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天天书吧 > 公主的哭包少年 > 第167章 绿林
    这是怎样一副光景——

    人口大爆炸?

    世界末日挤爆诺亚方舟?

    食堂最后一次两块钱宵夜?

    爱豆的保安也是爱豆?

    只见,小小的饭馆已被“免费吃喝”这四个无形却自带强大磁力的大字吸引而来的民众挤得水泄不通,肩碰肩,头碰头,黑压压一片,仿佛愤怒的画家拿着毛笔在画纸上猛戳了几百个黑点,若给密集恐惧症患者见了,是能直接叫救护车的程度。

    挤到没法下脚,清秀侍女跳到栏杆上,看着水泄不通的饭馆,空气中二氧化碳浓到窒息。

    与此同时她震惊发现——大青玫月,不!见!了!

    忐忑不安回去禀报主子。

    有清山没罚她,原本就只是做个拖延,没指望真能困住他。

    “去打听一下,白……”他一顿,有了考量,“公主此刻在哪儿。”

    在汾城,他们的暗线无处不在,很快得到消息——公主他们进了绿林。

    半柱香前。

    李汐今布下的天罗地网,始终缺了一块。

    无影是顶级暗卫,想不被人发现,就能像隐身那样消失不被找到。

    李汐今气到姨妈疼,三番两次被戏弄,不管有什么初衷,她现在只想把李福凝攥进手掌心,狠狠揉搓一顿。

    “人呢!飞了不成!还有什么地方没搜过,快去给我搜!”李汐今边捂着肚子,边揪着下属恶狠狠问,姨妈狰狞,表情更加狰狞。

    属下颤抖,怎么会有这么凶的女人,“还还有绿林,绿林没搜过。”

    “那还不快搜!”

    属下更加颤抖,两股战战,“郡主,搜不得,那地方说好听点叫绿林,说现实点那就是尸骨林!会吃人!曾有三千精英部队擅闯绿林,只有一个能活着出来,还疯了!人们都说,地狱十八层,绿林就是一层活地狱!有进无出!”

    听起来就很可怕,但现在李汐今的头脑已经被不甘心的情绪占据了,也许鬼来到面前都能一巴掌拍晕过去,说一句:让开,别挡道!

    “胡说八道,给我去搜!”

    迫于淫威,众人只能照办。

    他们终究晚了一步,远远便看见几个模糊的身影消失在令人闻风丧胆的林子里。

    风穿过林子,凌厉刺耳,在他们看来,就是饕餮将能饱餐一顿的兴奋咆哮。

    无人敢进。

    ……

    白可是被一只……

    鸡???

    啄醒的。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面前脖子很长、长得很另类甚至怪异的鸡,毛色参差不齐,还严重掉毛,地上鸡毛一地,两只眼睛小到可以粗略不计,嘴巴是个弯钩,戳在人身上只会钝痛,不会真的受伤,白可就是被它两秒一啄加一声不伦不类的鸡叫给弄醒的。

    怀疑人生,地球上还有这种鸡?

    他是在一间杂乱异常的房间里,房顶很高,空间很大,空气中散发丝丝霉味。

    我家福凝呢?

    下意识去找公主。

    他记得很清楚,昏迷前,他把福凝紧紧抱护在了怀里。

    “手手,我给你捡回来好东西!你看看,他体质特别耐摧残,百年难得一见,绝对适合你试药!”

    白可一听到有人来,立马躺下闭上眼睛。

    “你上次捡回个猛男也这么说,结果还不是虚有其表,一瓶就倒。”

    “那不一样,那那没有可比性!”

    “好了好了,又没怪你,激动个什么。”

    说话间,两人进到屋子。

    “咦,掉毛鸡怎么在这儿?”

    回应他的,是掉毛鸡狠啄了一下榻上人,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后,大摇大摆离开。

    躺着中鸡的白可:“……”

    冷汗津津。

    个死鸡,险些啄到他的重点部位。

    另一人又道,“它本身就不听你话,走到哪是哪,想在哪叫就在哪叫,自由得很。”

    “切,我随时能拆了它!”

    坐在轮椅上面白无须,笑眼眯眯,瞧着和蔼可亲友好无害的老叟继续拆台,“你若舍得,便不会一边暴躁如雷一边嫌它丑不厌其烦给它补秃毛了。”

    他说着眼神淡淡扫过房间。

    这间房平日机关老儿拿来做发明,角角落落堆满了奇奇怪怪的半成品和已成品,鉴于他动不动就闭门造物,十天半个月不出门,卫生条件难以得到保证,所以用“脏乱差”三字铿锵有力概括不足为过,垃圾收废站都比这里体面得多,他现在直接把人丢在这里,可不就是已然当成了自己的实验品。

    好笑摇头,眼神往用来小憩的木榻上随意看去,瞳孔骤然一缩……

    一旁的机关老儿注意到不对劲,“怎么了?”

    圣手滚着轮椅上前,“这孩子……”语气竟有微微的颤抖。

    机关老儿刚想问“这孩子怎么了”,就看到榻上之人飞了起来,旋转转身,一手直取停在他面前的老头儿的命门。

    他要先发制人。

    圣手不避不让,甚至显得有些惊愣,直直盯着白可的脸。

    他面对生死是躺平任宰,却急死了机关佬,“手手!”

    机关佬吼道,上前一步拖着轮椅快速往后撤,顺便一脚踢在木榻的某个地方,霎时,一条银蛇冒将出来,将白可团团捆住。

    白可倒回木榻上,使劲挣扎,银蛇却犹如镀了金刚不坏之身,纹丝不动。

    “你个臭小子!”

    一想到多年好友险些命丧他手,机关佬就气不打一处来,挥手就想给两巴掌,好好教育年轻人什么叫尊老爱幼。

    他手刚举起来,就被一把推开,圣手凑上前端详白可,眸光灼热越来越确定,“你是那孩子……”

    “我不是!”白可皱眉,很快反驳。

    他不知道这老头是谁,见都没见过,但能感觉到老头儿似乎认识他,孩子?或者说是遥远小时候的他,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自己的前尘。

    ……

    无风静好。

    有神阁阁主坐在榻上懒懒翻看着书,隔着屏风听手下汇报。

    第一次是关于公主李福凝进了绿林,他听了无动于衷,甚至有点想笑。

    这叫啥?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

    有命进,无命出,就当李汐今完成了任务,记她一功。

    第二次他就有点不淡定了。

    “阁主,不好了!”

    “何事慌张?”

    “南神主他,他进了绿林!”

    “什么!怎么进去的,何人对付他?”

    手下似有点难言,“他自己……走进去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