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日夜浮生 > 第三百一十六章 我爱你
    赵衍看看书桌上的那方端砚,那块写着“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端砚,又拿起那个金黄的田黄石镇纸,随后又看向那个紫檀笔架,他的视线在这些事物上一一停留,好一会儿,他才道:“我也不知道。”

    那日在太极殿,知晓皇上赐婚的消息时,他心中一窒,但随后月儿就跪下去了,他明白月儿是要抗旨的,可在他还在思索对策的时候,袁子骞也跪了下去,随即说了那样一番话。

    他当然明白袁子骞对月儿的心意,只怕那时袁子骞也是想护着月儿的。

    一时间他的情绪很是复杂,不过从当时的情况来看,虽然皇上竭力想撮合袁子骞和月儿,但俩人都不情愿,想必皇上也不好贸贸然坚持此事,即便要坚持,但总归争取到了些时间。

    于是他回了府便叫了裴焱过来,打算将柳太师府的事情捅出来,谁知才过了几日,竟得了月儿接旨的消息,她真的要跟袁子骞成亲了。

    语言已经无法描述出他当时的震惊、诧异和绝望,明明前几日在太极殿,月儿还打算要抗旨的,怎么几日后,月儿就接了旨准备成亲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楚明轩蹙紧了眉头,“您也不知道?”

    赵衍摩挲着手上的田黄石镇纸,语气悲凉,“我也不知道。”

    原先他期待着那种最好的情况,回了京,找到解药。即便不是这种最好的情况,即便找不到解药,但现在喝了月儿的方子,他的身子好了一些,还能拖一拖。

    然而,回了京他便发现,皇上是绝无可能拿出解药的,不仅如此,现在云南的事情,刑部迟迟没有主意,两日前他去找刑部的许尚书,许尚书跟他打太极。

    “靖王殿下,此事事关重大,皇上的意思是,必须要将此事查探清楚。镇南王那边虽然递过来不少罪证,但在下总要先遣人前去云南查探清楚,总不能随意就定了罪,是吧?”

    赵衍蹙着眉,李将军一行如今都被关进了天牢,但照许尚书说的,要遣人去查,从京城到云南,一来一回,快的话也要两个月,去到后再要查案,少不得要拖几个月,若是想办得慢一点,拖上数年也不是不可能。

    回京前,他便同镇南王商量过此事的,皇上大抵会用拖字诀。

    然而想要伸冤,这是不得不走的第一步,至于后面要如何走,只能随机应变。

    只是如今镇南王那两千精兵还驻扎在京城外面,虽说于镇南王来说是为了自保,但是于京城百姓来说却心有戚戚焉,大家平素很少会见到这样大批军士驻扎在城外的场景,难免不会想岔了,起些闲言碎语。

    赵衍已经猜到皇上大抵想拖到镇南王自己离京,但是倘若镇南王贸然回云南,且不说皇上更加有可能继续拖延办案,便说回程这一路,山长水远,难说皇上会不会又设下什么埋伏,毕竟连那五千精兵皇上都说杀就杀,更何况这区区两千人,杀了正好解了皇上的心头之患。

    赵衍开了口,“许尚书,本王明白,只是镇南王如今率兵驻扎在城外,总归不方便,您看是不是拨个地方,让镇南王及属下先有个落脚地?”

    许尚书一脸难色,“靖王殿下,这您可就难倒在下了,在下是刑部尚书,只管审案,像这种驻军需要住处的事,您应该去找兵部啊,或者,您去跟皇上说说此事?”

    赵衍点点头,“谢谢许尚书提醒,本王知道了。”

    此时赵衍想着这些事,眸色越来越深。

    楚明轩听到他说“我也不知道”时,又震惊又诧异,他追问道:“也就是说,你们在云南的时候还好好的?”

    他这样一问,赵衍便想起从云南进京的途中,楚月日日为他熬药,又端了药来给他喝。

    那种时光,是温馨而惬意的,他甚至有种想法,要是这一路永远走不到头就好了,这样他们可以日日这样伴在一起,不用去担心回了京会怎么样,不用去想赵宁又会使出些什么招来。

    大多数时候,都是楚月默默的喂药,赵衍默默的喝药。

    然而那日她的手不小心抖了一下,药汁洒了一点在他的衣裳上面,楚月赶忙放了药碗,拿了手帕要给他擦,她擦了好几下,那药汁却顽固得很,总还有些擦不干净。

    她便道:“待会儿脱下来,我帮你拿去洗洗。”

    他听了这话,不知怎么就起了心思,“你帮我脱。”他道。

    楚月看了他一眼,迎上赵衍深深的目光。

    她立时低了头,脸上飞起两酡红云,“我去找人来帮你宽衣。”

    赵衍却握住了她的手,“月儿,这辈子我都只想你帮我宽衣。”

    楚月咬着唇,他的声音很柔很柔,一点一点进了她心里,她轻轻点了点头。

    楚月端起药碗,将剩下的药汤都喂赵衍喝了,这才放了药碗,帮他把外衣脱下来。

    他身上瘦得很,楚月脱衣服的时候不期然便碰到了他的骨头,很喀手,楚月心中酸酸的,脱了外衣便拿去给候在外面的采荷,吩咐她拿去洗洗。

    采荷拿了外衣走了,楚月回到赵衍身旁,温柔的说道:“既然喝了药,便歇息吧。”明日她要再想想给他做点什么吃的补补身子。

    赵衍却拉了她的手,“不要走。”

    楚月诧异的看着他,赵衍又说了一遍,“不要走,在这里陪陪我。”

    若是在从前,他是想不到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的,即便他们心心相印,但是男未婚女未嫁,在这样的夜晚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是不合适的。

    然而现在,他不知怎地就想肆意放纵一回。

    这些日子,他渐渐明白,他是放不下她的。

    原先知晓她来云南找他,他骗她失忆了,后来她真的走了,当时他心里空落落的,每日每夜心中想的、晚上梦的,全是她。

    后来她回来了,他欣喜不已,但看到她跟袁子骞一起,回回他都无法控制自己,势必要在她面前表现自己,压那袁子骞一头。

    初时他也觉得自己有些幼稚,后来他便坦然了,他爱着她,他深深的爱着她,即便知晓自己的生命将走到尽头,在油尽灯枯之前,他还是要用尽全身的力气去爱她。

    要让他放手,是绝不可能的。

    明白了这些后,再跟楚月相处时,他便释然了。

    楚月讷讷的道:“王爷,我们这样……不合适。”

    “叫我阿衍。”赵衍说道,眸色深深。

    楚月看着他,看着她心中唯一的这个男子,许久才道:“好。”

    她坐下来。

    赵衍拍拍自己的床,又道:“躺上来。”他声音不大然而语气坚决。

    楚月将他看了许久,起身脱了外衣。

    她去挂外衣的时候,赵衍又道:“熄灯吧,今晚不要走了。”

    楚月愣了愣,然而她最终乖乖的去吹灭了灯盏,躺到了床上。

    她不敢面向赵衍,脸向外躺着,赵衍从她身后抱着她,紧紧的,抱着她。

    她身上的馨香萦绕在赵衍周围,他只觉得心神激荡,他将头埋在楚月脖颈的发间,呢喃道:“月儿,我爱你。”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