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神医弃女 > 第6507章 凌光,我也想你
    季无忧倏然睁开眼,满脸苍白。

    她的瞳孔有些发散,额头满是汗水,惊慌失措,嘴里嚷嚷着。

    “快停车,停车!”

    她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就好像有人咬了她一口。

    “无忧?”

    叶凌月和辛霖回过头。

    “前面有危险。”

    季无忧语无伦次道。

    车上,大概有十几个人,大伙都是一脸的莫明其妙。

    “睡傻了?”

    凌日拉住季无忧。

    “汽车过山道,都坐稳了。”

    司机怒气冲冲道。

    “无忧,说清楚点。”

    叶凌月警觉。

    “红色,一大片的红色。”

    季无忧在睡梦中,看到了一片血红色,那血色,浓厚的让她难以呼吸。

    她惊恐的看着前方。

    车在蜿蜒的山路上平稳行驶着,一切如常。

    “司机师傅,停车。”

    叶凌月毫不迟疑,叫停汽车司机。

    “这怎么停,我还赶着下班呢。”

    汽车司机不满道。

    开过这个山头,就下山了。

    这些少年少女未免太会折腾了。

    “她身体不舒服,师傅不停,我们可就跳车了。”

    辛霖见好好说话不行,威胁道。

    “你们几个,不要胡闹,这里是山路,前后都可能有车辆通行,这个时候停车非常危险。”

    和巫扈一起上车的那名女教官不满道。

    这几名女学员她认得,今天在食堂里就闹过一场风波。

    昨晚,也是她们最迟抵达基地。

    她记得,应该是巫扈的学员。

    “巫老师,你倒是说说她们。”

    女教师刚说完,巫扈果真起了身,他走到司机身旁。

    “司机师傅,停下车。”

    巫扈的声音低沉,音量不高,却有种让人难以拒绝的力量,他的手,落在了方向盘上,司机师傅一踩刹车。

    “怎么不开车了,我们还要去市区,去太晚了,天都黑了。”

    车上其他学员也都抱怨起来。

    只有秦川,闭着眼,戴着耳机,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模样。

    “巫老师,你也跟着她们胡闹。”

    女教官不满道。

    嘭——

    一阵地动山摇,车上的人俱是一惊。

    “出事了!”

    巫扈跳下车,他看向不远处。

    不远处的山道里,腾起了一片浓烟。

    众人面面相觑。

    巫扈身形一瞬,消失在车前。

    “大伙都留在车上。”

    女教官如梦初醒,让学员们都呆在车上。

    过了大概十分钟,巫扈才再度出现了。

    他脸色非常难看。

    “司机,你们联络总台,说是出车祸了,山道上,有七八凉大巴侧翻,有两辆跌入了山崖,有多名学员和教官受伤。”

    司机一停,吓得不轻,他连忙联络总台报警。

    车上,众学员也是惊吓不小。

    出事的地方,就在一公里外,如果刚才没有停车,那翻入山谷的很可能就是他们。

    这两边的山,海拔都有一千多米,跌下去,那就是粉身碎骨。

    半小时后,多辆警车赶到了案犯现场。

    “山上有落石,十几辆大巴经过时,山石刚好滚落,现场没有人为痕迹,应该只是意外。”

    盐边市局来的一名中队长,在现场组织营救。

    山上下来的车辆都被截停了。

    “之前都没有落石,大巴经过就刚好遇到了,会不会太凑巧了。”

    其他大巴上的教官和老师们都在营救自己的学员,巫扈就负责和警方沟通,通报相关情况。

    “这位老师,你是南部来的,不熟悉盐边的情况。这一带,植被稀少,如果下了大雨,很容易有滑坡和落石,恰好这一带的防护网前两天被一场大火烧毁了。路政还没来得及维修,所以才发生了这场意外。”

    那名中队长说的振振有词。

    “我想上去看看现场。”

    巫扈提出来。

    “老师,这上面很陡峭,很容易出意外,磕着了碰着了,谁负责?”

    这些训练基地的老师就是磨磨唧唧,中队长不耐烦着,打发巫扈。

    “岂有此理,这些警员一点都不负责。你看,他们根本没有好好取证。”

    辛霖在旁看着,很是义愤填膺。

    “我负责。”

    巫扈冷不丁来了一句。

    中队长还未回过神来,忽觉得脖子上一轻,脚不点地,人已经被拎了起来。

    “你跟我上去。”

    巫扈冲着辛霖丢下一句话,脚下生风,就见他带着那个中队长,在对方的大叫声中,就如一只壁虎,飞快的朝着山壁上掠去。

    “哎,等等我。”

    辛霖回过神来。

    巫老师的身手,居然……辛霖不敢怠慢,顺着山壁上行。

    巫扈在前,辛霖在后,那名中队长的叫声根本无人理会。

    大概十五分钟后,周围白雾缭绕。

    这一带,因为海拔的缘故,除了晴天的正午十二点到下午三点,其他时侯能见度都很低。

    三人落到了一个凸出的平台上,平台大概能容纳四五个人并肩而立。

    上面还有一些痕迹,像是重物坠落后留下的。

    陡峭的山壁上,突然多了这么一个明显人工打造的平台,显然有些不对头。

    巫扈将中队长往平台上一丢。

    “你,你这是袭警。”

    中队长往下一看,云深不知处,他倒抽了一口冷气,两腿都发软了。

    “我没动你一根汗毛。”

    巫扈摊手,神情很是惬意。

    这家伙,可真腹黑啊。

    不仅是个高手,而且还狡猾。

    辛霖自愧不如。

    “乖乖,这是有人故意在这里袭击大巴呢?”

    辛霖环顾四周,她天生胆大,和那名中队长面无人色不同,辛霖满面红光。

    平台的出现,意味着,有人袭击基地的学员和老师们。

    “证据记清楚了,再下去。”

    巫扈用目光扫了眼那名中队长。

    后者哪里还敢再反抗,只能战战兢兢,拿出纸笔,开始记录拍照取证。

    半小时后,中队长才被巫扈从上面带了下来。

    “你们干扰警察办公务,等着被拘留吧。”

    中队长又气又怕,搁下几句狠话,就带着队员离开了。

    “我怎么觉得,我们被威胁了?”

    辛霖咋舌。

    “别忘了,之前我们的那一通报警电话。”

    叶凌月冷笑道。

    看样子,盐边的问题可不小。

    “得亏了这次有无忧在,要不倒霉的可能就是我们了。”

    看着那些被送上救护车,浑身伤痕的学员们,辛霖这下子可算是对季无忧佩服的心服口服了。

    “能帮上忙太好了。”

    季无忧有些羞涩的笑道。

    她满怀期待,看向凌日,凌日却是一言不发。

    “这位同学,你能预见危险?”

    方才和巫扈同坐的那名女教官上前,一副友好的语气。

    她早前还很看不起季无忧,这会儿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我……”

    季无忧不知该怎么说。

    “上车,啰里啰嗦的。”

    凌日却是横了她一眼,季无忧吓了一跳,连忙跟在凌日后面,小媳妇似的,跟着他上了车。

    “凌日简直有毒。”

    辛霖吐槽道。

    “我倒是觉得,他是在关心无忧。”

    叶凌月笑了笑。

    凌日对无忧的态度有些不同。

    经过了一番折腾后,终于,一车人在下午六点抵达了盐边的市区。

    作为中部的最大的城市,又是连接东南西北几大华国区域的重地,盐边市区远比山区要繁华的多。

    它面积不大,是国家花费巨资在中部山区移山填湖后打造出的现代化城市。

    这里常住人口有四百多万,至于居住妖族,更是数不胜数。

    “我们得先去医院一趟,看望受伤的学员和老师们,明后天都是自由活动时间,你们记得,后天晚上八点前必须返回基地,否则会扣除相应的积分。”

    巫扈和那名女教官在汽车站和几人分了手。

    奚玖夜等人也早已不知去向。

    “哗,这才有现代化城市的气息,你看灯红酒绿的,如果不是气候干燥很多,我还以为我回到了东南。”

    众人的心情丝毫没有被意外打乱。

    一行人决定先去找凌光汇合。

    “秦川也跟我们一起?”

    辛霖一回头,看到身后戴着耳机的秦川,他双手插在裤兜里,漫无目的,不紧不慢跟着她们。

    “要不先和凌光打声招呼?”

    叶凌月好心提醒道。

    “不用。”

    凌日一口拒绝了。

    凌光如果知道对方找上门,一定会第一时间逃跑。

    呵~他绝不会给凌光这个机会。

    全岛酒店坐落在汽车站五公里开外的盐川旁,也是城中为数不多的五星级酒店。

    “可真无聊,我都要发霉了。也不知道姐她们到了盐边没,也不给我来个电话。”

    凌光嘴里嚼着薯片,手里拿着游戏手柄,百无聊赖的玩着游戏。

    早知道日子会这么无聊,他应该去参加生存训练的。

    可是……他连忙甩了甩脑袋。

    门铃声。

    他跳了起来,迫不及待打开门。

    他住在这里,非常隐秘,只有凌日才知道他的房号。

    凌日一定是带着姐她们来看望自己了。

    门刚一打开,凌光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我可想死你……秦川!”

    凌光愣住了。

    高高瘦瘦的少年,倚靠在门上,黑色的连帽衫下,秦川的眼眸里,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我也想……”

    那个“你”字还没来得及荡气回肠,嘭,一声巨响,门无情的关上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