”

    “你到底想说什么?”瓦莱丽表面不动声色,可心里却在笑刚刚章宁说的还真对,他的确是和章玉洁一伙儿的。

    秦少冬冷哼一声,“想知道莫明惠的下落吗?”

    瓦莱丽的眼中顿时闪动着惊讶,“你说我姐姐还活着?”

    “没错,章台亲口告诉我,莫明惠还活着。”秦少冬悠闲自在的翘起腿,“瓦莱丽,想知道她在哪吗?”

    “你想怎么样?”

    秦少冬勾起嘴角笑的得意……

    看着秦少冬离开古堡,瓦莱丽站在窗边皱起眉头,“宁,你说的没错,现在秦少冬和我开出了条件。他要你所有的财产,而且还要我答应他永远不会对他动手。”

    章宁低垂下头,“只要能找到妈妈,我愿意放弃所有的财产。”

    “宁,你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我就怕秦少冬得到了那些财产,也不会告诉我们。你不想想,他知道我的底细,我的手里有这么多人可以置他于死地,他怎么可能不留下一张王牌呢?”

    “那您觉得应该怎样做?”

    瓦莱丽看向霍焰,“关键还是要先稳住章玉洁,这个秘密他们两个一定都知道,先给她们一点甜头,让章玉洁信以为真,之后我们拖延一下财产转移的时间,或许还会有办法。”

    霍焰无奈的章了一眼,“就是说怎么都要在我的电影动手脚是吧?”

    瓦莱丽上前一步,“阿言!我知道你对电影很在意,但我也不是真的要你牺牲电影。反正拍与不拍,真拍假拍,还不都是你说了算么!”

    章宁连忙点头,“这个我可以找周城帮忙,先放出假消息。”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霍焰脸色铁青,“章玉洁她、她毕竟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我就算不帮她,也不能害她呀。”这是霍焰心中的矛盾,他也是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他还有章玉洁这个姐姐,虽然他厌恶到极点,但是……

    “阿言,你怎么能这么想呢?”瓦莱丽气的急了,“章玉洁她……”瓦莱丽话还没说完,就捂着额头晕眩过去。

    章宁连忙扶住瓦莱丽,“阿姨,你怎么了?”

    霍焰瞪大眼睛上前扶着瓦莱丽坐下,虽然他很叛逆,但是却知道瓦莱丽这些年从来不在别人面前露出脆弱的一面,更别说是晕倒了。看着她苍章的脸色就知道她一定是不舒服,“你怎么样?”

    瓦莱丽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阿言,我知道你怪我,但是这么多年我也没有放弃过你。你不肯叫我妈妈,我没有什么怨言,因为我的确没有尽到一个做妈妈的责任,可是我不能看着你被章玉洁蒙骗了。”

    “我知道!”霍焰低垂着头,“我只是一时之间不甘心而已,你放心,我会按照宁说的去做。”

    瓦莱丽握住霍焰的手,将他的手和章宁的交叠在一起,“你们才是亲兄妹,明白吗?”

    两人悄悄地走瓦莱丽房里出来,章宁关上门的时候最后看一眼瓦莱丽躺在床上休息的身影,不由得皱起眉头。“我总觉得这次来,阿姨的脸色好像很不好。”

    “嘘!”霍焰轻笑,“这可不是随随便便能说的话,她的身体可关系到太多的事情了。”

    章宁低垂下头,“不好意思,这次又给你添麻烦了,不过你只要做戏就好,其余的事情我去和周城商量。”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