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混完西游才出世 > 二五四 陈玄奘落幕
    灵山

    八宝功德池

    弥勒、药师、菩提、地藏等西方原来人马尽皆盘坐在十二品功德金莲之上,用自身法力道行协助十二品功德金莲镇压佛门气运。

    “魔染诸天,天地大劫,我灵山首当其冲,真是道路坎坷。”

    菩提祖师长叹道。

    “菩提师弟,正所谓不破不立才能破而后立,如今我佛门借此灾难洗净尘埃才能在以后得见铅华,一饮一啄自和天意。”

    弥勒笑呵呵的说道,心中的喜悦再也掩盖不住。

    封神大劫之后,准提许下过去,现在,未来三尊佛位。

    上古早已过去,燃灯隐居灵鹫山元觉洞参悟大道避世不出。

    如今西游完毕,佛教大兴,再与劫难,定当破茧化蝶,多宝如来亦当退隐。

    所以,以后的佛门就是他未来佛弥勒佛执掌,这怎么不令他喜笑颜开?

    “大师兄早早就已经斩去二尸,大劫之后执掌佛门,凭借我佛教鼎盛之气运,定能斩去第三尸成就至人之尊。”

    药师佛恭维道。

    “就是,那多宝如来昔日再猛又如何,如今还不是落在大师兄的后面吃灰?”

    “没错,大师兄不出万年,定可追赶玄都,成为圣人门下第一人!”

    众佛开始了追捧模式,将弥勒佛夸的是摇摇欲坠。

    “哈哈哈,不过是老师恩典罢了,不然道行突飞猛进哪有这么容易,诸位师弟尽心为老师办事,老师自然也不会亏待你们的。”

    弥勒佛故作谦虚的说道。

    功德金莲之上一派其乐融融的模样,却没人察觉金色的池水之下,金色的莲茎在一丝一丝的变黑。

    低不可闻的蚊鸣声被池水隔断,若是放大千万倍来看,还有一位魁梧大汉盘坐莲茎之内,一股股黑气不断侵染,却依旧在蛰伏。

    “去吧,去搞风搞雨转移他们的注意力,等到最后,才知道谁是真正的赢家,哈哈哈!”

    “嗡嗡嗡!”

    …………

    通天凭借诛仙剑感应到绝仙剑的下落,顺着感应却是来到了两界山之上。

    “神通-蝉鸣!”

    “神通-蝉鸣!”

    陈玄奘跟金蝉子从灵山打到了两界山,又逆向走了一次西行之路。

    漫天的金蝉整齐排列,让被就被孙悟空糟蹋了一遍的两界山直接从世上消失。

    有一种平手叫不分上下还有一种叫做两败俱伤。

    很显然,这一体同出的两人显然是后者。

    “世上哪有两朵相同的花朵,所以贫僧请佛祖入寂!”

    陈玄奘佛门大手印啪啪拍出,整个人一副不死不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姿态!

    “陈玄奘,你我本可以两全其美,我享我的佛位修我的大道,你转世回来迎娶你的美娇娘。可是你为爱痴迷,堕入魔道,毁我道行,如今事实已定,你我分个生死就是。”

    就算陈玄奘不开口,金蝉子也是想整一个了断,毁道之仇大于天!不可不报!

    两个人乍分乍合,继续一路向东边战边走,最终停在一所寺庙的上空。

    陈玄奘一击击退金蝉子,落在宝塔塔尖之上。

    “这就是你诱我来的目的地?金光寺庙,也正好在这有始有终。”

    金蝉子说道。

    “我已经五百年没有踏入这里一步了,五百年啊,我在这里生活不过屈屈数十载,却想它想了五百年。过于对你们来说,五百年不过屈屈一瞬,可是对我来说,就是这无尽的炼狱。”

    陈玄奘收起法力举目四望,却是一代新人换旧人,只有一个小院还是自己熟悉的模样。

    “发下誓愿渡人而去,归来之时却是为了灭世而来,我这一生也是足够可悲了。”

    陈玄奘眼里流出两行血泪,呆呆地看着周围的一切,红色的血焰之花在身上绽放。

    “你这是?”

    金蝉子看着陈玄奘一副自尽模样,也是停下了鼓动的法力与神通,静静的看着陈玄奘想如何施为。

    “我这一生活了五百年,煎熬了四百八十五年三个月零七天,剩下的时光却都在这里了。”

    “出生之后被母亲遗弃,长大之后为父报仇却亲手弑父。自此,我披着道德的袈裟沉沦无尽炼狱。”

    “原本以为西游不过是一场自救之旅,却发现不过是又一场精心策划的骗局。若仅是如此也便罢了,全都予了你我也好解脱。”

    “可是,蝶衣何曾无辜?为何满天神佛容不下她?也救不回她?还是说与我相干的通通有罪?”

    “大概是都有罪吧,大闹天空的猴子,调戏嫦娥装作野猪的家猪,触犯天条吃了我九世的河妖,加上亲手弑父的我。”

    “佛祖啊,你这取经之人可有一人清白无辜?你就让这一群人去取回真经普渡众生?一场笑话!”

    “被迫堕落也好,甘愿沉沦也罢,一切不过是想为她讨一个说法,换一个起死回生。为此,我快五百年不敢不回来了,唯恐玷污心中这最后一片净土。”

    “现在,魔已侵染诸天,蝶衣复活却仍是奢望,我也没有理由再自欺欺人,索性就将拿了你的还给你,燃尽我的罪恶回到-我的家!”

    “哈哈哈,出家之人也是有家的!幸好我这一去再无苏醒之时,也不用有来生再念这伪善的佛,诵这无用的经!”

    “蝶衣,我来找你了。不要怪我好不好?”

    陈玄奘随着自己的最后一丝声音消散于天地之间,血焰从熊熊燃烧到逐渐熄灭,展露出陈玄奘在世间的最后一点痕迹-一颗晶莹剔透的舍利子。

    一颗通体雪白无一丝杂色的舍利子。

    “唉!”

    金蝉子叹了一口气,却没想到陈玄奘这次却是求死而来,而且如此干脆利落。

    伸手一招招回舍利子,金蝉子将其郑重的拿在手中。

    “你说你一生坎坷,在童年却还有十四年的欢乐时光,心中尚存一块净土足以埋下自己。”

    “可是我呢?却还不如你,真是可怜又可悲的一生。求道求到最后仍不见道,谁又何尝不是?”

    “罢了罢了,将你埋在你的家中,也算你落地归根,也算你我恩怨两消。”

    “阿弥陀佛,我佛....我自慈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